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的一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

一、從祛病健身走入修煉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九日得法的。得法前,我從頭到腳都是病:神衰綜合症、美尼爾氏綜合症、萎縮性鼻炎、皰疹性咽夾炎、心動過緩、血小板減少、低血壓、胃綜合症等等。也練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氣功,可都沒有好轉。每天飯可以不吃,藥卻不能少吃,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在我得法煉功一週後,常流不止的清鼻涕沒有了。一個月後,很多病症都減弱或完全沒了,由於當初是因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只注重煉功,對學法只是採用快速的念,念完後甚麼也不明白。參加集體學法時,我也老是犯睏。《轉法輪》讀完幾遍後,只記住「真、善、忍」三個字,其內涵根本不知道是甚麼。甚麼叫修,怎麼修,一無所知。交流中聽老同修說要站在法上,要提高心性,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老同修說新學員一定要首先看書,以學法為主。

於是,我開始增加了學法的內容和時間,逐漸對法理有所明白。有一次讀《轉法輪》,當讀到「修」、「煉」時,兩個字成立體形呈現在我眼前,使我明白了法輪功不是一般的祛病健身的功法,而是按照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高德大法。當時我想,讀了那麼多遍《轉法輪》,怎麼就沒有看到這兩個字呢?真是謝謝師父對我的慈悲點化。隨著學法的深入,我逐漸放下了對疾病和親情的執著,但對於利益的執著一直還放不下。

那時我單位不景氣,我已經內退在家,於是就把炒股票當成了工作。每天煉完功,匆匆學完法,就往股市跑。當看到師父講法中:「問:法輪大法對炒股票有沒有影響?師:你在執著於賭,我告訴你賭輸了還有跳樓的哪!炒股票時的心那是甚麼心,好壞事我說現在有些人就很難分的清了。」(《轉法輪法解 》〈在廣州講法答疑〉)我是知道真正的修煉人是不能炒股的,可心裏就是放不下對金錢的執著,每天還是往股市跑。有時碰到同修問,還撒謊說去辦事,後來乾脆不到股市,在家裏看股市行情。

有一天上午,我沒學法,正集中精力在看股市行情,突然間電視機的屏保板掉下來,把木地板砸了一個口,這一砸可把我砸醒了。師父對炒股票在不同地區多次都講過法,自己都看了也都明白法理,但利慾熏心,就是不肯放下。我想:這點利益都放不下,怎麼跟師父回家呀!我決定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放下炒股票的心。當我徹底放下後,煉第二套功法時,看到師父身穿黃袈裟,從遠處向我飄來。起初以為是幻覺,但睜眼也看的清清楚楚,從而堅定了我修煉大法、緊跟師父的決心。

二、用心學法 溶於法中

初學法我是快速的念,還限定二分鐘以內讀完一頁,不管對錯,心想師父的法總要反覆學的,這次有錯,下次改了就行。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讀法時不是犯睏,就是漏字或者加字,有時甚至出現不照字句的亂讀,念的甚麼自己也不知道,雖然每天堅持讀一講《轉法輪》,但讀完後大腦一片空白。有一次看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時,出現了師尊不好的形像,思想業也隨著想,想了一下,突然清醒了,失聲叫出來:「不是我!」隨即師父的正法口訣也脫口而出,此狀態就消失了,接著繼續認真的把師父的講法看完。

之後我在學法中,認真歸正自己,用心一字一句的讀,哪一句有錯就從新讀哪一句,有時一個自然段讀完,對字面的法理不明白,就從新讀,如遇思想業干擾,甚至犯睏,就立即發正念,再堅持學,就這樣一點一點用師父的法歸正自己。讀完一講法,我就接著背法,有時間再學點其他經文,把學法和背法結合起來。

開始背法時,有一念:覺得要把《轉法輪》背下來,才能圓滿。由於基點不對,思想業干擾很大。開始還能背一兩段,後來越背越錯,最後被干擾的沒有時間背,只好放下了。一年多後的一天,恍惚中,聽到師父叫我背法,我就又從新開始背。那時看到網上交流文章中,有一個沒有文化的同修交流她自己如何背法,她從一個逗號到一個句號的背,她的體會是背一句,得一句,這是得法。對我很有啟悟。我想,我有文化,那我就背一段得一段,那是真正得到法啊。

在背法中,有時,一個自然段中有一句或幾句背不下來,只要一對照,就是在這一方面自己沒有按照法的要求做,當找到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歸正後,很快就能背下來了。我就這樣一字不錯的堅持背法,現在已經背完第六講「心一定要正」,我決心繼續將《轉法輪》背完。

