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從沒有給明慧網投過稿,有時也非常想寫心得體會,可是總有一種因素障礙著我,找出種種藉口,如自己修的不好,自己做的不夠好,現在我明白了,這就是舊勢力安排的一種障礙我修煉的因素,我要否定它。

一、得法

我是九八年初得法的,在我還沒得法之前,師父不讓我入其它的門。早在九三或九四年時,我父親給我帶小孩,每天早上他都出去鍛煉身體。那時各種氣功都很熱,他學的甚麼我從沒問過,老年人,只要他身體好就好。有一天我看見他坐在凳子上,面前攤開一本書,就走上去掀開書皮看了一眼,黃色的書皮,《中國法輪功》。我對此印象極其深刻,一直認為我父親是煉法輪功的。我得法的時候,父親在我二姐家,非常想和修煉這麼多年的父親交流。等我見到他時,他很堅決的說,從沒看過這本書,他學的是某某氣功。我一下子悟到,師父不讓我入其它的門啊!而且在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在自己看的一行和下面的十幾行,字都變成了紅色,師父給我灌頂,當時不知道是灌頂,就是覺的這本書太好了,看了會這麼舒服啊!

二、學法

得法後不久,第一次去集體學法點,自己沒帶書,聽大家集體讀法,心想這甚麼呀?嗡嗡的,也不太聽的清,十幾分鐘後,我的大腦一下子清亮起來,是思想業被消掉了。那時很愛學法,沒事就看《轉法輪》,還抄了一遍《轉法輪》,九九年「四﹒二五」之後,警察開始上門騷擾,自己感到壓力,心裏也很苦悶。到師父生日的時候,就想用一天的時間讀一遍《轉法輪》,作為生日禮物送給師父,非常慚愧,也就九九年我做到了一天讀一遍《轉法輪》。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由於怕心,一直帶修不修的,學法也鬆懈了。零三年之後又從新走入修煉,更感到學法的重要,從零六年開始背法,現在開始背第十二遍了。

三、證實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1、無意識中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因為「四﹒二五」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走到半路就回來了),警察開始騷擾我,去我家,一大早就往我家打電話,問在沒在家,去沒去北京?後來市局的人就去我單位,把我叫到一辦公室,問我和誰去的北京?等等。那時還不知道反迫害,否定舊勢力,就知道煉功人說真話,我敘述了一遍過程,他們做了記錄,之後那個男警察拉下臉來,「你再把過程敘述一遍。」我立即很強硬的說:「你審問我呢?拿傳票,到法庭。」單位同事很吃驚我會用這種口氣說話,我平時的說話很柔弱的。那警察馬上態度緩和下來,說我們就是了解了解情況。從那以後,警察再沒去我單位。

後來邪黨搞了一次邪悟人員的報告會,報告會的前一天晚上,我們科長打電話到我家,說明天有一個關於法輪功的座談會,站長說讓你去,我說我不去,他跟我強調站長點名讓你去,我告訴他:「局長也不好使!」我掛斷了電話。現在明白了,那時是無意識中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沒有配合邪惡的迫害。

2、第一次有意識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零六年的時候,一同修和他母親被迫害致死,我做了傳單出去粘貼,被我家的鄰居看見,打電話告訴了我丈夫,他不修煉,在政府部門工作,有一定的級別,他告訴我他知道之後,腿都軟了,他讓我給他保證,不可以再出去做這些事,以免影響他,後改口以免影響孩子高考,否則就離婚。我說我從沒想放棄家庭,也不會給他甚麼保證,你怎麼做是你的選擇,他暗示我等孩子高考之後就分手。這時師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已經發表,師父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舊勢力在我周圍安排了一些機制,壓迫著我,限制著我。盤腿立掌,解體舊勢力安排在我周圍這些機制,利用鄰居和丈夫干擾我救度眾生,從而毀滅他們。在發正念的過程中,我感到有一堵牆一樣的東西,轟然倒塌,自己面前豁然開朗了,幾天來讓我鬱悶難受的因素散去了很多。第二天早上我學法的時候,當學到「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我感到師父在跟我說話,一下子淚流滿面。

3、不停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逐漸的對舊勢力的存在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師父說:「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悟到,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符合法的,那就是舊勢力的安排。有一段時間,我老是便血,自己也有點擔心。有一天下午上班的時候,我又便血了,就找到單位的一同修切磋,她說,那就找找自己哪裏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往回走的路上,我就想我那裏有漏呢?走到辦公室我的腿發軟,渾身沒勁,就想我包裏還有些真相資料,我這個狀態不能去發了,下班直接回家。想著想著,我的腦子裏忽然有了正念,那我這麼做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此時我最大的漏就是承認了它,我是大法弟子,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救度眾生,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怎麼能讓它障礙住?想到這渾身充滿了力量,下了班,就去發資料了,從那以後也不便血了。

曾經和同修交流過,就說我否定了,可是腦子中不停的出現不好的念頭。比如:警察要是來我家,我怎麼怎麼樣,我要是被迫害,我怎麼怎麼表現等等。其實只要我們能悟到那一念不是自己的,那就出現一次否定一次,出現十次否定十次,出現一百次否定一百次,直到完全沒有了。

前一段就覺的講真相張不開口,心裏想講,到時候就開不了口,自己也急呀。和同修交流,她笑著望著我,「忘了否定了?都不讓你開口講真相了,那能是你嗎?」我心裏想,是呀,我怎麼忘了否定呢?

4、否定舊勢力對同修和整體的迫害

認識舊勢力對自己的迫害容易些,認識對別人的迫害就慢了。在我們學法點有一同修,總是過一段就又是流鼻涕又是流眼淚的,嘴也破了,一看就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就想,哎,為甚麼總是煉功堅持不住?為甚麼不這樣?為甚麼不那樣?看不起別人的心就起來了。後來悟到我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嗎?如果別人也像我這樣想,舊勢力多高興啊,更有了迫害同修的藉口了。心裏好慚愧,哪是同修修的不好,是自己修的不好。再碰到這種事情時,找自己的同時加上一念,不承認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

舊勢力確實安排的太細密了,包括我們歷史上的恩恩怨怨,包括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方方面面。要真的靠自己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不可能的,儘管我們是大法弟子,所以,學好法最重要,修好自己,走正修煉的路,我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吧!

層次有限,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