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堅持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我在1999年「7•20」之前的兩、三個月得法的。當時姐姐給我一本《轉法輪》並說:「你學法輪功吧,很好!」其它的甚麼也沒說,我也沒多加思考接過書回家就看,一看,就感覺這不是一般的書,師父說甚麼我信甚麼,當時就想學法輪功,我想,法輪功多好,煉法輪功可以沒有病,沒有災,親朋、鄰居相處也好,對社會、國家也好(剛得法時是為了在大法中得好處,嚮往常人中和諧的生活),於是我決定煉法輪功,但沒有和姐姐溝通,只是自己自學,看過一遍書後,我想這麼好的東西應該抄下來,珍藏一份,再給別人傳閱。可是當我抄到第三講的時候,邪惡就鋪天蓋地的下來了,我丈夫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讓我學,但我心裏始終堅信法輪功不會「自焚」、「自殺」,一定是政府誤解了,但由於對情的執著怕吵架,用人的觀點想誤解消除了再煉。

順便說一下,姐姐並沒有放棄修煉,只是到當地政府反映情況就被非法關押了。她的被關押對親人是一個打擊,再加上每天有惡黨的邪惡宣傳,我看到媽媽、爸爸、哥嫂以及丈夫他們的態度、惆悵的面孔和對姐姐的牽掛,我也就更不敢再提修煉的事。兩個月後,姐姐放出來依然向家人講真相,可每次都不歡而散,我看在眼裏,悔在心裏,為甚麼自己不敢像姐姐一樣對家人說呢?然而就因為自己對家人的情放不下,怕看到家人生氣而白白浪費了五年修煉時間,過了五年心裏雖想當大法弟子,而行為又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

直到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出世之後,看到姐姐仍然頂著壓力堅持著向家人講真相、勸三退,我想回到大法中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願望特別強烈,可就是被愛面子的一層殼擋住,不知該怎麼辦。自己這麼多年沒學法也不講真相,怎麼向姐姐說還要學法輪功呢?不好意思表態。師父看到我這顆心。就在這時,兩位昔日的同修到我家,告訴我法輪功是被陷害的,而不是被誤解等,讓我回到大法中來。她們這樣一說我高興壞了,因為我早就在等這句話。現在知道了,就是當時由於對家人親情的執著,願意過沒有爭吵的好日子,和愛面子的一些常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想拉下我。但師父不放棄我,安排同修到我家來,我謝謝師父,謝謝姐姐,謝謝曾幫助我回到大法中的所有同修。那時我下決心,這回不管再有多大魔難,我都不會放棄修煉,因為那幾年雖然表面過的很平靜,可我總覺得不幸福,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這也是我想寫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希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昔日同修醒悟,請一定不要放棄大法修煉,師父正法還沒結束,還有時間,師父不會丟下任何一個有緣人。

一、突破家庭魔難,做好「三件事」

做出這個決定之後我就對丈夫說:「從今天開始,我要從新煉法輪功!」我和我丈夫都是出租車司機,我白天出車,他晚上出,我倆在一起的時間很少,每天只是在吃飯的時候才能說幾句話。他沒說甚麼,就出車去了。但我看出他很不高興。我想,法輪大法就是好,我沒做壞事,是最正的事,我不能再被情帶動。於是第二天出車,我就開始了對我的客人講真相,勸三退,花真相紙幣。不久,不明真相的出租車司機對我丈夫說,因為我煉法輪功,客人都不坐我的車了,還說煉法輪功會被抓等等……,都是邪黨嚇唬人的一套。他本來就膽小怕事,再加上邪黨的洗腦,從那以後回來看見我煉功、發正念就對我拳打腳踢,撕毀大法書,造了不少業。由於他說服不了我,打也不管用,一連幾天,天天請人到我家叫我放棄修煉,先是爸爸媽媽,然後是他的司機朋友,朋友的大哥大嫂(在公安分局上班),最後還把我家最有權威的三爸請來做我的工作。我都不為所動,他們來了我就講真相,最後親戚朋友誰都不管我了。

當時的精神壓力真的很大,丈夫還經常對我大打出手。我想,我是修煉人了,這裏面一定有我要修的東西,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同時,我想,我一定不能恨他,他也是一個受害者,也承受了很多痛苦,我一定要救他,我默默的發正念,在生活中關心他,家務活樣樣做好,善待公婆,時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慢慢的,我在家可以看書,煉功,發正念了,但他不允許我出去發資料,不許我給人講真相勸「三退」,他一看到我給人講就生氣,和我吵。但環境慢慢寬鬆了,現在他不再審問我晚上都去幹甚麼了,只是偶爾問一下:天天出去啊?但是表情和語氣都緩和多了。我想,隨著我心性的不斷提高,他一定會支持大法,我不會放棄他,也不會滿足現狀。

二、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做好助師正法的「三件事」

我把講真相溶入到生活中,遇到的有緣人都是我要救的對像,如買菜,洗澡,坐車等時候,我都不放過遇到的每個有緣人,但過程中有做不好的時候,如有時有怕心、分別心等,錯過了很多有緣人,還得突破。

有一次,我在開車時對我的客人講真相,他當時並沒有說甚麼,可一下車就記住了我的車號和姓名,把我誣告到公交分局。公交分局、運管處和公司三個部門的領導聯合起來讓我到公司說明情況。我想到師父說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就在心裏加持自己: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任何邪惡不配干擾我、迫害我。同時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以及公安分局、運管處和公司背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們幾次打電話催我交出駕駛證、從業證,妄想取消我的營運資格,我就是不聽他們的,該幹甚麼還幹甚麼,最後就不了了之了。

