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全盤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

向尊敬的師父合十!
向全體大法同修合十!

時間過的真快呀,一溜煙就是一年。我想探討正法修煉這些年中對如何走正修煉的路,全盤否定舊勢力救度眾生的問題。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法理認識

這十年中,我算是走在前列的大法弟子,見證了中共邪黨一系列、方方面面的迫害手段。迫害前在人中,我有穩定的工作、和美的家庭、乖巧的孩子,然而中共邪黨發動鎮壓只有一年的時間,我就失去了人中的一切──被開除工作,被迫離婚,被迫離開幼小的孩子;還多次被非法抓捕、坐牢,酷刑折磨,直至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三年三月,我正念闖出勞教所,結束了邪黨對我的牢獄迫害。

被劫持到勞教所的二年中,由於按師父的要求做到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一直都能學法,背法,最新經文篇篇不落下,所以還能跟上正法進程。回來後,又通過系統的大量學法,對正法修煉的一些法理更有了根本上的體悟。

我悟到我以前多次遭受迫害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有意無意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有的時候是求來的迫害,更別說「全盤否定」了。由於受人類歷來修煉方法的障礙,認為修成一個大覺者就要吃盡世間的苦。像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七七四十九天;密勒日巴吃著蕁麻長年累月坐在冰洞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唐僧取經還有九九八十一難呢。怎麼會像我們修的這麼輕鬆,這麼舒服?所以每次都是順著舊勢力破壞性的檢驗,在舊勢力破壞性的檢驗中反迫害。比如:我上京證實大法時就想,要放下生死,要經受惡警殘酷迫害才能回來;我已經覺察公安會來綁架我,卻反過來一想,怕甚麼,反正到哪裏都是修煉;勞教所這麼邪,我是師父的弟子,哪裏最邪,我正到哪裏去?……我站在個人修煉圓滿的基點上,在反迫害中成了常人的英雄。卻不知道歷來的修煉方法是小法小道,這次是宇宙在正法,大法弟子兌現誓約──助師正法,根本的使命是救度更多的眾生,達到大圓滿。而舊勢力的伎倆是表面上檢驗大法弟子是否合格,實則陰險的毀滅大法弟子,達到毀滅眾生的目地。

二、幫助同修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我發現很多遭受迫害的同修都有這樣的誤區。有的在反迫害中堅定的行為真是可歌可泣;表現出來的頑強毅力天地可鑑。可是人的肉體是很難承受層層層層乃至更高層舊勢力因素無休止設置的巨難,所以很多同修擺脫不了邪惡的迫害,甚至被迫害的失去了人身。有的被邪惡迫害的放棄修煉,甚至走向反面,失去萬古機緣。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農村老家一位老年同修坐長途車來到我的住處。我不認識他,他在女兒(常人)的陪伴下托我舅舅(常人)帶來的。他的狀態非常糟糕。第二次被勞教迫害回來半年了,不能吃不能睡,有一個黑影子跟著他,煉不好功,發不好正念,他感到自己的生命走到盡頭了。但他不甘心,想找同修切磋一下,就是這一點正念,慈悲的師父就安排他千里迢迢找到了我。我耐心的聽他講述自己的修煉過程:原來他第一次被非法勞教的表面原因是他寫了「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張貼在電線桿上,當時公安並不知道是誰做的,就勒令這個地區的同修到公安局鑑定筆跡,他明知道是自己寫的也去了公安局鑑定(這是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給邪惡留下加重迫害的藉口)。劫持到勞教所後又沒有堅定正念,被惡警欺騙寫了罪惡的「三書」(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越走越深)。勞教迫害回來後很後悔自己的言行,發誓第二次過關一定要闖過去(求來邪惡迫害自己,在舊勢力的所謂檢驗中合格)。可想而知,接下來邪惡輕而易舉就能迫害到他,誰知第二次被勞教所迫害,承受不住時又被迫寫了邪惡的「三書」。這下天目徹底關閉了,身體每況愈下,只有一個面目猙獰的黑影子如影隨形的跟著他。

我把自己悟到的法理與其切磋:我們不是來承受迫害的,我們是救度眾生來的。舊勢力是不配考驗大法弟子的,連它的存在都不承認。並指出他當前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就要寫嚴正聲明,並在今後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中彌補過失。他很快提高了認識,寫了嚴正聲明,並說:「以後是邪惡去坐牢了,我不會再去了」。當時我們幾個同修還學了法,圍著他發了三次正念:鏟除迫害他身體的一切邪惡因素。整個過程只有三個小時,他就全好了,一切不正的狀態都消失了,晚上吃飯也正常了,容光煥發!他的女兒(常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看到父親的生命有救,很感動!為了表示感謝,回去後還特意從遙遠的家鄉捎來了特產。

