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這個黑窩──馬三家女子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之邪惡而在世界上臭名昭著。至今已經有許許多多曾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學員對它的罪行進行過揭露。我於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現在就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做些補充。

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江澤民提出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馬三家勞教所的迫害方式,總的說來也是圍繞著江澤民的宗旨進行的。

一,馬三家的「漂亮」女警們

大約是在二零零一年,中共邪黨為了迫害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特意從全國各地招收了一批男、女大學畢業生、碩士生,對他們進行了特殊的訓練,其中一項訓練內容就是如何對《轉法輪》進行斷章取義,以此來迷惑和欺騙學法不深的法輪功學員,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完成訓練後把這批有文化者安排在各地的監獄、勞教所當惡警。這就是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那些「漂亮女警」的由來。二零零一年到現在已經過去幾個年頭,算起來到現在她們也不過只有三十歲出頭。

從表面上看,她們年輕、漂亮,身材好,有學識、有風度,可是在這些漂亮的外表下面,掩藏著兇狠、毒辣、陰險。如果你不了解她們,你絕不會把她們的外表與她們凶殘的內心聯繫在一起。你會覺得: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怎麼會幹出那麼一些齷齪、惡毒的事?可是,她們的的確確是名符其實的「美女兇手」。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甚麼「悔過書」,她們會把法輪功學員吊銬起來幾天幾夜;會把法輪功學員的四肢抻起來騰空綁在死人床上;會不顧一切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長時間的連續電擊;會幾個人同時電擊一名法輪功學員的腦部;會把法輪功學員的雙臂分別銬在兩張床上,一高一低,然後往遠處挪較低的那張床,挪、挪、挪,直至把她們的雙臂抻得筋斷骨裂;對於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她們更是兇狠殘暴,她們會用類似於鐵架子一樣的開口器撐開嘴巴,連續幾天撐著而不取下;她們甚至手拿盛飯的鐵勺子砍豁學員的嘴角……,她們能想出各種各樣的酷刑,這麼說吧,正像當下人們常用的一句話,那就是:「只有你想不出的,沒有她們做不出的。」這就是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漂亮女警」。

二,包夾──被惡警利用的普通犯、邪悟者

所謂的「包夾」,就是由惡警指定一名或幾名普通犯、邪悟者負責嚴密監視、寸步不離看管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吃飯、睡覺都要在一起。尤其那些邪悟者,她們可以任意打罵、刁難法輪功學員,隨時把情況彙報給惡警,與惡警一起迫害法輪功學員。有時惡警不出面,就由她們出場。也就是說,惡警不好說的話由她們去說,惡警不好做的事由她們去做,她們在前台,惡警在背後。這些昔日的同修,今日走向反面,變的比猶大更殘暴。

記得有一次,被非法關在馬三家的北京法輪功學員嚴俊華,利用早晨整理內務送行李之機,飛奔下樓,想逃出去。幾個猶大立即從後面追趕,大連的猶大高冬梅(也叫高子寒),穿著睡衣,衝在最前面。她們幾個一把將嚴俊華撂倒,惡警從後面跟了上來,猶大們與惡警一起把嚴俊華押回。嚴俊華遭到了嚴重的酷刑折磨,後被加期半年加重迫害。

三,更多的迫害手段

在上面提到了惡警如何使用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還有一種迫害方式就是幾名惡警一起摁著法輪功學員的手,再拿著法輪功學員的手在「悔過書」上簽字、摁手印,然後讓你承認你已經「轉化」、放棄了修煉。一旦你稍微有退步的想法,她們馬上就會給你分派任務,讓你去做別的法輪功學員的工作。不論你在哪方面有鬆動,它都會鑽空子利用,讓法輪功學員互相影響。就好比給你套上一個圈,接著再套一個圈,再套一個圈。就這樣一圈套一圈,直到你完全退讓,完全放棄修煉。

四,強制洗腦

苑淑珍、趙永華,兩人曾經學過法輪功。苑淑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曾是撫順市輔導站站長,之後邪悟變成了猶大。她倆各有一套邪悟理論,被馬三家教養院聘請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職人員。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稱她們為「老師」。她們上課大講她們的邪悟理論。苑淑珍高舉大法書,聲聲叫「師父」,滿口不離「大法」兩字;趙永華衣著考究,以「教授」、「學者」、「社會名流」、「專門研究法輪功」等等的名義壓制法輪功學員,引誘學員走向邪悟。她還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地說自己有功能,會給人治病,會給人開天目等等,用她們的那一套邪惡手法,歪曲大法,破壞大法、誣陷大法師父。

惡警還強迫學員看攻擊「法輪大法」的書,唱中共邪黨的歌,還有甚麼校歌,也就是強迫你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歌頌邪惡的勞教制度,強迫你背誦《三十條》(即勞教人員守則)、每月在考核上簽字。如果不唱、不背、不簽,惡警就會下毒手上酷刑迫害。

還有一種迫害方式也是很毒辣的,就是人格上的侮辱,也就是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這種方式是長期灌輸「煉法輪功的都是幹啥啥不行」、「素質低」、「人生的失敗者」、「是真正的邪惡」、「不善」等等污衊之詞。經常聽到那些邪悟者把自己說成是「魔」、是「邪惡」、「自己學大法錯了」、「是罪人」,完全讓你思維邏輯混亂,顛倒是非和黑白,其實就是這種迫害的結果。