在這裏我告訴同修,無論多忙,一定要多學法、多發正念。後來因忙活家裏蓋房子的事,忽視了學法、發正念,讓邪惡鑽了空子。表現在人這兒是三個單位對我沒辦法,就轉告到我所在的派出所。一天,我正忙著收拾蓋房的垃圾,忽然來了幾個便衣警察,說讓我去派出所了解一些情況。他們很偽善的說,到派出所去一趟,了解了解情況就把我送回來。由於學法沒跟上正念也不足,事情來的突然再加上有個親戚一直在旁邊給警察幫腔,我被蒙住了,忘了師父講的法,就跟他們去了。到那兒又是照像又是按手印,最後才放我回來。事後我真後悔,怎麼就聽了邪惡的安排呢?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不都是不聽從邪惡的命令、指使和安排嗎?師父還講過,它是毒藥,永遠都是毒的,怎麼能相信它呢?雖說沒被非法關押,卻在那裏留下了照片和指紋。

這件事後我開始重視學法、發正念。在我開車載客時,仍然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沒有客人誣告我。可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總是狀態時好時壞。零八年「奧運」期間,我和A同修到某村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綁架到派出所。A同修正念回家,我被送去拘留。去拘留所的路上,我想一定自己哪裏有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但沒多想漏在哪裏。在警車裏我不斷講真相、發正念。當晚,又有B同修被綁架到拘留所,與我分在同一監室。我剛一去就對裏面的人講真相,但沒人聽。我心裏就埋怨B同修:怎麼一句話都不說?怎麼就不幫我?你還是大法弟子嗎?忘了自己的使命嗎?很多很多的埋怨都出來了,只是表面上沒表現出來。這時,我並未發覺自己有執著。到晚上睡覺時,我倆挨在一起,她悄悄在我耳邊說:「先別急,智慧點兒,先發正念,了解了解情況後順著每個人的執著慢慢講。」同修幾句話敲醒了我,因為我發現自己講真相沒人聽,原來是由於自己有急於求成的心造成的。悟到自己還很不成熟,而同修真好,不像我一點也不能包容、遇事向外求。

夜很靜,我開始找自己的差距,眼淚撲簌撲簌的往下掉。自己缺少寬容心,好埋怨別人;自以為是,以為修的比別人好;講真相沒有慈悲心、不理智,還執著於情等等一大堆,真嚇我一跳。我想,這也許就是邪惡迫害的理由吧,但我決不承認這種迫害,它不配「考驗」大法弟子。第二天,我倆形成一個整體,背法、發正念、勸「三退」(我講她發正念,她講我發正念)。幾天下來,全監室十多人除一信佛教的外,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們煉功時,還給我們看著管教。十五天後,我倆正念闖出魔窟。

這裏還有一個小插曲。在被非法拘留期間,同修煉功我也煉,同修不煉我也不煉。就這一點舊勢力也不放過。出來那天,甚麼都沒問她,B同修很順利的走了,卻不讓我走,說有家人來接。等來等去卻等來了派出所的人。他們讓我保證不學不煉,否則就送「勞教」。我當時沒有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心想,我修的不好也不許你來「考驗」、迫害我,一切由師父安排。我不斷發正念、和他們講真相,不回答他們的任何問話。這樣一直僵持了近兩個小時,邪惡滅盡,我堂堂正正回家。

為甚麼我比同修多了一難?我悟到,是我把同修當作了榜樣,在學人。舊勢力抓住這一點,讓她先走,沒了榜樣看你咋辦。因此我想對同修說,精進吧,大法弟子在救人的同時千萬不可忽視學法、發正念,時時處處以法為師。還要看到同修的閃光點,不埋怨同修,大家形成一個整體,那樣,舊勢力就無空子可鑽,我們才能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希望同修以我為鑑,不要被迫害了才知精進。多學法明法理,識破舊勢力的伎倆,主動出擊,不再被動提高。

有了這次教訓,我學會了向內找,時時事事注意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修心性。那段時間覺的自己心性真的提高了很多,心的容量加大了。有了矛盾、遇到魔難先找自己,即使一時找不到也不悲觀失望,總是樂呵呵的,信心十足。因為我知道我是師父的弟子,只要向內找,沒有過不去的關。

轉眼到了零九年九月。邪惡因為害怕,又指使派出所警察到家騷擾,出租車檢查站還刊出我和有關法輪功的信息,我感到壓力很大,真相還講不講?同時又冒出一個不好的念頭:責怪A同修(我被綁架時)只顧她自己,沒管我,才造成現在這種情況。妒嫉心、怨恨心又上來了。可這次我馬上就識破了它。我知道那不是我,沒有順著它的思路走。發正念否定它,排斥它,決不許舊勢力間隔我們。當我的正念逐漸強大起來時,瞬間感覺心裏敞亮,該幹甚麼幹甚麼。邪黨越近「十一」越「猖狂」,有同修勸我暫時迴避一下,因為我的職業不同,車裏亮著姓名,還有車牌號。我也覺的有點「道理」。就這一念,第二天出車就發生了事故,車剛修好,家裏自來水管又漏了,麻煩來了,做「三件事」受到了影響。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對錢的執著心,也認識到「十一」不出車救不了人是舊勢力高興的事。識破了它的伎倆,不走它安排的路,我把家裏安頓好就又出車了,依然利用職業的便利條件對乘客講真相,只是更理性、更智慧,更加注意安全。我在開車和等活時都發正念,不讓常人的思想佔據我的大腦。「十一」期間,「三件事」從沒間斷過。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兌現史前大願,不辜負師尊和宇宙眾生對我們的期盼。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