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學法如一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我是九七年十一月開始修煉大法的。當時家人說十一月二日在某某公司辦班學法,那天晚上我去參加了。一進班,滿滿一屋子同修在學法。輔導員給我安排一個位置,大家輪流讀法,然後交流心得。當時我被大法純正的能量場所同化,從此一天不落的跟班學法。當要到我讀法時,精神緊張,法都讀不成句,全身冒汗,就連手指都往出流汗,有時我看我每個手指頭都變成白色的,就緊張到那種成度。看到別的同修都讀的很好,心想,我一定下苦功學法,早日把法讀順。

那時每天早上五點在公園煉完五套功法後,我就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讀法,除每天在學習班上學法外,每天讀三講法,三天一遍。後來我家成立學法小組,每天晚上七點到九點讀《轉法輪》,然後煉五套功法,之後再學其他講法,深夜一點半左右同修們才紛紛回家,雖然很晚休息但卻從不耽誤早上集體煉功,那時每晚只睡三個多小時的覺,可白天也很精神。這樣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我們學法小組都是這樣堅持學法,當時,雖然同修們並沒有更深的理解法理,但就是學法不懈。

九九年「七﹒二零」後,於七月二十二日我去北京證實法,二十七日返回,回來後仍然每天靜心學法。這時我發現我再看書也好,聽講法錄音也好,看講法錄像也好,和以前全變了,不斷的看到我悟到大法的高深內涵,明白了甚麼是從理性上認識法了,學了一兩年才明白甚麼叫學法,而不是為了通讀而通讀了。同時隨著修煉的推進,認識到「七﹒二零」後,個人修煉已結束,走入正法修煉,這樣每天學好法同時,要向世人講真相

零零年四月十一日我把開的電料市兌出去,因做生意沒有更多時間學法,對《轉法輪》這部大法看不懂的太多,又因做生意存了一點錢,所以想要更多的時間同化大法,所以決定回家。

這樣每天我去早市向世人講大法真相,其它時間除幹好家務外,就是抄法,經常每天抄十多個小時法,每天幾乎都是晚上十二點後休息。只要一抄法,大法法理那種殊勝、壯觀、玄妙無以言表,那時我常常被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內涵震撼的淚水直流。發自內心感謝師尊的洪恩與給予。

到零二年上半年,我抄了十二遍《轉法輪》,其他所有講法都抄二到三遍,問答講法不是全抄,不明白的解答,就反覆抄,直到看懂一點。但因一念之差(在零二年八月到零四年洗腦班裏說了一句,你們願意放我回家就放,想讓我坐牢,就坐牢,但休想讓我背叛師父與大法),因為思想裏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被鑽了空子,導致被非法關押二年。因學法打下了一定基礎,在被迫害的兩年時間裏,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三次解體了邪惡洗腦迫害的陰謀,在零四年底,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回來後,每天晚上休息三個小時,其餘時間全部學法,把所有講法通讀一遍,然後我開始抄寫《轉法輪》。這樣既學了法,又學會認真寫字,每天在學法中都會悟出很多新的法理,真是「美妙窮盡語難訴」(《洪吟》〈法輪世界〉)。

到零八年春,抄了三遍《轉法輪》,其他各地師父講法用真寫字全抄一遍。從零八年春到現在,我就開始背法,第一遍用了四個月背完,為甚麼不抄法了呢?因覺的抄法好像很少悟到法理了。在同修的鼓勵下,我開始背法。一背法,哇!每天背法都會明白很多高深法理。可是背第二遍《轉法輪》時,每天只背兩三段就不想背了,干擾我背法的因素是甚麼呢?我向內找也突破不了。

十月一日這天早上,煉完功我一下悟到是不是宇宙外面的因素,因素的因素在阻礙大法弟子精進,於是我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一切干擾師父正法,干擾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特別是宇宙外面的因素,因素的因素全滅,真是如此,從那天起干擾我背法的因素沒有了,現在甚麼時候有時間甚麼時候背法,沒有任何障礙。

另外,在非法關押的兩年中,每天始終堅持學法,發正念,給犯人講真相。到勞教所兩個多月的一天,在奴役勞動時,把手扭傷了,當時馬上悟到,我不是幹活來了,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才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無論在任何環境下,要以法為師,不能聽惡警指使,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一切。

於是從那天起我就再沒幹過活,每天只要有機會就給幹警及犯人講大法美好及善惡必報的天理。再就是背法或發正念,每天最少發正念五、六個小時,雖然每天收工從外面進院都搜身,但我內衣兜裏經常裝著手抄小本的師父零三年的各地講法,我想大法書在身上帶著才最安全。

那時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覺,在被窩裏學法,給幾個犯人講真相,她們幾乎都有了善念,大多數看護大法弟子,有一個也開始學法了。她們對大法弟子的修為佩服的五體投地,有的解教了都不願回家,流著淚說,再也不能和大法弟子在一起了。我深知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洪大慈悲使她們清醒了。

就是這樣得法以來,無論在順境與逆境中,始終在法中精進,從來學法時都是愛不釋手,有了堅實的學法根基,在實修中所有遇到的魔難也好,過關也好,或者同修之間的矛盾也罷,大多都能用法衡量,而且走正。

我從一個看不懂,讀不順法的學員,成為今天的大法之徒,這一切全來自於大法,其中溶貫著師尊的無量慈悲,鼓勵和呵護。正如師父《精進要旨》〈警言〉裏所講:「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自《九評》,《江澤民其人》、《解體黨文化》出世,每本接到,我都連讀二、三遍,特別是《九評》,《解體黨文化》反覆學了十幾遍,同時做筆記,越看越明白中共邪黨的流氓本質和邪惡本性。我想這不就是神對「中共邪黨」及其黨羽們假惡暴的黨文化的全滅審判書嗎?尤其在學《解體黨文化》時,有好幾次在似睡非睡時看到從後腦勺,從頭頂,從兩眼中,有好多一團一團的髒物出來。醒來後,想這是師父把我身體中邪黨幾十年灌輸的邪、毒惡的物件拿出去了,使身體和思想真正從黨文化中脫胎出來。在後來做三件事中,感覺效率更好,救人的智慧更大。

我概括的說了一下得法以來的實修過程,深知修煉是宇宙中最最嚴肅的,所以從來不敢怠慢。儘管如此,與海內外精進同修比,還是差的很遠,與師父和大法的要求還遠遠不夠,所以我會更加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的一點學法體會,如有不妥,請給予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