還有一種迫害方式,就是在概念上製造混亂。我們把修煉法輪功者叫「法輪功學員」,而在馬三家勞教所,無論因為甚麼原因來到這裏,都叫「學員」。於是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堅定修煉大法的被稱為「法輪功學員」,邪悟後變成猶大的惡人也被稱為「法輪功學員」。那麼邪悟者就高興了:「哇!我還在修大法,我依然是法輪功學員!」

所有這些洗腦的手段,其實就是從精神上、意志上摧殘法輪功學員,潛移默化的讓法輪功學員承認自己是錯的,從而一點點走向反面。

五,「敏感日」搞「嚴管」

馬三家教養院,下設兩個男勞教所,一個女勞教所。教養院院長等大小頭頭都在教養院機關,這裏自然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心。勞教所內如果誰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表現出色,就會被提升到這裏。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機關大小頭頭幾次輪番下來下屬所內,成立特別工作小組,目地是增加邪惡的力量,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惡警男性為多,他們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異常兇狠。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這些惡警又來到女所瘋狂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由保衛科科長劉勇任組長,陳立山任副組長,在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三大隊成立了嚴管隊,目標針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用電棍電擊女法輪功學員的敏感部位,如貼近陰部的大腿根內側、腋下等等,皮膚上密密麻麻留下的黑點,可以看出電擊的時間與次數;他們給法輪功學員上「抻刑」,也就是用手銬把兩隻手銬起來,然後向兩個相反的方向使勁抻法輪功學員的雙臂,她們的筋骨被抻開,雙臂變得好長好長;他們還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灌大蒜水,用鐵製的開口器撐開嘴巴幾天而不取下;蒙上雙眼毒打、用電棍電擊、吊銬起來幾天;長時間罰站更是常事;把學員銬在大門口讓過往的其他人觀看;在烈日下讓法輪功學員走隊列,等等。這些毒辣的手段,都是那樣令人髮指、難以置信,可是這是事實,是千真萬確的。

六,超時間、超體力的苦役

早晨五點起床,六點吃飯,約六點三十分到達車間幹活;中午到食堂吃飯時間約半小時,回到車間幹活至晚上五點吃晚飯,匆匆吃完後又到車間幹活,直到晚九、十點鐘,甚至更晚。也就是說,每天服苦役十三、四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分配的活數量大。往往都是這樣:來了新活兒,第一天讓你分配一定數量,你完成了;第二天給你增加定量,你又完成了;第三天再給你加量,你也完成了;第四天、第五天……,就這樣不斷的增加下去,其實就是最大限度的榨取你的血汗。滿耳聽到的是催促與責罵聲:「快點!快點!快點!」大家看過美國電影《摩登時代》,片中的男主人公為了生存,必須適應當時出現的現代工業機械的快速度。他隨著飛速運轉的機器拼命的幹,機械、快速、木偶般的動作,讓觀眾發笑的同時倍感心酸。可是你們知道嗎?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就是以這樣的方式幹活服苦役。那些手腳慢、不伶俐的,自然就成了被謾罵的對像。如果完不成任務,別人休息而你不能,要罰你到警察值班室繼續幹。有病的、年齡大的也得幹,用她們的話說:「『教養院』不是『養老院』!」很多人的手都磨壞了,早晨醒來,胳膊抬不起來,手張不開,不能回彎、握拳,勞動強度已經到了人所能承受的極限。三大隊產品一般都是手工藝製作,大多是「冥花」,就是祭奠用的各種顏色的紙花,銷往芬蘭等歐洲國家。一、二大隊主要生產服裝。

七,惡劣的生活條件

在馬三家勞教所,除了幹活要「快」,「快」也貫穿在生活上的一切方面:站隊要快,走路要快,吃飯要快,大、小便要快,曬衣服要快,一切都得快。用惡警的話說「馬三家勞教所要求的特點就是『快』」那麼你不會「快」自然就會挨罵。伙食是很差的,一天有一頓細糧,其餘是窩頭等。副食有鹹菜、白菜湯、蘿蔔湯、酸菜湯,湯裏很少有葷腥,難得吃一次帶肉的菜。有時窩頭、饅頭裏鹼多的出奇,被戲稱「巧克力」;一年只許洗幾次澡:十月一日、五月一日,元旦等,大約一年只許洗四、五次。洗漱時間很短,如果想洗澡,只好在洗漱時間用冷水快速擦身,哪管酷暑與嚴寒!可是個人衛生不好可不行。一切生活用品都是自備。被子,是家屬從家裏拿來的;沒有家屬拿來,就用勞教所裏的垃圾棉做的被子,臭味熏天。可是,如果你來到房間裏,你會吃驚的發現:所有的被罩、床單都是清一色的白底小花的純棉布製品,簡直像到了賓館。原來,這是假的「門面」,早晨起床笫一件事,就是去庫房送被子,把自己使用的被子藏起來。吃飯用的匙、勺、碗、盆,都得自己買,或者是以前在這裏勞教的人走後留了下來。拖布是自己買的,或者是自己做的,掃地的笤帚也得自己買。被強迫穿的勞教服,即所謂的「校服」也得花錢買,但可不是新的,是上一批人走後留下來的,就這樣賣來賣去。零售的食品很貴,比如,外面超市五角一個的鄉巴佬蛋一元一個。這些都是經濟上的壓榨和迫害。

八,半軍事化編制和管理

在編制上實行半軍事化管理。女所分三個大隊:新進來的人到三大隊,如果比較堅定,就分流到一、二大隊服苦役,與普通勞教犯在一起。三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包括走向反面的猶大和「轉化」者。三大隊有個「嚴管隊」,裏面關著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嚴管隊裏還有個「特管隊」,關押著堅持絕食、被迫害致殘、致病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