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師父在好多地方講法都談到「不承認舊勢力」。從《明慧週刊》同修交流文章來看,從自己身邊一些同修遇到的魔難來看,我認為有些同修(包括我)沒有真正的弄明白師父講的這一法理。下邊就以自己的沉痛教訓,談談自己現在對師父講的「不承認舊勢力」這一法理的認識。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初有幸修大法的,這就十四年了,也算是個老弟子了。二零零零年二月被綁架,由於不放棄修大法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個月。在監獄由於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所以一天刑也沒有減,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刑滿釋放。在監獄沒有學法的環境,只能天天背已背過的《洪吟》和二十多篇師父的經文、《論語》等。老伴(同修)接見時經常在師父的呵護下遞給我《精進要旨二》、《洪吟二》和一些新經文,我所在監區還有幾個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我就叫他們抄寫下來,有時也傳給別的監區的同修,當時好多師父的新經文都沒有看過。回到家後,我利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好好學了學法,在通讀《轉法輪》的同時,把師父近幾年來各地講法和發表的新經文都進行了認真的拜讀,自己也就漸漸的溶入了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做三件事。

從《明慧週刊》同修交流和身邊同修交流來看,絕大多數同修發《九評》、發真相小冊子,基本是在居民宿舍樓發,我想,這麼多同修你也發、我也發,你發我不知道,我發你不知道,這樣很容易發重。所以我很少在樓群發,絕大多數是在公共場所發。公共場所人員流動量大,有本地的、有外地的,不容易發重。今天在這裏發,明天在那裏發。我發真相材料區域約佔四分之一個市。為了安全我一出門就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和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場範圍之內的一切黑手、爛鬼,鏟除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要師父給我的東西,別人無論誰給我甚麼東西也不接受、也不要,就在大法中跟隨師父一修到底。自以為這樣就安全了,就不會遭到迫害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傍晚,我和老伴騎自行車從兒子工廠回家,快到家時,一個小伙子騎自行車超我,一下子就把我掛倒了,我被重重的摔到地上。雖然也感到腿很痛,但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沒事。我爬起來扶起車子,這時小伙子也過來了問我怎麼樣?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給人家找麻煩。於是我說:「沒事,你走吧!」隨後我老伴騎著自行車也到了,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就是腿有點痛,咱們先在馬路邊坐一會兒吧。」剛坐下,心裏感到很難受,就念「法輪大法好」,沒念幾句就失去了知覺。大約幾分鐘就清醒了,我給老伴說:「回家吧」,她把我扶起來,傷腿竟不能行走,老伴用車子把我推回家。我躺在床上向內找:我錯在哪裏了?

回想一年多來,整天在兒子工廠裏忙,做三件事就懈怠了。去年冬天沒有暖氣怕冷,功也不煉了,尤其是今年二月十八日接到通知,兒子租用的廠房(在高速公路旁邊)限期一個月把設備搬走,要拆除搞綠化,逾期不搬強行拆除,砸了機器不管。共產邪黨視人民如草芥,既不賠償損失,又限短時間內搬走,這是對眾多在高速公路邊辦廠、居住人的迫害呀!這幾十台設備往哪搬呀?整天替兒子著急。後來找到了房子,又忙於幫兒子搬家,這一個月法也不學了,發正念也靜不下來,只是我和老伴給拆裝機器的、搬運機器的、搬運物品的一個不落的講了真相勸了三退。有的是一家一家的退,多數人都表示謝謝!大約勸退幾十人。不知怎麼,最近自己脾氣見長,時不時的就對老伴發火。我還是個修煉人嗎?我這不是完全降到常人了嗎?所以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當時摔倒爬起來,雖然痛但還能走。由於沒有給小伙子講真相勸三退,沒有做到證實法,舊勢力又加重了對我的迫害,回家時我竟不能走了。

近來我這極不精進的表現,不就是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嗎?只是嘴上說說否定舊勢力,發發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可自己走的是舊勢力安排的路,所以舊勢力是否定不了的。由於自己的漏,舊勢力對自己迫害,師父的法身與護法神也沒法保護。

所以我認為否定舊勢力必須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真正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才能夠真正的否定了舊勢力。不聽師父的話怎麼修啊?!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我怎麼還這麼糊塗!還那麼執著兒子工廠的事!

師父不想落下一個人,可是自己不跟著師父走,師父也不能硬把你拽上去呀!這一跤把我摔醒了。我必須放下執著,再也不去執著常人的事了,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做三件事上,在修心上下工夫,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過去一年多的損失。

我寫此文,一方面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提高上來;二是向類似我的同修提個醒,在助師正法中必須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才能真正的否定了舊勢力呀!才能真正的做好助師正法的事,才能真正的不斷開創更好的正法環境,才能真正的達到圓滿隨師還。

由於層次有限,如悟的不對,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