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學法的心與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學法,是大法弟子提高心性、同化新宇宙、破除干擾的最重要環節。學好法,是一切的根本保障。大法的修煉是無形的,在師父的講法中沒有規定一定要怎樣的形式、怎樣的心態來學法。正因為如此,我在學法中沒有注意這些方面。但是,最近我也發現一個問題,大道無形並不包容錯誤的形式和心態。我在自己的學法中也體悟到,當我的「形」和「心」不對時,一是對法不敬,二是效果很不理想甚至沒有效果。所以我想探討一下,甚麼樣的形式和心態在學法中是不對的,是不應該的,這樣能夠使我們能夠更好的學好法,救度眾生。

學法沒有對姿勢提出要求,所以我在有些時候,特別是身體疲勞的時候,就想躺在床上看,結果每次都是越躺越低,甚至沒有看多少就睡著了,到半夜才醒來。有的時候,想圖舒服,就坐在沙發上,腳還擱在茶几上,結果看了半天好像甚麼也沒有看進去。其實,現在想來,我是在看宇宙的法,是在做一件很神聖的事情,但是,我卻如此的隨意,還想找很「舒服」的姿勢來學法,結果是越「舒服」的姿勢,學法效果越差。我想如果是一個重病人或者癱瘓病人,他在床上看法,或許不會有明顯的過錯,但是,我們這樣健康的人,為甚麼就不能以恭敬的姿勢學法呢?法是如此的洪大,我們怎能如此的不敬呢?當我明白這一點後,我無論怎麼疲勞,無論有甚麼干擾,都以恭敬的姿勢學法,學法的效果確實有了較大的提高。

師父告訴我們不能抱著有求之心學法。但是我們在具體做的時候,還是會在把握上有問題,當身體狀態不好時,就對自己說,學學法,痛的地方就不痛了;學學法,頭就不昏了。其實,這都是有求之心,都是想利用學法解決自己身心的甚麼問題。這樣也是不對的。法造就了一切,我們對於法不能有任何有求之心,只能無條件同化。所以學法就是學法,靜靜的學。

我有時候學法的時候還會冒出完成任務的心,好像學法是一項任務,每天要完成,當開始看書時就有完成任務的心,其實這也是不對的。學法不是完成常人中的甚麼任務,是生命返本歸真的過程,心態要純淨。學法的時候,不少時候思想還會去想其他事情,突然想起來有件事情要去辦,突然冒出念頭要看看今天有甚麼新聞、突然想起來要和誰打電話。

除非是那種絕不能延後的事情,其它的我認為都是干擾。師父說過,「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所以我們在學法的時候要管好自己的念頭的,如果跑掉了要立刻回來,如果有幾句看的時候思想到其它地方去了,還是要回到原來的點重學。因為法是連貫的。你看一講,其中有百分之二十的地方思想開小差了,那學法的連貫性怎麼辦呢?其實我們思想經常跑的話,不就是等於在跳著看嗎?

以上就是我在學法中的體會,很多是自己由於悟性不夠走過的彎路,影響了學法的效果,所以說出來,希望同修引以為鑑。讓我們以純淨的心,恭敬的形,學好法,同化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