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保險」騙局 不給邪惡輸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上週孩子從學校拿回兩張保險單,說學校要求家長填寫是否參保。其中一張是某保險公司專門給學生兒童的保險,還有一張是「北京市一老一小」大病醫療保險。

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一般我們從來都不入甚麼保險。去年學校要求填單的時候,我根本不了解這個「一老一小」是怎麼回事,甚至不認為這是個保險,就知道這是只給具有北京市城鎮戶口的孩子享受的一項地方優惠政策,於是,去年我不假思索的、或者說糊裏糊塗的給孩子入保了。今年,我仔細的看了一下細則,發現所謂的「一老一小」實際上是一個大病醫療保險。我和孩子都覺的我們不該再入這個保險了。

我向內找,仔細回憶了自己當時的心態,看到這背後隱藏著自己大半生被黨文化毒害形成的一個強烈執著。我從小生活在一個閉塞的小城市,父母都是「黑五類子女」,精神痛苦壓抑,生活永遠捉襟見肘。那時的貧窮、遭人歧視給我以後的人生打下了太深的烙印。我非常努力,總想出人頭地,讓自己和父母早點過上好日子,到大城市生活。後來我考入了北京的大學,畢業後留在北京,我本人和孩子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北京人,這些讓我夙願得償。所以,這個「北京戶口」 不僅讓我享受了很多外地人享受不到的特殊優惠,也逐漸讓我有著和北京本地人一樣的優越感,還滿足了我在外地人面前的虛榮心,彷彿讓我找到了尊嚴、增添了價值。

多年以來,我有太深的「戶口情結」,即使到了現在,評判工作待遇好壞的標準還要看看「能不能解決北京戶口」。孩子班裏有不少外地的借讀生,而我的孩子屬於北京本地生源,所以平時話裏話外對「借讀生」也頗有不屑之詞。這顆心一直隱藏很深,使我一直對邪黨用戶籍制度、製造地域差別來控制中國人的手段認識不清,有時還沾沾自喜,虛榮心感覺非常受用。

於是,我果斷的在保單上簽字,表示今年不參保。

下午去接孩子的時候,我被孩子的班主任老師叫住,她臉上略帶幾分為難的神情,說有事要和我談談。她說校領導剛跟她談過,說其它的保險參不參保沒有關係,但是這個「一老一小」是每個北京孩子都要參加的,讓班主任儘量做家長的工作,班裏的北京孩子只有你們一個沒有參保的。我有些詫異,問:「為甚麼?!這個保險不是自願的嗎?」

「原則上自願……」班主任一時語塞,不再強求,只是說,不參加也可以,但是以後學校問起來,讓我幫她證明她確實做過工作就可以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感覺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班主任「做工作」是「上面」──教導主任的意思,教導主任的上面是學校,「學校」的上面又是誰呢?

實際上,這個保險不是社會上一般保險公司的保險,而是邪黨以政府的名義,打著「財政撥款」的幌子、動用政府的宣傳機器和各類人員「做工作」等方式欺騙百姓、聚斂錢財的一種形式,它利用老人和孩子醫療沒有保障、又藉著只給「有北京市戶口」的假相,讓人以為這真是一項優惠政策,看不清它斂財的實質。而我,被那個可怕、骯髒的虛榮心沖昏了頭腦,竟沒有識破這個騙局,差點掉進邪惡騙錢斂財的陷阱,浪費大法資源,給邪惡輸血。看來,沒有參保真的是做對了。

目前從各個方面來看,邪惡都已經處於垂死掙扎的最後階段,在經濟方面,它也需要輸血才能維持這場迫害。個人認為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不用人心看問題,認認真真對待自己身邊的每一件事。

不正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