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馬三家的警察10年來,對法輪功學員從精神到肉體上的酷刑迫害,始終沒有間斷。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很嚴重,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傷殘。她們有王雲傑(死亡)、王岩(死亡)、李寶傑(死亡)、田邵豔(精神失常)、黃桂芬(傷殘)、田力(傷殘)、劉殿芹(傷殘)、趙樹雲(傷殘)。等等。

葫蘆島綏中縣法輪功學員田邵豔,60來歲,2008年5月被第二次綁架到馬三家教養院,在幹手工藝活時,膠中毒,導致四肢無力,行走不便。2009年10月13日,惡警們說她是裝的,要求她幹活,不幹就迫害她:先是毒打她,揪著頭髮,把頭髮揪掉了很多,打掉了六七顆牙,然後又上大掛,導致她精神失常。現在田邵豔眼神呆滯,不能說話,只是嗚嗚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迫害田邵豔的惡警有,任懷萍、王樹征、榮秀娥、任紅讚。

法輪功學員趙樹雲,鐵嶺人,60來歲,被迫害的很嚴重,2008年5月她因為不轉化被惡警周勤(副所長)等人毒打,揪著頭髮往牆上撞,被打昏了過去,醒了發現腿骨折,腳趾骨折,走不了路。迫害趙樹雲的惡警有,副所長周勤、張君、張卓慧、任懷萍、王樹征、榮秀娥、任紅讚。

法輪功學員崔國華,錦州義縣人,50多歲,2008年5月份因不背30條,被惡警毒打,電棍電,上大掛。迫害崔國華的惡警有張君、張卓慧、任懷萍、王樹征、榮秀娥、任紅讚。

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遭受嚴重迫害。下面是法輪功學員王金鳳訴說她在馬三家被迫害的部份經歷。

我叫王金鳳,今年46歲,家住阜新市。2008年3月5日,我第二次被迫害到馬三家教養院,當時我被分到四樓三大隊二分隊,那裏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地方。

第一步就是精神上的洗腦,讓所謂的轉化骨幹,做所謂的思想工作,達到認同邪黨的歪理,主動轉化(寫三書)。由於我2002年5月至2005年7月在馬三家被迫害3年,他們知道不會上他們的當,不會所謂的轉化,在2008年3月9日,也就是這次到馬三家的第四天,惡警周勤(副所長)領著幾個人對我說,這次不轉化不好使。惡警張卓慧(大隊長)說,你先背《勞教人員行為規範》30條,我說不背,惡警張君上來給我一個耳光,我說警察不應該打人,惡警們罰我站著臉朝牆,把《勞教人員行為規範》30條貼在牆上。

3月10日也就是第5天,惡警張卓慧、惡警張君把我推進三角屋,我奮力掙扎,高喊「法輪大法好」,張君用膠帶把我的嘴死死纏住,又叫來幾個值班警察,她們歇斯底里的叫罵著把我擁到大板凳上,把我戴上手銬,惡警張卓慧爬上鐵梯將手銬的另一頭銬在鐵梯上。三角屋是個倉庫,有裝東西的櫃格,惡警張卓慧又爬上櫃格把另一隻手銬掛在上邊的暖氣管子上,然後把凳子踢走。我不配合,雙腳又被繩子一圈一圈綁住,這時我身體懸在空中。當時我像飛機一樣飛起,兩肋和胳膊劇烈疼痛,手銬剎到肉裏,刺耳的尖叫聲震動天地。我被強制抄寫了「三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

2008年3月20日我被分到二大隊二分隊,當時我不能幹活,惡警尤然(分隊長)把我帶到庫房打了20多個耳光,虐待我。馬三家勞教所一大隊二大隊都是加工服裝車間,她們強迫大法弟子做苦役,超負荷勞動。每個人精神上肉體上都不堪忍受,車間裏充滿了恐怖氣氛,代工的普犯馬桂梅(吸毒)幫助警察欺詐錢財,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有的人怕挨打,每月就要給警察500元錢好處費。普犯馬桂梅吃拿卡要不算,釋放時除了給警察的,自己還存了兩萬多元。

警察叫普犯管法輪功學員,就是「包夾」時時刻刻看著大法弟子。天天向警察彙報,大法弟子經常被警察毆打。還經常搜身、搜號,來製造恐怖氣氛,迫害大法弟子。

2009年1月20號馬三家教養院開聯歡會,警察利用轉化人員歌功頌德讚美警察,還謾罵大法,我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尤然、王樹征叫到辦公室,她們開始打我耳光,打了很長時間,我發現我的牙有的掉了,有的鬆動了,我現在大牙都掉了,下齒牙幾乎也都沒有了,吃飯不能嚼,而且吃飯很費力。

2009年7月20日我們去食堂吃飯,我和幾個同修在食堂裏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氣急敗壞,對我們是一頓毒打,然後又給掛起來了,說是讓我們記住教訓,被迫害的同修有趙樹雲、王金鳳、崔國華、常學玲、王桂平、郎東月等。

這只是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點情況,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關注一下還在中國的迫害吧!法輪功學員是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對社會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明白真相的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希望馬三家的警察們,認清善惡,不要再做傷天害理的事了,為了你的生命永遠,善待大法弟子。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