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屢遭迫害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讀《明慧週刊》,知道有很多同修,幾次被非法抓捕迫害,而受迫害同修中,有一部份是走在前列、堅定修煉的同修,那為甚麼「堅定」還屢遭迫害呢?本文就自己目前所在層次在法理上的認識與同修交流,更希望同修參與切磋。

我也曾遭幾次非法迫害,在不斷「向內找」其中真正的原因時,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惑著我。自從讀了《明慧週刊》三九三期《僅僅「堅定」是不夠的》這篇交流文章後,才開始解開這一困惑,像一塊石頭從心裏溶化掉了一樣,真是從人的執著而造成的對法理解上的誤區中走出來的那種解脫感。使我更清楚了,這樣「正念」闖出的同修,無論是以絕食或以「病業」表現方式闖出來後,都有一個或輕或重的擔心(怕心)。原因是法理不清,錯誤的認為是自己絕食等原因闖出來的。特別是因表面身體不行了而闖出來的同修,更容易造成這種擔心:身體好了,邪惡還能不能抓我,或是我已被非法判了幾年等等。

由於這不在法上而又非常關鍵的承認舊勢力的一念,排不掉、壓不住;或單一的把這個念頭理解為「怕心」,因而又為了去掉這「怕心」而採取多學法的方法,帶著有求之心而學法,效果可想而知。

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不能來半點含糊。抱著各種各樣的不純淨的思想去看那部法、那部書,甚麼都看不到,甚麼也得不到。人,很多大法弟子說,在被迫害的很長一段時間,看法好像沒有提高,其實你們那個時候腦子裏裝的都是迫害的事,那心都靜不下來。修煉是嚴肅的,你必須得抱著純淨的狀態,非常坦誠的去看、去修,才能有所提高,才能有所收穫。」(《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腦子裏想著迫害的事,又帶著為去「怕心」而學法的目地,一旦身體恢復,或邪惡因素一干擾,就容易產生「離家出走、躲避迫害」的念頭。特別是經歷過多次都是絕食闖出來的同修,更容易形成這種不符合法的「觀念」,有時還會把這種「觀念」錯認為是自己理性的判斷。這時如果不及時在法上歸正,就會導致漸漸在認識上偏離法,從而很可能會再招來被邪惡因素迫害。

其實遭野蠻灌食或絕食拖的時間很長,也都是有原因的,這時如能靜心的對照法,找出執著,即使一時之間不能一下去乾淨,實際這時已在法中修了:我是師父的弟子,誰也不配管。我認為這時已經能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了。認為是絕食或人的「勇」闖出來的同修,多數有一個證實自己沒證實法的基點誤區(當然在法上認識,絕食闖出不在此列)。當然同修也在修,明顯證實自己的心不會有,但屢受迫害都是通過絕食闖出來後,更容易有意無意的形成這一證實自我的心,致使在這一方面的認識上脫離法。

我曾聽一位被迫害的同修講過一個經歷,說一同修在獄中絕食,目地就想出去,結果絕食拖了很長時間,人都被折磨的不行了,惡警也不放人。其中一警察找到另一大法弟子,想讓這位大法弟子勸勸他別絕食了。那位大法弟子說:那你就放了他唄。警察說:你看他想回家的心多強啊!

神看人心,舊勢力知道大法弟子執著的是甚麼,他們一旦抓到迫害的藉口一定會往死裏整,它之所以沒迫害死你是因為它們懼怕法、懼怕師父的緣故,絕不是「怕」你絕食,更不是「怕」你死了,只有真正放下生死、不怕死的時候,它才不敢迫害死大法弟子。

身邊有一同修,躲到了外地,也沒躲過邪惡的干擾,頭幾年經濟上的迫害、學法時被雜念干擾,最近一次「病業」迫害的險些失去了生命,花了不少錢住院治療,差點人財兩空,至今身體還在恢復中,即使做三件事也是潛意識中隱藏著為解體邪惡的迫害而做。

雖屢經魔難,認識還停留在這一層次上,使的舊勢力因素一次比一次加重迫害。人心只能越來越不穩,越來越沒底,更人為的加重了迫害的殘酷。很多人的執著,如怕心等,都在人的勇氣的辦法反迫害中隱藏起來,因為你沒能分清「它」、否定「它」、修去「它」,靠老「經驗」:我能絕食闖出去。人的念、人的招,怎麼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呢?僥倖闖出,「它」也會盯著你,伺機迫害你。

師父的《道法》一文,早就指出過:「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精進要旨》〈道法〉)

細分析這一念之差,也是為私為我的一面的體現,師父安排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沒讓弟子流離失所,沒讓弟子脫離家庭、社會環境去修煉。因此「堅定的同修受迫害」中的這種「堅定」是人的堅定,這種「堅定」中是帶著強大的人的執著:因為我想修煉、我要成神,就必須要這樣的「堅定」。過去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山洞,修不成渴死、修不成餓死,即使那樣「堅定」還不一定在法上。而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才是我們修煉的路。

希望這樣「堅定」而屢受干擾迫害的同修們(也包括我自己),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煉時間內更需要學好法,樹立正信。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大法弟子都有一個普遍的感覺:邪惡確實不行了。先期那種嚴酷邪惡的場已不復存在,也借此機會向先期頂著邪惡至極的壓力走過來的大法弟子致敬,你們已經從那種邪惡的環境下走了過來,現在還怕甚麼?業力只能越消魔難越少,環境只能越來越寬鬆,邪惡的場只能越來越消弱、除盡,大法弟子會越來越神,正法洪勢主導世間形勢的法理越來越清晰,現在更清晰了,正法救人之時,師父更不會讓弟子們進監獄、在監獄裏耽誤時間的。

個人體悟,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並參與交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