幾年來,這位老年同修知道怎樣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身體一直很好,「三件事」做的很平穩。有幾次同樣面臨危險時,都有驚無險的化解了。

有一位在外地工作的年輕女同修,邪黨大搞鎮壓的時候單位要求人人簽字,要與法輪功決裂之類的,她在壓力面前妥協了,也不敢學法煉功了。夢中她看到自己層層層層往下掉,層層層層的我像水一樣溶化了,過程中感到非常淒慘、害怕。偶然的機會她知道我是學大法的,互相交流後法理明白了,趕快寫了嚴正聲明,並在我家長期系統的學習新經文,發正念。還天天想跟我出去發資料、貼粘貼,用粉筆或毛筆寫真相標語。提高的是非常快,她看到自己直線向上攀登。

這些例子不一一列舉了。當聽到同修說:「我在監獄的時候……」,我都會馬上糾正:「我被惡警劫持在監獄的時候……」;「國慶節到了……」,「不是國慶,是國殤日到了……」。我們要站在正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一思一念都要否定邪惡,不讓舊勢力鑽空子。

三、我在正法修煉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體會

在正法修煉中如何全盤否定舊勢力,破除邪黨對大法弟子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失」的惡毒安排?如何解救更多的眾生?師父已經給我們指明了路,就是「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在這方面的體悟真是多多,而講清真相後產生的良好效應不可估量,下面只是舉例說其一二。

(一)對親人講真相

我從黑窩回來的第一天,就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碰到了很多的親戚、鄉鄰。原因是這樣的:因為我被單位開除又離婚了,邪惡的洗腦班也關不住了,沒地方安置我,有關人員就聯繫把我送到農村娘家。為了迎接我回來,父母放鞭炮,辦酒席把家族、親屬都請來了,有三、四桌人。我抓緊機會面對面講真相,講述大法的美好,邪黨的滅絕人性。我把惡警對我的迫害手段描述的讓親人感同身受,他們都覺的邪黨人員太壞了。

一直到後來的傳《九評》,勸「三退」,有機會我都會講。早在二零零五年的時候,我經常接觸的親戚朋友基本上都勸退了。二零零三年,我的母親、弟弟、弟媳走入大法中來,後來二個小姪女也學了。我爸爸、妹妹、女兒、外甥女等都看了《轉法輪》,佩戴真相護身符。雖然我的小家被邪黨迫害散了,但是我的大家庭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雖然女兒自小就與我分開,卻隔不斷大法對女兒的感召。

女兒小學升初中考試時,默念:「法輪大法好!我按真善忍做好孩子!請師父開智開慧!」結果成績不是特別好的她居然免費考上最好的學校──市一中。當《九評》的光碟傳來,女兒看完第二天就到學校聲明退團,那時候還沒有在大紀元網上退。

外甥女上小學一年級時老師要求入隊,小小年紀的她告訴老師不加入。老師說不行,她就求媽媽到學校跟老師講,妹妹跑到學校跟老師說我們不信共產黨,孩子不願意入隊就不要逼她入隊。所以外甥女從來沒有戴過邪黨的紅領巾,她還與其他同學說不要戴,要念「法輪大法好!」

記的有一年過年的時候是特別寒冷的冰凍天氣,我準備大約三千個真相紅包回老家在大年三十開始散發。因為他們剛得法,沒有打算讓他們參與,就一個人到樓上房間關上門折資料,裝袋子。他們推開門看到這一幕說:「坐在這裏不烤火多冷啊,一個人做要做多久。」就一齊動手做,一下子就做完了。我先是和當地一位同修結伴散發(以前不認識,也是與其切磋從新修煉的同修),後來弟弟參與一起散發。是呀,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如果大家都來參與,搶救的眾生就一定能達到師父想要的數目。

(二)對單位講真相

開除工作也是邪惡的主要迫害形式。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要恢復工作,但基點不是為了恢復工作而恢復工作,而是要擺在講真相,救度世人的基點上。世人頭腦中邪惡的因素清除了,其它方面也就「無所求而自得」了。通過講真相,單位恢復了我的工作,他們都同情我,說我是一個好人。當聽到邪黨對我的酷刑折磨都很震驚。

其中的過程很曲折,講一個小插曲。恢復我的工作,單位負責人為了避免承擔不良後果,要求我拿到區、市「六一零辦」的「同意」簽字。我開始不願意去那個邪惡的地方,轉念一想:不願意去不就是怕嗎(應該是邪惡怕我們呀)?不就是承認邪惡的迫害嗎?不就是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嗎?我就堂堂正正近距離發正念去,找機會還找不著呢。結果事情辦的出乎意料的順利。話說還有一個「六一零辦」人員不停的對我發牢騷,說很多海外真相電話半夜三更打過來,還打到他老婆手機上,連他朋友的手機也打過去了。我笑著說:「是對你好啊,你知道你們做的事傷害了多少人?趕快調開吧。」

