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難而上 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我於九八年得法,算起來已有十多年了。但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的很遠,看了很多交流文章,自己也寫出來算是對修煉的一個總結,同時寫文章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中能夠鞭策自己更加精進,不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一、師父為我去除附體

我從上高中時就開始練氣功,就像師父說的那種為了尋找人生真諦而苦苦追尋的人,各種氣功書都愛買,也包括佛、道經書等。也買過《轉法輪》和《法輪功》這兩本大法書,但卻只是翻了翻就放下了。到得法前練了很多假氣功,有了附體而不自知。

直到九八年春,我在一位曾經和我一同練過其它氣功、當時已走入大法修煉的一個功友介紹下,買回了《美國法會講法》和《悉尼法會講法》,連續看完,被大法的深奧法理所折服。這時再從新找出《轉法輪》認認真真的讀起來。感覺不斷的一陣陣熱流從頭頂灌下來,身體越來越透亮。當我連續讀到第三講附體的問題時,看到我身體上從頭部到左邊身子有一條大蟒呆在那裏,怎麼會這樣呢?我當時就產生了害怕的想法,當時甚至懷疑這本書怎麼這樣呢?硬著頭皮看下去,覺的一股股涼氣從左腳下往外走。直到看到 「我講附體的問題時,我已經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體所帶的附體,不管是甚麼東西,身體上從裏到外帶的所有不好的這種東西,全部都拿下來了。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時,也會給你清理身體」(《轉法輪》),我激動的淚流滿面。從此我開始放棄了學過的所有氣功,在大法中專一的修煉。

二,走回大法中

七二零以前,有一個集體學法的環境,雖然得法只有一年多,但卻感覺提高很快。七二零以後,失去了這個學法的環境,幾乎不和同修們接觸,雖然也想著到北京去證實法,但由於人心的牽掛,始終未能走出這一步。就像師父在《挖根》這篇經文中所說的「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機會失去就永遠的失去了。

那段時間看到好多同修去天安門被抓的報導,總是在折磨著我的心,修煉法輪功有甚麼錯,卻被共產黨這樣鎮壓?就這樣,在大法被迫害一年以後,我寫了一封上訪信,當時覺的同是大法弟子,他們在承受著迫害,而自己卻在苟且,所以一定要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即使被抓,哪怕被勞教也無所謂。就這樣把信發了出去。發出去以後,又反映出一顆人心,自己被抓倒沒甚麼,邪惡來抄家,自己的孩子太小又有老人,驚嚇了老人和孩子怎麼辦?索性去單位公開表白。過程中師父點悟居室門的鎖芯壞了。當時也沒悟到自己的人心。就這樣被單位非法關了一個星期,在壓力和親情下違心的寫了「三書」,走了彎路。

回來以後,由於和同修接觸少,雖然也有時看書學法,總感覺狀態不對。我決心買房從父母身邊搬出去,以便有一個寬鬆的環境能和同修接觸。之後不久我們買了房子,也買了電腦,當時有一絲想法,就是以後能夠用電腦為大法做一些事。

過了一段時間,以前曾從我們這裏得法的一個同修常來我家,給我們送一些經文和週刊,慢慢的我的狀態逐漸調整過來,也不再沉溺於電腦遊戲。也通過同修發表了嚴正聲明,洗刷作為大法弟子的恥辱。當我系統的看《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等經文時,總有一種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感覺,就是這篇經文學過以後,當時不怎麼理解,通常要過半年才能大致理解經文的內涵(在自己的層次上)。直到《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發表以後才完全恢復了精進的意志。感謝師父沒有丟下我這不精進的弟子,也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三、建立資料點

也許是我有買電腦想為大法做事的一念吧,師父為我安排了通過資料點來證實法的路。在買電腦之前,我並不會電腦,只是在同學家玩過兩次遊戲。所以對電腦幾乎一無所知,最初買回電腦時也只是把它當作玩遊戲的工具。隨著我逐漸走回大法中來,同修為我找來了有技術的同修,開始教我上明慧網,當教技術的同修用自由門軟件打開明慧網時,我的心情既緊張又激動。

