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上認識法、整體提高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我想把前一段時間同修們的認識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一、從法上認識法

最近最大的變化就是,否定舊勢力這方面的認識較原來清晰了。現在回頭一看,原來做的許多事情,都是在舊勢力的圈圈中打轉轉,當時覺的在法上,可是過後又覺的還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比如,同修麗(化名)被邪惡綁架後,同修們聽到消息後,說甚麼的都有:她那種狀態,不出事才怪呢;她不像個修煉人,整天神神叨叨的;她聽不進別人的意見,誰也沒辦法,等等。也有的這樣認為:讓其遭受點痛苦,也許會驚醒她,也許是師父用這種辦法來點悟一下。當我們靜下心來再看這個問題時,感覺不對頭,這不是和邪惡站在一起迫害同修嗎?這場迫害本來就是強加給我們的,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悟到此,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同修表現的再怎麼不好,有師在,有法在,有法的標準衡量,用不著舊勢力來安排這一切。她做的再不好,她還在修大法,就有師父在管。我們做的不好,會從法中歸正。

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上歸正,改變自己變異的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我們體會到了會學法,學好法是多麼的重要。我們感到以前學法太少了,心中那麼渴望學法,在這樣的心態下,再學法時,幾乎是每句法都是點給自己的,這在以前是沒有的。每一句法都有一層內涵,指導著自己的言行,感到來源於法中的玄妙與力量。

同修們特別注重在否定舊勢力安排這方面的交流,最大的體悟是以前交流時都是談自己在這件事上的看法,自己感覺這樣做對,那樣做不對,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一切。現在交流的時候,是這樣交流的:這一件事,法上是怎樣說的,師父怎樣講的,同修們依照師父的法,從不同角度、不同方面來看發生的事情,應該怎樣做。同修們爭吵的少了,場也祥和了,都能在法上認識了,都感到這樣切磋交流很好。

在此舉一個小例子。我們市區出現病業的同修不少,在這方面正念闖過來的很少。不管同修們怎樣幫著發正念,輪流陪伴她們一起學法,結果也不盡人意。迷茫中,在對待病業同修的問題上,分歧也很大。有的同修說:師父說「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精進要旨二》〈路〉),誰也代替不了,「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轉法輪》)。也有的同修說:師父在《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有的同修說,層次不到,在她自己這個層次中悟,怎麼做都不錯,她想上醫院誰也不要攔她,她沒有那麼高的層次,你想讓她正念闖關,她做不到,這是強為,她想上醫院我們就幫她發正念。有的同修說,師父說:「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後來,我們在法上切磋交流:我們現在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責任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一切影響眾生得救的都將被徹底清除。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就多了很大的力量去救度眾生,而舊勢力非要幹它們所要的。我們是修煉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就得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即使一時做不到,也得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師父從來沒有給老弟子安排個人修煉的關,全部轉到救度眾生上來了。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全盤否定。我們就是用正念對待,我們維護的是法,不管哪個同修,邪惡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從我這兒絕不允許。同修一時沒有正念,可是我們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在法上的認識都提高上來了,同修們都知道了自己的責任。如果一個同修被迫害離世,將有多少眾生得不到救度,講真相會增加多大難度,為了救這一方眾生,我們一起走過這一關。

法理清晰了,我們明白了法理,病業中的同修整體上都在好轉,有的簡直就是奇蹟,多少日子已經下不來床的同修,在同修們整體配合下,坐在椅子上煉一遍動功後,腫脹的很粗的腿小了一圈,大法太神奇了,太偉大了。

二、整體配合

零九年八月底,有消息說惡黨中央要來督查組,專為迫害法輪功而來,同修們聽到此消息後,不像以往藏書、躲避、心如浮萍,大有迫害來臨之勢,而是從法上認識,認識到這是一個除惡的機會;已經來了的,徹底銷毀,還沒來的原地解體。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們人人都從內心發出了強大的一念,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魔、爛鬼、黑手、共產邪靈。

同修們都從法上認識到了,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執著結果的心,一如既往的發正念,做好三件事,誰也沒有被這件事帶動,沒有被迫害的概念,只有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我們接到的信息是不隔夜,必須當天傳到,同修們意識到整體的概念,各負其責。那天晚上,同修們就近三三兩兩的在一起學法、發正念、那種配合的默契,整體的凝聚力,沒有人詢問結果:督查組走了與否。幾天後,聽同修無意中談到,中央的督查組第二天就溜掉了(本來說住下,等十一後再離開)。

這一次體現出了同修們的認識都在法上的巨大威力。有了這一次,同修們都有一個共同認識,當我們做不成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定是沒有形成一個整體。所以後來就特別注重從整體這一角度切磋,消除間隔,心繫法上,整體必會形成,證實法的事一定能成。

後來又遇到一件事。一個同修甲被邪惡綁架,由於承受不住又說出了乙同修,結果導致乙同修被綁架。甲出來後,同修們對其行為不齒,鄙視她,看不起她,到誰家去都不讓去。結果讓邪惡鑽了空子,十一前單位找甲同修簽字,問還煉不煉。甲同修意識到不能配合邪惡,這個字決不能簽,那一次做錯了,這次一定要做好。同修來交流,我們意識到這不是同修甲自己的事,是我們整體有漏了。師父說連特務都度,何況我們的同修,在修煉路上摔了一跤,我們要慈悲對待,寬容同修。她的事就是你的事,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共同闖過這一關。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從法上交流,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這一切,一切有師父安排,堂堂正正的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不躲、不藏、不怕、正確面對。

在法理上清晰了,甲同修給她單位保衛科長寫了一封真相信,告訴他這樣做對他不好,大法是怎麼回事;然後又找單位黨委書記講真相,並給其做了三退。我們又和其他同修交流,同修們都從法上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認識上來了,邪惡的陰謀破產了,簽字之事不了了之。眾生得救了,邪惡解體了,同修們心性提高了。從中我們體會到,有師在,有法在,沒有辦不成的事。

在此寫出這些,僅在拋磚引玉,希望我們在法上更加成熟,也希望我們儘快形成更大的整體,在最後的修煉路上走的更好,配合的更默契,協調的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