二零零五年初單位實行改制,我拿到買斷工資近三萬元。「衣食住行」有了保障,做「三件事」就有了更充裕的時間。本來我是事業編製的,幾年後可以招到事業單位任職,考慮到救人的任務繁重,不能兼顧,也就放棄了。

講真相真是打開一切的金鑰匙。之前中共邪黨對我實施的一系列迫害,在大法的威力下一下子就土崩瓦解了。人中的一切我都擁有,甚至更好;常人沒有的一切我也都擁有。

(三)如何講好真相

有的同修講真相,勸「三退」,常人不接受,甚至很排斥。當然有各方面的因素,我發現比較突出的一個方面就是神神叨叨,天上一句,地下一句,不顧對方的感受強行的講。

我是這樣做的。先要有正念,敢於開口;再恰到好處的切入大法和三退的話題,找到世人不明真相的癥結,對症下藥,解開心結。比如:對於被無神論毒害很嚴重的年輕人,就不要神呀鬼呀,保祐之類的說個沒完,可以先談人權,如何讓國家富強,實例說明法輪功弟子品德如何高尚等話題,再從他們學到的知識論證神、鬼也是一種生命形態,世界上也有很多像金字塔之類的不解之謎;對於現實利益很強,想利用邪黨撈錢的人,就要談甚麼都沒有生命、健康重要,要看到長遠利益,不要被短暫利益迷惑心智,邪黨的發展是泡沫經濟,是以犧牲子孫後代的生存資源為代價的。如果平時多了解真相資料的內容,關鍵時刻就會隨意所用,在師父的加持下智慧源源不斷。

另外還要修好自己。自己就是最好的真相,世人從我們的風貌、品質能夠看到大法的美好。我是六九年底出生的,二十六歲開始修煉,十多年過去了,我的心態、體型基本停留在這個年紀不變,體重還恢復到最標準的重量(煉功前很瘦),臉上沒有皺紋,光光的。買東西時,別人都喊我「妹子,妹子」(當地對年輕女孩的稱呼)。和女兒在一起時,女兒喊我「媽媽」,周圍都會有人看著我們,甚至有人反覆問女兒:「她真的是你親媽?」當知道我的真實年齡後,都說看不出,還以為你沒結婚呢?

頭幾年講真相,有的人一聽到法輪功就嚇的臉色泛白,緊張的哆哆嗦嗦,這都是邪黨在電視台、報紙反覆造謠造成的恐慌。以前租房住在我隔壁的人也是這樣的,當她看到我誠心助人、樂觀祥和的生活,才抹掉心中的陰影。後來全家人答應「三退」也非常爽快。

有人對大法強烈抵觸,說我們那裏某某煉法輪功得病死了;或者電視上明明演的自殺自焚,神志不清的。我會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今年四十歲了,以前這個病那個病的都好了,沒花過一分錢買藥,連化妝品都不用買。你看我身體不健康嗎?精神不正常嗎?」往往人都會帶著懷疑的眼光問:「你真的這麼大了?」我誠懇的點點頭,對方所有的困惑都會冰釋,從而對大法升起正念。

(四)成立資料點,協調整體,對更多的人講真相

我一直參與本地的協調工作。傳送資料、聯絡資料點、組織營救同修、整理收集迫害材料等等,還配合資料點同修做資料、刻碟、修改文章。資料點的頻繁出事和做資料同修遭受迫害的嚴重讓我不得不思考一些問題。我認為資料點同修繁重的任務和相對封閉的環境滋生的特別人心是主要原因。

要解決這個問題,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就要讓資料點、上網點遍地開花。人人都是資料點,人人都是協調人。聚之成形,散之成粒。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就不會讓資料點成為邪惡關注的焦點。

二零零五年我和一位志同道合的同修結婚了。第二天就一起到外省購買了刻錄塔,筆記本電腦、不久又買了打印機,成立了家庭資料點。在同修丈夫的幫助下,我從開始大量的打印資料、刻碟到把打印機、刻錄塔讓給願意做資料的同修成立小型資料點,自己則研究、學會母碟下載、編輯和製作的工作,還有真相傳單、小冊子、不乾膠、護身符的編輯工作。從自己學會技術到為周邊縣同修提供技術、設備、耗材。從幫助同修上傳「三退」名單到主要承擔寫作、發稿等難度大的工作……

幾年來,我地的上網點、資料點越來越多,講真相的方式越來越多,整體搶救眾生的力度也越來越大。說到這裏,我真的要對師父說聲:「謝謝!」可是一聲「謝謝」怎可表達弟子的萬分感恩和無限的敬仰。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賜給的,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成就的。再次向師父叩首合十!明天是中國傳統的中秋佳節,遙祝師父中秋節快樂!祝全世界大法弟子中秋節快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