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做家庭資料點的一朵小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是一個農村長大的大法弟子,在慈悲的師尊的呵護下,在修煉的路上跌跌撞撞,坎坎坷坷,一路走來,酸甜苦辣,真是百味俱全,直到今天。

二零零零年我出去發傳單,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同年被以找工作為由而受騙,非法劫持到洗腦班一個月,二零零一年被同修牽出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高壓下承受不住,給自己修煉路上抹上了污點,走了一段彎路。師父不放棄任何一個弟子,讓我從跌倒中爬起來,扶我們走正、跟上正法進程,溶入到救度眾生的洪流中。我決心走好以後的修煉道路,不執著以往的過失,向前看,不消沉,不悲觀,儘量彌補自己的過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可能有了這一正念,我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學電腦,打下了基礎,只學了二個小時,只學會了能上網(我真的是從鋤頭到鼠標又沒多少文化),回來後在丈夫的幫助下(丈夫也剛學對電腦不精)自己心裏總是有一念,我要把資料點搞起來,因我們是農村,那時資料很難看到。師父看到了弟子的一顆心,不幾天就由同修給送來了打印機,我和丈夫慢慢摸索,終於打印出第一份週刊,心裏那個高興就別提了。這其實都是師父幫忙才做出來的,我在這謝謝師父。我也成了資料點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供資料給這一地區的同修。這個過程也是個修心的過程,就像明慧網上同修講的心得體會一樣,只有自己親身實踐才能體悟這其中的神奇與快樂。

我在網上看到mp3可下載明慧廣播的週刊,我就買了mp3下載了給不識字的老年同修,解決了她們看書難的問題。還組織了二個學法小組,一個被破壞了,一個堅持到現在,一個星期四五天學法,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所提高。還教他們怎麼發正念,還有的老年同修做的動作不到位,糾正起來非常困難,農村大多沒有文化的老太太,不知啥叫正念,以前從不發正念,所以邪惡一叫簽字就一個不落。現在我打印了每人一份,教他們,現在也基本能達到四個整點都發,我從自身做起,因我除四個整點外從晚上六點至十二點每個點都發,有時候在十二點發正念時師父就鼓勵我,在定下來時那個手就像蒲扇那樣大,能量也很大,我通過不斷的學法,加強了正念。

在外地剛回來時,邪惡經常干擾,派出所、國安、「六一零」。輪流著來。我就發正念,在一次他們說等了我四個小時一定要我去,我一想是我的關總要面對,就去了,我一邊發正念。國安問我,你知道嗎?現在法輪功要打倒共產黨。我義正辭嚴的對他講,法輪功從來都沒有講過要打倒共產黨,只有江澤民講在三個月之內一定要打倒法輪功,利用一黨專政下的各種宣傳機器誣陷,誹謗法輪功,是共產黨自己打倒共產黨。經過較量,只呆了十分鐘就用汽車送我回家。

二零零八年我家裝修房子時,所有來我家的木工,瓦工,油漆工,鋪地板的,裝門的,裝電視的,所有到我家的人我都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當時我發出一念,走進我空間場的就是有緣人,我要救他。結果全都退了。

在去年有一個學法小組被破壞,我也出現了怕心,講真相少了,在今後的正法修煉路上,讓自己溶入到大法中,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一定要按師父說的去做,兌現自己的大願,隨師父圓滿回家 。

第一次寫稿,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