能夠上明慧網了,下一步我想買台打印機,可是妻子不贊成,妻子七二零前也和我一起去學法點學過法,可是七二零後掉隊了(現在走回來了),當時她怕我做資料有危險,我就跟她解釋說現在常人有打印機也很正常,跟她說過兩次之後我們終於買回了一台惠普小型打印機。回來之後,試著打一些講法等,由於這方面的技術不懂,也不知道甚麼叫PDF,甚麼叫騎馬訂打印等,所以做出來的經文都是大本的。後來開始摸索打印真相護身符,當同修拿著一個黑白軟紙的護身符問我能不能做這樣的護身符時,我拿出我用卡片紙打的精美的彩色護身符給她。從此我就定期提供護身符做救度眾生之用了。

過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我們七二零前在一起學法的一位同修在做協調,想讓我這個資料點發揮更大的作用。就這樣我就又承擔起了週刊、週報等資料的下載、打印、以及新經文的打印、傳遞U盤等工作。每到週五下午都要把各種資料下載、打印出來,工作量大的時候,兩台打印機同時運轉,要打印三、四包紙的週刊等。

剛開始做資料的過程中,或有時狀態不好時往往有怕心干擾,這時,我就找怕的根源,我為甚麼要怕呢,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被抓、被打嗎?我們是要修成神佛正果的,人世間的得失算甚麼,慢慢的怕心越來越少,正念越來越足。心性也在逐漸提高上來了。

幾年間我用過的打印機共用過五台,除最初花四百元買的彩噴打印機由於當初做資料時心性和技術都不很成熟,出過一些干擾,其他幾台打印機運轉都很正常。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為了讓所有的同修了解本地區被迫害的情況和其他信息,我們做起了《明慧週刊》本地副版,在明慧週刊中加入本地綜合欄目、本地區同修被迫害等內容,以便同修們能更好的協調起來。明慧網先是有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後來我和協調人切磋這件事,同修們也都認為可行。這樣,帶有本地綜合內容的《明慧週刊》就在本地區推行起來。

四、做懂技術的同修

隨著資料點遍地開花,需要建立資料點。我的資料點剛剛建立不久,協調人就讓我幫同修建立資料點。記的剛開始我自己的電腦從裝系統都是花錢找電腦服務部的常人給裝的。當時心裏確實很沒底,但事情趕到這兒了就需要自己上。那年正是冬天,同修用摩托車帶著我開了四十分鐘才到了這個資料點。也許是我們幾個同修的心態都很純淨吧,過程非常順利,很快就裝好系統並教會了同修必要的技術。從那兒以後,自己也就成了懂技術的同修。

做懂技術的同修是很不容易的,我這些年在技術方面都要靠自己摸索,一點點的去積累,搜集相關文章,對著教程反複試驗,有時還得上常人網站查找這方面的資料,有時在電腦前查閱資料半天卻一無所獲,耽誤了很多寶貴時間有時還不被家人同修理解。那個心情是很難過的。有時也用法去對照,到底應不應該花時間去搞這些東西,而且自己還要工作,學法,照顧好家庭,做資料點常規的事,跑技術問題等。所以時間是很緊張的。所以很多技術問題往往是時間充裕了,往前推進一點,忙了就暫時放一放。幾年下來,學會了真相資料的排版,各種基本軟件的使用,製作啟動包、真相母盤,製作系統克隆光盤等技術。

今年「十一」前這段時間,邪惡封網很嚴重,而且是逐步升級,往往這個破網軟件前一天能用,第二天就不行了,這個軟件在這裏能用,在那裏就不行。所以,我除了保證自己能夠正常上網,還要能夠提供給同修穩定的破網方式,這就需要對明慧網和天地行論壇的各種破網方式都要了解,能夠對同修破網提供技術上的支持。

