瀋陽馬三家勞教女所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下面是一位二零零八年二月被綁架到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女所迫害兩年的法輪功學員,目睹的中國勞教所裏的罪惡。這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裏歷經了重重苦難,身心飽受煎熬。

一.強制性勞動──做奴工產品,生活極差,勞動強度超大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這裏有三個大隊,一二大隊是普教和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三大隊是被所謂的「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一大隊的主要負責惡警是尤然、張宇等人;二大隊的主要負責惡警是由任懷萍、王淑征、任紅讚等人組成;三大隊的主要負責惡警是由張環、張卓惠等人組成。

一二大隊的勞教人員被強迫做奴工產品──制服,剪刀、縫紉梭芯都是自己買,安排的任務總是緊緊張張的才能勉強完成,如有意外故障沒完成就挨打和挨罵或者加期,有時忙的沒時間上廁所,一天十來個小時,有一次有一個人在車間沒上廁所,憋到生活區去上廁所。結果那裏的廁所被鎖上,憋的沒辦法尿了褲子。

在勞教所裏,吃的是玉米饅頭,有生的、 有變味的、有的比石頭還硬。一個星期吃兩頓米飯,同樣有生的、有硬的、不能吃的。不管甚麼菜都用水煮,沒有一點油。這裏的人都靠家裏寄錢來養活自己,每月至少要三百元來維持。要是遇到哪裏來檢查,就把大家買的吃的東西全部收走。一年四季喝冷水、洗冷水,兩年來我只洗了三次熱水澡。

二.經濟上極力盤剝──亂收費(本子,餐具),索賄

生活區、食堂和車間所有做衛生的工具是大家買。本來大家有自己的洗漱用具,警察為了搞錢,說生活用具不統一影響美觀,要大家全部換掉,重新買他們的,原來的都收走當廢品賣掉。後來買的走時還不能帶走,再賣給以後進來的人。還要做所謂的作業,即思想彙報。一個本子一元,一個大隊一百多人。一個月下來可想而知,做完的作業本又當廢品賣。

有到期的,她們覺得人手少了,就到北京買被勞教人員。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就買了五批,每批五十多人,每人八百元的生意。馬三家勞教所是地道的黑工廠,人家黑工廠還不寫思想彙報,不站隊,不報數,這裏真是連黑工廠還不如!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馬三家,首先到三大隊進行強行轉化,買她們制定的統一制服,夏、冬各一套,共一百元,衣服上要戴上勞動所牌子。當時有個黑龍江的年輕法輪功學員林東宏不配合,幾個「幫教」和一個惡警把她連扯帶拉拖走,好幾天沒帶回來,也沒洗漱,有人問此人到哪裏去了,「幫教」就說「這事你們不用管」,過了好幾天有幾個人幫她收拾行李和生活用品,搬到別的房間去了。當時發現她原來紅光滿面的容顏變得蒼白憔悴,走路一拐一拐的,無精打采。由於她堅信大法和師父,拒絕轉化,過了一段時間就打入普教一大隊。凡是調換大隊都重新買衣服。

還有個法輪功學員是從北京「買」來的,她家境優裕,樂善好施,沒被勞教前回老家的時候,鄉村的鄰居和朋友,有甚麼困難找她幫忙,總是幾千幾千的幫助人家,還給當地修了很長的一段公路,人人都說她是個大好人。可是由於她堅信師父,拒絕轉化,也被關進了一大隊。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和七月二十日她絕食抗議了一天,但同樣到車間出工,同時也有喊「法輪大法好」的口號。惡警尤然,張宇等人把她迫害成神志不清,不但不給治療,而且還不允許在屋裏休息,每天有幾個犯人劫持著到車間。這樣很長時間,可能家裏知道,才到醫院接受治療,不知道近況如何。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是綏中縣人,在修煉前全身是病,得法後身體一身輕。幾年前被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勞教了兩年。由於拒絕轉化,又下到普教三隊,由於奴工強度大,時間長。食堂的飯連動物吃的都不如,家庭經濟困難,身體的病又翻出來了,行走困難,勞動不了。好幾次昏倒在地,她同獄警說明自己情況,可是惡警任懷萍卻惡狠狠地指著她說:「你這是裝的,你以為像上次一樣放你回去,沒門。你死了那個心吧!」過了好幾天又把她拉出去用刑(上大掛),回來時人不能說話,也不能吃飯,她的頭髮被惡警拽得亂七八糟,身上很多傷痕。以後出工由二人劫持到車間,吃飯時靠別人喂,每天吃的就是菜水泡玉米麵饅頭,有時吃不了往外吐,見如此情況,另外一個惡人就拿出一支筆來橫放在她的嘴上,一人往嘴裏灌,另一人就往裏塞。餵到一半,掉了一地的殘渣,惡人就說「你不配合我們,讓我們不好過,我就塞死你」。她現在瘦的就剩一副骨架,處境非常艱難。

法輪功學員趙仁花由於不配合邪惡,拒絕轉化,也被關進二大隊。由於年歲較大,不能上機台,就安排做幾個人的班剪,也就是為機台手服務。按理說機台手做的服裝是否合格,與班剪沒有關係,可是這位機台手不太聰明,所以做的衣服質量不合格。當時尤然是隊長,就栽贓到她頭上來,把她叫到庫房連續打了十幾個耳光和嘴巴。她的耳朵被打的嗡嗡作響,嘴巴被打的幾天都吃飯困難。大家都叫她去找中隊領導講道理,之後她就找到了中隊的指導員任懷萍,可是任懷萍聽完情況後,氣勢洶洶的大聲吼道:「碰一下,多大個事,下回再碰到我手上,我還要打!」尤然知道後,又多次找藉口無故踢打她。

再說尤然這個惡警,是個貪官污吏,那裏的普教犯人為了自己的減刑和勞動輕鬆點,都給她送錢和禮物,有個姓王的犯人說:她有七個月,每月送五百元錢給帶工的惡人馬桂梅。當時馬桂梅是尤然的伙伴。好幾個普教過年時,每人都給尤然送上一百多元錢,一條煙,還有其它的禮品。所以這些人在車間和生活區無論做甚麼壞事,在尤然下,都是暢通無阻。而我們法輪功學員無論在甚麼樣的環境下都要做好人,做世界上最正的人,抵制一切不正確的現象,不助長這些歪門邪道不正之風。尤然卻看在眼裏,仇恨在心,就不讓法輪功學員向家裏人打電話和寫信,有的一年多沒有打電話,有的幾個月不讓打電話,有的連過年也不讓向家裏打電話。而且安排的奴工活是最苦,最累,還經常找茬子加期。有一位上訪的說,尤然向她要了兩次錢,她沒有理,所以成了她的眼中釘,以後勞動中找個藉口,尤然的一幫打手把她打成腦震盪。

被尤然打過的法輪功學員有李閣、王金鳳、徐小燕、趙仁花、趙淑雲、崔國華、常學玲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