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算起來也有十三年了。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因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勞教,由於怕心和求安逸心導致邪悟提前出來。以後有兩年多的時間混日子,甚至誤以為修煉結束後還能隨師父一起飛走呢。

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聯繫上,並堅持給我送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我才慢慢從新走回修煉中來。同修的性格很好,一直給我提供經文和《明慧週刊》及真相資料,我卻養成了等,靠,要的習慣。也許是機緣成熟了,我自己從沒想過要買電腦,弟弟卻突然要給我們錢買電腦,說是和他聯繫方便。電腦是買回來了,也僅限於上上網。同修說:你就差一台打印機了。可我就是不敢,師父也在夢中點化,要我成立家庭資料點,可怕心一直讓我停滯不前。

因為我們的依賴心,資料點的同修最終被綁架,而且供出了很多同修,其中也包括我。

記的當我知道這一消息時,我全身哆嗦,但是最出乎我意外的是,我只是身體哆嗦,而真正的我並沒有感到特別害怕,以我當時的修煉狀態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而且師父的法立刻打入我的腦中:「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不然的話,我根本就過不了這一關。

同修走了以後,怕的物質不斷干擾我:警察來了怎麼辦?我怎麼應付?不好的念頭真是翻江倒海。我也不斷的排斥:那不是我,那不是我。還沒穩下來一分鐘呢,那些念頭又出來了。就這樣排斥了幾天,隨著向內找、加大力度發正念,終於平安無事。雖然在師父的呵護下過了這一關,可是新的問題來了,同修不再給我送資料了。怎麼辦?救度眾生的事不能不做,最後真的就是硬著頭皮準備買打印機了。

買打印機前的一天晚上,我和母親(同修)商量好長時間,打印機放在甚麼地方,所有的地方都想到了還是覺的不安全,當時真恨不能打個洞。最後實在找不出合適的地方,只有先買回來再說。可是真的買回來了,卻不過多去想怎麼藏了,只想怎麼用了,怕心在這過程中修去了。

原來我的電腦技術只有一點點,可是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電腦技術可以說是飛快提高,而且智慧都是師父給的,有時候真就是在不知不覺中甚麼都會了。我的法器都很配合我,幾乎沒出甚麼毛病,我常和它們說:我真不想丟下你們任何一個,你們一定要跟我走到法正人間那一天。

我這朵小花雖然開的有些姍姍來遲,但畢竟在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下平穩的開了兩年多,在這期間我修去了很多怕心(其實現在怕心也很重,以前更重)。尤其是在奧運期間,協警經常查戶口,甚至有時蹲在門口不走,當時怕心一上來就差哆嗦了。邪惡就想讓我承認它的安排,「敏感」期間三件事停一停再說,這時我的正念出來了:你不讓我做我偏做,我就是不承認你。

按照師父的要求做,結果當然是平安無事。

修煉以前,我曾經是個膽子特別特別小的人,小時候還因為受驚嚇吃過中藥,看到網上同修寫的一些怕心極重的,我相對於來說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就是這樣的我,現在也能成為一朵小花,這在以前我連想都不敢想,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和呵護,我不可能走到今天。

這一切來源於師父和大法,因為我學法比較多,這幾年基本都是背法,有時也通讀,現在出門在外基本都是背法。雖然這樣我知道距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很遠,看到同修寫的文章,就感覺自己太差勁,有時都覺的愧對師父。不管怎樣,只有今後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讓師父多一些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