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 溶於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左一跤、右一跤,跟頭把式的走過了這十二年。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通過不斷的學法,堅定對師對法的正信,逐漸的修正自己,使自己達到真正修煉人的標準。努力做好三件事,把自己溶於法中。

一、在任何環境下都要排除干擾、靜心學法,做好三件事

零九年正月十五剛過,我妹妹就在外地遇到車禍受重傷,家中老人年歲高且多病,我就到該地護理重傷的妹妹。一去就幾個月,我每天除了去醫院護理病人外,還要做飯、洗衣服、收拾屋子等很多家務,對一個不經常幹家務的男人來說,很有難度,正常的修煉環境也改變了,我也不能每天正常的上明慧網,下載並閱讀功友的交流文章和大陸功友被邪惡迫害的情況,只好抽時間到其他功友家上明慧網。

動身去照顧妹妹前,和本地功友交流時,他提醒我:好好利用你的條件,近距離高密度發正念,清除那裏的邪惡的黑手爛鬼、共產邪惡因素。

我剛去時,開始幾天還能做到正點發正念,但幾天後隨著事情多,就逐漸在思想上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只是四個整點發正念。沒過多長時間,四個整點也不能堅持了,半夜零點也起不來,其他三個點也常被自己人的觀念和思想業力干擾的不能靜下心來發正念,學法也不入心,時常犯睏,觀念上總認為是太累、太操心了。

我為自己不好的修煉狀態著急,但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特別遠離家鄉和親人,情的干擾時時侵擾著我。有一天發正念時,師父的法展現在我的腦海裏:「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法輪大法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當時就下地拿起了電子書,一篇一篇的學師父的講法。看法時睏倦和思想業力時時干擾我,不讓我看下去,我發正念鏟除,硬是看下去,這樣把師父所有的講法都學了一遍,漸漸的思想清晰起來,正念隨之強了,發正念也集中了,對情的執著和色慾心也放淡了,感到內心也清淨了。

通過學法我更堅定了要做好「三件事」,走好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我到附近的功友家,把迫害大法弟子惡人的地址信息用打印機打下來,再購買郵票、信封和顏色筆,通過信件郵寄的方式講真相。為了達到更好的救人效果,一個郵筒只寄一至二封信,一次郵寄要跑十幾個郵筒,往返幾十公里,還要給妹妹按時做三頓飯,時間很緊,但心是踏實的。

有驚無險的也經歷過一次,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安全脫險。有一天凌晨,天還沒大亮,我到一條大街上的郵筒寄信。當我把一封信投入信筒,騎上自行車準備往下一個郵筒趕時,無意中發現郵筒附近停著一輛藍色桑塔納轎車,車裏有一雙眼睛正盯視著我。我立即飛快的蹬車順馬路往前騎,騎了一段距離,回頭一看那輛車已經啟動向我開來。我飛快的超過兩輛行駛並不快的大貨車,並拐入一條小路。這兩輛貨車並排行駛擋住了跟蹤而來的桑塔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化險為夷,順利寄完了全部真相信。事後我在明慧網上登了這件事,提醒功友注意,有邪惡通過盯梢信筒,綁架郵寄真相信的大法弟子。

二、曝光邪惡,歸正自己

我曾經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和勞教所等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黑窩兩年多。在邪惡的黑窩中,由於自己的怕心和各種觀念的干擾,沒有做到正念正行,在邪惡的管教惡警和刑事犯人的嚴刑拷打和精神折磨下,違心的妥協了。雖然走出黑窩後,在明慧網上也發表了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論作廢,並且從新走入修煉,加倍彌補。但我總覺的單純這樣發表聲明還是不夠,應該把邪惡的壞人曝光出來,鏟除控制壞人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但一要動手寫文章,各種觀念和思想業力就上來了,有一種觀念是:都過去幾年了,那裏的邪惡也沒有原先那麼猖狂了,而且自己的文章寫的也不好,黑窩裏非法關押過的功友很多,而且有文化高學歷的功友也會寫曝光邪惡的文章的,再說現在時間也很緊,有時間還是學法,發正念,發真相資料和面對面講真相,寫文章不拿手,還得學習,萬一不發表,既耽誤時間又浪費精力,得不償失,不如做點別的,反正別人也會做的。總之,就是利益心夾雜著怕心和安逸心,明知道應該做的,卻遲遲不動筆,並且找各種藉口使自己心安理得。

在護理妹妹期間,通過靜心學法,我漸漸的悟到應該曝光邪惡。我便開始回憶並且提筆寫曝光看守所和勞教所的邪惡壞人迫害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文章。寫的過程中首先突破的是有一種怕報復的心理,這種怕心使我常常停下來調整自己的心態,而且懈怠和睏倦常使我有一種強烈的想放棄的心理,我就告訴自己:這個念頭不是我真實的想法,是邪惡所控制的思想業力干擾我的思想,我必須曝光它,徹底鏟除它。我不斷的排斥各種不好的觀念,並且不斷的學法和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邪惡因素,當不正的東西在我空間場中消失的時候,我的第一篇曝光邪惡的文章經過明慧編輯修改後發表出來,我的心情無以言表,我感到曝光邪惡並不是那麼難,只要真實和有修煉人的那種救人的願望就會做好的。

