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立家庭資料點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我是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沒有多少文化,也不懂寫文章的規矩。我就想把建立資料點的過程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如有不妥之處,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零五年九月份之前,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建立家庭資料點,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地區整體做的比較好,資料也很齊全、很充足,要甚麼有甚麼,要多少有多少,甚麼時候要甚麼時候有,所以我當時認為沒有必要建立家庭資料點。只是大資料點缺資金時送去一些就行了。零五年九月,外地同修(剛出獄)來本地組織開大型法會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告密,當時五十多位同修被綁架,以後幾天又陸陸續續有十幾位同修被綁架,資料點被破壞,損失慘重!致使以後幾個月資料奇缺。來一次師父的新經文得分幾次才能滿足當地同修的需要,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三個多月。

當時我有一種責任感,不能再等、靠下去了,我要建立家庭資料點。但那時資金短缺(我和女兒剛買了房子不長時間,攢的錢也基本上用在其它大資料點上了),我找到兒子、女兒、妹妹(都是同修)商量,他們都同意我的想法,我們四人湊了四千多元錢托外地同修買來了二手筆記本電腦、新打印機、上網的手機和其他必備的設備材料。

電腦、打印機、上網的設備都有了可在哪裏做資料呢?女婿是常人,受邪黨毒害很深,對大法不理解。想租房子住還沒錢,常人也會不理解,怎麼辦呢?一天早晨我去市場買菜,外孫在我的房間裏聽我的MP3里的師父講法被女婿看到,女婿氣急敗壞的奪過MP3扔到床上,然後把孩子拽走對女兒說要和我分開住,房子作價六萬,要麼老太太住這個房子給咱們三萬元,要麼給老太太三萬元走人。等我從市場買菜回來,女婿已經上班走了。女兒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我,我真是暗暗高興,天助我也。於是我到親屬那裏借了錢給了他們,幾天後他們買到了房子,簡單裝修一下就搬走了。

女兒搬走的第二天,我正在發愁,設備有了,環境有了,找誰來教我做資料呢?這時一位同修來我家來找其他同修,我把我的情況和他說了,他說我來教你呀(我不知道他會)!我真是太高興了!我說:「叫我女兒先學吧,她學的快,省得耽誤你的時間」。年輕人果然學的快,就教了女兒一次,上網、下載、打印她都學會了。一朵小花就這樣悄悄的綻放了。

我的小資料點運作起來了,開始的時候只打印《明慧週刊》、週報和明慧小冊子滿足十多個同修的需要。教技術的同修也經常到資料點來,幫我解決實際困難,他教會了我們換碳粉、維修打印機等實用技術。半年後我鍛煉成熟了,就把教技術同修所負責的真相資料接管了過來。因為他太忙了,他不但要幫助同修建立資料點,還要協調本地的大法工作,還要滿足二十幾個同修的真相資料的供應。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又添置了切紙機、彩色噴墨打印機和激光打印機,學會了製作大法書籍和《九評》;學會了製作真相光盤貼、各種真相不乾膠、各種書的封皮;學會了燙金、冷裱。做的真相資料更加齊全,質量越來越好。

我的家庭資料點做的東西越來越多,我兒子也參與進來了。我們母子(女)三人各有分工,兒子負責電腦維修(精通電腦)、刻錄各種真相光盤、上明慧網發送同修的文章;女兒負責上網下載《明慧週刊》、週報和各種真相小冊子,排版、發表三退聲明和嚴正聲明;我專門負責打印、製作、裝訂各種書籍和真相資料。我每週要製作四十本《九評》,二百本真相小冊子,五百多份《明慧週刊》、週報等真相資料,還有同修們需要的大法書籍。每天除了學法、發正念、煉功、吃飯和很少的休息外,我的時間基本都在做資料了。

零八年邪黨奧運前夕,我地區有幾位同修被綁架,兩個資料點被破壞,一個大一點的資料點也停止了運作(同修有怕心)。這樣我的負擔加重了,學法和煉功時間不能保證,有時幾天也學不上法。師父說過讓我們多學法、多學法,不能學法不能溶於法中怎麼能行。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我感覺身心疲憊,狀態也不好。我就和負責協調工作的同修商量,沒有時間學法可不是小事,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那個教技術的同修就是因為太忙沒有時間,長時間不學法,才被邪惡鑽了空子,負責協調工作的同修也認識到這一點,就想辦法減輕了我的負擔。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提高心性的過程。有時負擔的真相資料多,太累了,自己也生出了怨恨心,抱怨同修不理解做資料同修的難處,對真相資料還挑挑揀揀的,自己有條件上明慧網也不上。有時也生出幹事心和歡喜心,覺得自己也在救度眾生,三件事也在做,滿足於現狀,這都是要修去的心。學法是第一位的,再忙我也沒有忽視學法,學好法溶於法中,一切矛盾迎刃而解,心性也提高上來,對同修的怨恨心也就煙消雲散了。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不斷總結經驗、力求精益求精,現在我做的大法書籍和《九評》,看到的同修都說和正規出版社出版的差不多,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借同修的口鼓勵我呢。

我的家庭資料點組建了三年半時間了,我每週都要把打印好的真相資料風雨無阻的送到同修家裏。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的小資料點一直平穩的運行著。

正法已經接近尾聲,救度眾生的重任依然在大法弟子肩上,不可稍有鬆懈。雖然每天忙忙碌碌,有時也很累,但我知道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在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