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邱淑芹生死不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劫持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張敏(大連)、盛連英(大連),在食堂吃飯時高喊「法輪大法好」抗議迫害,被惡警上刑、毒打、逼迫認罪。惡警懷疑魏少敏(撫順法輪功學員,六十七歲)也喊了「法輪大法好」,張君兩次審問她:「你喊沒喊?」魏少敏回答:「我當時腦子沒轉開勁(意思是自己反應慢了點),當時要是轉開勁了,說不定就能喊。我以前還沒喊過嗎?」惡警沒抓著把柄,放棄用刑,但扔下了一句話:「北京的邱淑芹死了。」

從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有一百多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分三批非法劫持到了馬三家進行迫害,其中就有邱淑芹。她五十四、五歲,本來在北京時非法勞教的期限已滿,因要開「奧運會」,邪黨把她們一起的該回家的五名法輪功學員都延期了半年,由北京調遣處轉移到了馬三家繼續迫害。

二零零八年,邱淑芹在食堂高喊「法輪大法好」抗議迫害,當即被拖出食堂,帶到四樓,毒打、腳踹、電棍電、上大掛,晚上熄燈(九點)前才被送回宿舍。當夜十一點多,邱淑芹頭部劇烈疼痛,嘔吐不斷,最後被送到一樓醫務所,第二天,惡警將邱淑芹的衣物都拿走了,刑事犯透露說住院了,一個月後,有警察說她腦出血。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她任何消息。

惡警張君扔下了「北京的邱淑芹死了」的這句話究竟是在恐嚇魏少敏,還是確有其事,最後不得而知。如果有條件,請北京法輪功學員幫助打聽一下此事。

馬三家勞動教養女所三大隊,以張君為首的惡警,在二零零八年四至五月間,對身體較好的法輪功學員(已妥協的)注射不明藥物,對外宣稱:紮「預防針」。被強迫注射藥物的人都是從各分隊抽出的生產骨幹,人數近四十名左右。而且對於藥名、預防甚麼疾病,都不准問,點到名的不去不行。有老年隊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堅持不去,被惡警拖倒在地。

在二零零七年,強迫全體紮預防針。其中王桂蘭和李玉榮堅決不紮,幾個打手一起上來,把王桂蘭壓在地上拳打腳踢,腰都打壞了,將近一個星期起不了床;把李玉榮也按在地上往下扒衣服。由於當時兩人衣服都穿的多,自身也奮力反抗,才沒有被扎成針。

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會開幕前,馬三家勞動教養女所將堅修大法不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們集中到「東崗」,成立特管隊、嚴管隊、升級迫害了近一年時間。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上旬,又將這部份人員分散迫害。惡警董彬負責在特管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惡警張秀榮負責嚴管隊迫害。

被關押在特管隊的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二零零八年新建的生產車間一樓的一個房間,吃住拉撒都在屋內,就像關入了籠子。這個新車間位於原老生產廠房北側,在一個大院裏,共二層樓,其中二樓關押的是被迫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平時被強制勞役,每個房間為一個分隊,由警察和刑事犯共同參與迫害。

關押在嚴管隊三個分隊的法輪功學員們陸續離開了勞動教養所,剩下不到十人。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剩下的人被轉移至「西崗」內的最外側、緊挨著大鐵門的房子,刑事犯組成的「四防」人員就站在大鐵門旁充當看守。

曾被關入特管隊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張連英(北京)、劉士芹(本溪)、周桂敏(遼寧)、夏寧(可能是來自北京)、徐惠(遼寧錦州,可能已獲自由)。

曾被關入嚴管隊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盛連英(大連)、王玲(遼寧)、魏少敏(撫順)、劉桂芳(丹東)、劉越紅(北京)、張敏(大連)、劉豔勤(遼寧,被迫害的生了疥瘡)、高某某(大連,被迫害的高血壓)。盛連英每天早上四點多鐘被逼迫到「東崗」,由猶大戚春蘭(大連)監視,她離開「西崗」後,其他人才被允許起床,主要是惡警們害怕已經被逼迫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再鼓起勇氣從新堅修大法,所以嚴格隔離不妥協和已妥協的法輪功學員,根本不讓彼此照面,更別提互相說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