當然在技術方面也存在著修心性的問題,也非常容易執著,如為了技術而學技術;有時看到簡單的工作不願意去做;看到問題首先從常人技術角度去解決,而不是從心性上去找。這些問題也都要不斷的去找自己,發現了就修掉它。

五、揭露邪惡的迫害

我地區邪惡的迫害比較嚴重,常有同修被抓,自己身邊的協調人、資料點同修,被邪惡綁架、勞教、判刑的就有。我們地區也請了北京正義律師介入相關的案子,這就牽扯到對案情和迫害信息進行報導的問題。自己雖然對一些同修被迫害消息做過一些報導,其實自己並不善於寫文章,而其他同修由於種種原因都不能做,所以,這件事就落在了我身上。

我想,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也許這件事就該我去做。我們一定要整體配合好,圓容好這件事。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

從和律師接觸,和被迫害同修家屬接觸,了解了很多素材,這樣寫出來的報導文章,雖然不是很有文采,卻也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相關細節寫清楚。對揭露迫害,震懾邪惡也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自己所在的地區邪惡迫害很嚴重,而本地區又沒有揭露邪惡迫害的單張真相資料,以前自己總是想其他同修能做這件事,但是我悟到現在正法進程推進這麼快,我自己卻還有等、靠的心。悟到後我就開始編輯本地區的真相傳單,並發到明慧網,明慧網刊登後同修們下載使用,到目前運轉很正常。

六、圓容好工作和家庭

我參加工作已經有二十年了,學了大法後在工作中更是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我自己覺的自己並沒有甚麼突出貢獻,但上至領導,下至工友們都很認可我。前兩年車間評星級員工,最初評出的三個名額中就有我。我煉法輪功在車間人所共知,我們的工段長和車間技術室主任第一個就提名我。最近工廠又評選「質量明星」我們車間有三百人,只有我一人當選。

每到所謂「敏感日」邪黨總要層層布置,或找大法弟子談話等,而我們班長總要是主動出面為我擔保,為我爭取一個寬鬆的環境。

在工作中能夠得到常人的認可,使他們能夠善待大法弟子,也為他們能被救度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

家庭是每個在家修煉人的基本環境,怎樣圓容好家庭關係就顯的尤為重要,我妻子也修煉,兩個修煉人在一起也會產生許多矛盾,因為修煉人也常有人心表現出來,這就看我們怎樣去對待。我的看法是當對方常人心表現出來甚至很強時,要做到像包容常人一樣包容她,不要認為對方是大法弟子,就應該怎麼怎麼樣。等過後我們再從法理上和對方交流,這樣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當然這個過程中也有自己要修的東西,向內找是必須的。

在和父母相處時,因為我們和父母相處時間不是很多,要讓他們感受到我們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美好。也不要在錢財和一些小事上斤斤計較。我父母各因重病住過一次醫院,需要陪護,我又是獨子,所以我們夫妻合理安排好時間輪班看護。使他們都很受感動,我們在向同病房其他病友講真相時,他們也都主動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從師父的法中我們知道,大法弟子在哪兒都得是個好人,這樣才能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眾生才能夠更容易被救度。

這幾年來,從我在師尊的呵護下走回大法中來,到自己有想在做資料來證實法這一念,感覺每一步都是師尊給安排的一樣,「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如果說在做的好的方面做了自己該做的,那也只是我們在這方面符合了師尊的一些安排,做的差的方面就是沒有走師尊安排的路,甚至差的很遠。

記的在七二零前,常有學員在法會上問師尊擔心自己能不能圓滿,師尊總是說修煉時間是夠用的。我理解不管得法早晚,只要在法中精進,走好師尊安排的路就會圓滿。難就難在我們自身的一些觀念不想去、不願去。現在不管是修好自己還是在救度眾生方面,我們弟子們做的都很有差距,拖了正法進程。希望同修們共同精進,修好自己,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早日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