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時思想不靜或睏要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和同修一起交流、切磋時常聽同修說學法靜不下來,晚上一學法就睏,學不進去,對自己這種狀態很著急,同時又有些消極。我想就這個問題,談談自己的認識和做法。

師父在《道法》中說:「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如果長期學法思想靜不下來或一學法就睏,就是一種不正確的狀態,這個時候就要問問自己,向內找找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狀態。在這方面的體會有以下幾點:

1、放鬆自己,不修心性不向內找。

在這樣的狀態中,學法就不容易靜下來而且容易犯睏。在這方面我深有體會,我想同修也能體會到:如果在一段時間內忙於常人之事而忽視了自己的修煉,或三件事哪件事沒做好,學法時思想根本就靜不下來,一學法就打瞌睡。一旦放鬆自己的修煉,人的東西就會干擾你不讓你修煉,不讓你學法,讓你靜不下來。如果這一段時間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每件事都按法的標準和要求做,那學起法來,真是越學越愛學,越學越放不下,越學思想越清淨,根本就沒有睏意,有時甚至學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還不想睡,就想學法。

2、執著心干擾,學法靜不下來就容易犯睏。

每到了該提高心性的時候或有針對性的去某種執著心的時候,由於有的執著心很強,很難放,所以我遇到過幾次這樣的情況,被放不下的執著心干擾的學法靜不下來、發睏。一學法沒去掉的那個執著心所反映出來的物質就干擾我的大腦,和我對抗,不讓我學法,不讓我入靜。有一段時間由於抱著利益之心遲遲不放,一學法思想就返出這方面的念頭,當時也發正念解體它,可還是往出返,排斥不掉。由於抱著執著心不放,學法根本就無法入靜。這種不好的狀態持續了好幾天。有一天學法,師父很嚴肅的在法中點悟自己:「不要再被執著心干擾了」,自己這才意識到學法靜不下來是由於自己利益之心不放而人為造成的。當自己放下了執著心心性提高上來了,學法再也沒有那個物質干擾了,自然就靜下來了,也更加體悟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的內涵。所以在以後的學法中我就很注意讓我學法靜不下來的那個物質背後是顆甚麼心,找到之後便能很快的修去。

3、沒有及時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學法時也會受到干擾。

有一次學法,有那麼兩三天吧,怎麼也靜不下來,心裏頭好像有個東西堵著感覺不舒服。向內找覺的這兩天三件事都做,也在修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情況呢?雖然在修自己的過程中有一些不好的思想念頭返出來,可是自己也意識到了那些不好的思想念頭不符合法,不是自己的真念,可是學法就是靜不下來,不往腦子裏進,就像有個東西在間隔著大腦。一天拿起師父講法,當讀到大法弟子想出來的東西很強大,層次越高想出來的東西就越強越大,維持的時間就越長,這才省悟,原來是自己返出的那個不好的思想念頭,雖然意識到了不好,可沒有及時解體它,那個東西就形成了一個負的物質場,被邪惡鑽了空子才干擾我的思想,干擾我學法。悟到後,我馬上開始立掌發正念,解體自己不符合法的思想念頭所形成的負的物質場、及這個物質場中一切不正的邪惡因素,剛一立掌,只覺的堵在心裏頭不舒服的東西不見了,頭腦立即清亮起來,再打開書學法時,進入了那種靜的狀態。

4、學法時姿態不適也會受干擾。

無論在平時或學法中我們都要有敬師敬法的心。我在這方面做的很差勁,特別是學法時,不願雙盤,身體不能保持正直,累了倚在牆上、靠在被子上或倚在沙發背上,有時還把書放在腿上弓著腰學法。師父曾點悟自己「坐著要講究姿勢」、「學法姿態不適」。當時悟到了能堅持幾天,可是由於自己沒向內找,知道是惰性在起作用可沒及時清除它,所以過了幾天又犯毛病,雙盤腿一疼就把腿拿下來。有一天單盤學法,腳脖子開始疼自己還不悟,還是單盤,疼了八九天,又一天晚上單盤學法,學著學著睏意就上來了,瞌睡的直點頭,只感覺全身乏力,想睡覺,可自己知道不能睡,還繼續學,可是根本就沒學進去,想睡覺的念頭直往出返,這時我有點警覺:不對勁,是不是哪裏沒做好,讓邪惡鑽了空子?想來想去(因為我動了向內找的念頭,明白的那一面幫了我)我下意識的把左腿搬到右腿上坐直了身體,雙手擎著書,就在我完成這個動作的一瞬間,只覺的「唰」的一下從頭到腳一下子輕鬆了,身體那個舒服,也不睏了,也不乏了。

所以作為大法弟子,平時的一舉一動都要符合法,學法時姿態不適,對師不敬本身就是心性問題,再加上惰性就會被邪惡鑽空子。特別是晚上更容易打盹。有很多同修以為晚上學法睏是自然現象,其實根本不是。昨天晚上又由於自己學法姿態不適被邪惡鑽了空子:都晚上十一點四十了,快到發正念的點了,心想放鬆下自己的身體好發正念,就把捧在手裏的書放在枕頭上,雙盤卻弓著腰繼續學,結果不知甚麼時候迷糊過去了,等睜開眼一看已經十二點二十了,錯過了發正念的時間,後悔莫及。讀了師父的這段話更覺修煉的嚴肅:「所以啊這些事都不是小事,要把握好。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幾次的教訓後,我便注重在這方面修正自己。學法時雙盤腿疼了也不往下拿,身體累了也保持正直,說來神奇,雖然盤時間長了腿疼,可看書卻能靜下來,也沒有想往下拿的念頭,儘量雙盤看完一講,有時能盤二個多小時也不想往下拿。現在學法只要一雙盤,身體就不由自主保持了正直,而且周身感覺被很強的能量加持和包容著,非常舒服。

5、學法過程中穩不住自己的思想,學法也會受到干擾。

師父說:「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我以前有個不好的習慣,學師父其他講法能穩住自己的思想,可學《轉法輪》由於看的遍數多了,就容易走神,容易放鬆自己。有一次學《轉法輪》,剛開始學精力還挺集中,可學著學著思想有些走神,我沒在意還在繼續學法,不一會開始打盹,思想中還冒出不善的念頭來,因為有了這方面的教訓,我開始向內找: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學著學著就這樣了?難道在學法過程中有漏?一下意識到剛才學法時沒有穩住自己的思想,及時抑制和清除返出來的人心,是它在干擾我學法,想到這兒還沒立掌,不善的因素不見了,睏意沒了。

在這方面的體會太多了,這些年由於平時學法時注意向內找,所以學法基本能達到那種靜和不睏的狀態(有時是階段性的,那是修煉的狀態造成的),學法時那種靜和不睏的狀態無法用語言表述,真有一種「天清體透,身神合一」的感覺,整個身心和周圍全部被法中那種慈悲的能量包容著,身體那個舒服,看著法中的每一個字都是那麼的和祥,倍感親切,讀著讀著面目表情不自覺變的祥和,面帶微笑,讀法的聲音也變的越來越柔和,全部身心都溶入了法中。每次進入這種狀態都是流著淚在學法,有時翻開書還沒等學,就有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所以有的同修學法長期靜不下來或困不能堅持,其實是沒重視在這方面向內找,再加上求安逸心和惰性不去放任自己,睏了就睡,所以邪惡就會鑽空子,利用睏魔來干擾你學法,如果長期這樣下去不向內找不修自己,也會給自己的修煉人為的製造了障礙。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