每當有師父的新經文來,只要篇幅不長,我也把他背下來,我的體會是:只要用心學法背法,做大法的事就事半功倍。

我有將近兩年的時間發正念時總是迷糊,有時口訣剛念完就倒手,同修們也幫助清理我的空間場,但作用不大。我自己不斷加強主意識甚至睜著眼睛發正念,效果仍不佳。通過認真學習師父有關發正念的講法和明慧編輯部的有關文章後,發現清理自己和發正念沒有按照師父的口訣做,特別是清理自己時,都是按自己加的東西在做。找到這些後,我嚴格按照師父對發正念的要求,念力集中,在發正念時真正起到了正念的作用。此後我發正念偶爾出現倒手的情況也能馬上歸正。

三、在做資料中昇華

二零零三年底,我周圍的同修很缺資料,同修們就在打算著建一個資料點。當時,雖然我家就有電腦,但是我心裏有顧慮,想起師父講法中曾提到,外星人給地球上會使用電腦的每個人都編了號,心想我要是使用電腦的話,師父還要給自己把編的號取消,不是給師父添麻煩嗎?所以遲遲沒有做。後來經過同修們的反覆切磋,同修們也覺得在我家建資料點比較合適,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買了三位一體機,先做複印,比如:師父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等。就這樣,我這個家庭資料點就開始運作了。慢慢的,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學會了上明慧網、下載文件和彙編師父的新經文等。

開始的一段時間,我在實際操作中總是依靠技術同修,比如說打印機阻塞、電腦死機或者中病毒都是叫技術同修來解決,在做資料中一出現機器故障,總是先修機器,再修人心。有時候,我做出的資料字跡不清,同修給提出意見,自己還總是解釋而不是向內找。有一次才新買的一台激光打印機,只用了兩次就壞了,明明還在保修期內,可是找商家人家卻不負責。當時也沒有靜下心來找找自己的原因,而是低價就將這台機器處理掉了。當同修指出不能這樣隨便浪費大法弟子的資金時,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很委屈,心想我用自己的錢做大法的事還受到指責。甚至同修出於善意提醒我做資料要多學法多發正念,心裏也不接受,認為我要是不學法不發正念,怎麼能做出資料來?總之都是用人心在做資料,而沒有認識到做資料的過程就是修煉自己的過程。

在我做資料不到半年時,我們當地一個大型資料點遭到破壞,做資料的同修被綁架。我這裏資料要做的數量就加大了,從而壓力也大了。我的幹事心、浮躁心都出來了,可是越著急就越做不好資料,甚至連學法都無法保證,更別說煉功。

有一次,做師父的《洪吟二》,做完核對時,發現首頁的《堅定》沒打印上,為了讓同修能儘快的看到師父的《洪吟》,我就讓老伴(未修煉)給補寫上,當時只是覺得老伴的字比我寫的好,沒有想其它的。但是後來,我悟到這樣做是極不嚴肅的,這是師父的經文,不能夠隨便拿給不修煉的人去補寫。之後,在打印《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時,打出來也有兩行字不清,我就想請同修來填寫,一位同修當時就善意的指出:「這是師父的大法,不能隨意寫上去,最好從新做。」於是我又耐心的從新打印,打印的過程中,我也認真的反思自己:為甚麼別人能做好資料,我為甚麼就做不好呢?向內找,發現首先自己沒有用心學好法,因此自己的幹事心、做事浮躁、完成任務的心都表現的很強烈,沒有以一個大法弟子慈悲救人的心態來做資料,不用心做的話,做出來的資料怎麼能救人呢?從那以後,在用心學好法的基礎上,我認認真真的對待每一份資料,使他們真正成為救人的有利法器。

有一段時間,有的同修提出,可以到其它網站下載一些關於預言、常人寫的一些維權方面的文章,與講真相關係不大,我想明慧網是師父肯定的大法弟子網站,大方向看明慧網。我並不是反對講真相的資料內容豐富,我只是覺得明慧網的真相資料內容很全面,已經足夠大陸同修講真相所用,因此,我一直沒有下載及打印其它網站的資料,都以明慧網的資料為主。

在明慧的交流中,我也時常看到關於資料點資金方面的交流。我做資料的錢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給我的,因此做資料的錢我一分也不能為己所用。有時在買耗材時,順便買個人的東西,遇到身上錢沒帶夠,我就先暫借做資料的錢支付,回家後立刻補上,有時總是多補上幾元或更多點。一次我幫女兒打印了兩張資料,沒補上錢,也沒太在意。後來,到同修的藥店,看到店內的中藥名都是全新不乾膠貼好的,我就問她怎麼會有空全換新了?她說是用資料點的機器打印的,但她放了十元錢到做資料的錢中。這一句不經意的話警醒了我,回家後,我拿了兩元錢放進做資料的錢中,以後偶爾打印個人的資料前,也總是先把錢放在做資料的錢中,再打印資料。

我的這個家庭資料點從建立到現在已經五年了,五年來,這個家庭資料點能排除各種干擾,平穩運作到現在,每一步都離不開慈悲、偉大師尊的呵護,也離不開同修的幫助,在此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把做好每一份資料當作義不容辭的責任,要做的更好,就唯有用心學法溶於法中,真正發揮在大法中一個粒子的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