接下來寫曝光邪惡的文章就比較順利了,我感到真的是師父在幫我,在我打坐或睡夢中,有些被我淡忘了的被迫害的經歷都清晰的反映到我的頭腦中。為了更全面些,我就到功友家通過明慧網首頁左上角的「搜索」欄目,把要曝光的惡人的信息都搜索出來,存放起來,以便寫曝光邪惡的文章用,為了能夠幫助和帶動更多有願望的功友講真相,我通過常人網的搜索功能,儘量查到要曝光惡人單位的電話(有時通過114電話查詢台來查詢)、詳細郵信地址、郵編(有時到郵局)。曝光邪惡也要多考慮效果。

有一個流離在外、住在親屬家的老年功友,家鄉村子裏幾百戶人家,就她一個修煉人,這些年邪惡的壞人不斷的騷擾她和她的兒子,她怕連累兒子一家,就躲到親戚家了。我通過和她在法上交流,認識到應該曝光邪惡,不能消極躲避,她不會寫字,通過她口述我就把她受迫害的經歷和惡人惡行都曝光出來,並且通過上網、郵局和114電話台查詢查到了她所在地區縣、鎮、村相關人員的姓名、地址、電話號碼,寫出一篇比較全面的曝光邪惡的文章。由於老功友在法理上真正的提高上來了,沒過多長時間,兒子就把她接回家了,而且到家後環境也不是像以往那麼緊張了,而且「三件事」做的很好。

三、面對家庭危機向內找,深挖自己隱藏的執著心

在我被邪黨操控的看守所和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兩年中,我所在單位的管理層聽信邪黨洗腦宣傳的矇蔽,無理的開除了我,我失去了經濟穩定且令人羨慕的工作。家庭經濟來源失去了,生活也得不到保障,孩子上學還需要費用。沒有固定收入的妻子面臨巨大的精神和經濟壓力,生活上只能依靠父母和親戚的資助,妻子對我也失望了,家庭感情氣氛十分冷漠,一直持續到我出黑窩很長時間。

面對妻子的態度,根深蒂固的人的觀念使我無法忍受,明明知道邪惡要抓住我的情和求安逸心,利用妻子的表現,破壞我的正常生活和修煉環境,使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不能做「三件事」,根本的目地是毀掉修煉人,可是我還是被情所牽動。由於長時間的不提高心性,遇到事情不向內找,我的心性也把握不住。那段時間經常在家和妻子吵架,家庭生活一直不安寧,學法看書也靜不下心來,看書時經常走神,煉功和發正念有時昏昏欲睡,講真相效果也不好,也不主動去做,應付了事。在學法小組多次和同修交流,雖然認識到自己的不正的觀念才導致妻子的不理解、不支持甚至阻礙,但就是不想改變自己,覺的無可奈何。

妹妹的身體剛康復,我的妻子在一次體檢中查出了患上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術,並且要做六次化療治療,我到醫院晝夜護理,這下不但不能打工掙錢了,而且不能正常做「三件事」,我在反思自己的觀念和行為:這個事為甚麼讓我遇到,是我的甚麼觀念讓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抓住了藉口,通過這種形式迫害我和家人?

我找了一大堆自己的執著心:這個心,那個心,這個行為不符合修煉人,那個行為不符合修煉人……找來找去還是在執著中去找執著,在觀念的圈子裏找解決問題的原因,反而使自己迷茫了,生出來埋怨的骯髒的心理:我「三件事」做的也不差呀,這半年多,師父所有的講法我已經看了兩遍了,講真相也做的不差甚麼,這麼大的魔難怎麼會讓我遇到?這種動搖修煉人正念的思想業力一再往上返,發正念清理才被消除掉,但狀態還是不能改變。

我便把這事表面上放下了,開始學法,漸漸的思想也清淨了。有一天反覆靜心背誦《轉法輪》〈論語〉,當背「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時,「觀念」兩個字閃著金光閃現在我的眼前,並且打入我的思想中。當時感到觀念上無數層的殼被破開了,用語言無法形容。再學法的時候,我的很多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和變異的行為,用法一對照都找出來了,隨之而來的,妻子也開始接受了大法,開始相信並且反覆念「法輪大法好」,化療痛苦也減輕了,病友也說她心情和精神頭特別好。更使我想不到的變化是:妻子主動請了師父的法像供在我的家裏,有時甚至督促我早晨給師父上香,妻子經常看真相小冊子,在功友的勸說下,她也開始看大法書,漸漸走入了修煉。

從我這一年多的經歷和家的變化上,展現出大法的威力,我們修煉人只要真正的靜心學法,對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一切師父都會給安排的最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