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我今年五十七歲,九七年初和妻子一同得法,走入修煉。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修煉環境被破壞了,在邪惡的形勢下,仍然堅持修煉的同修非常渴望得到大法資料,被謊言欺騙的世人也急需真相材料。

當時,偶爾得到一份,大家互相傳看,再發給常人。後來,我接觸到市裏的一位同修,從他那兒可以及時拿到各種資料。但路途比較遠,坐火車要一個多小時,有時取回來剛到家,來電話說又有新的了,就再去,趕不上火車就坐汽車,長此下去,路費開銷較大,又費時間,而且取回來的資料數量還是小,不夠用。

我和妻子商量,拿出我們當時僅有的積蓄三千多元錢買了一台複印機,可以多做資料了,而且根據需要隨時做,特別是師父的講法和新經文,需要多少就印多少,非常方便。當時我是邊上班邊做,雖然很忙,但覺的很充實。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一個大的魔難來了。當時是二零零二年初,我由於常人心不放,執著於競考公務員,結果被單位裏的人惡意告密說我學法輪功,警察抄了我的家,把我綁架到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問我資料的來源。這事現在想起來知道是師父的呵護。

當時三個警察把床下,櫃子都翻了,可複印機和一個裝滿材料底樣的盒子,他們竟沒發現,搜去了幾本大法書,和一些真相材料。他問我材料的來源,我沒說,他們就要給我辦拘留。當時我想,拘就拘吧,我認了。這時我才真的把考公務員的執著扔掉了。可是他一看我這樣,突然又掉轉話頭說不拘我了,罰你一萬塊錢算了。由於我當時人心很重,配合了邪惡,交了五千元罰款,又寫了個保證書,這才把我的手銬打開,放我回家,已經是晚上,天快黑了。

回家後,我痛悔不已,修了這些年,到關鍵時候還是不行,一點正念都沒有,覺的對不起師父,沒臉見人。這一下,在家不能做資料了,公務員也不讓考了,工資收入要比人家少一半。我的情緒極度消沉。

這時同修們都來幫助我,給我送來師父講法和新經文,用師父的話鼓勵我,要我跌倒了別趴下,爬起來繼續往前走。逐漸的,我鼓起了勇氣,寫了嚴正聲明,決心從頭再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我又開始學習絲網印刷,做一些不乾膠標語,另外,做一些傳遞資料的工作。在傳遞資料的過程中,我更感受到同修對資料需求的迫切和資料點在救度眾生中的重要作用。

有一次,接資料的同修和我說要請幾本《轉法輪》書,我和資料點一說,同修說咱自己還不能印,得上市裏去取,結果等了好長時間也沒請到。我心裏很著急,就想,我們應該自己印書,不能老是伸手要。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做協調的同修說了,很快,給我配備了電腦和打印機,我克服了怕心和不懂技術的畏難心,很快我的家庭資料點又從新開始了運作。

有一次神奇的事讓我感受最深。那是零四年的夏天,幫我建點的同修帶我去市裏買耗材,回來的路上天陰的很沉,我想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天不會下雨吧。這時我看看同修,發現她十分沉穩,好像在說雨下不來的。車到站了,把貨分裝上兩個「神牛」,一個送她那兒,一個送我家,我把東西卸棚子裏,剛進樓梯口,大雨就下來了,等我進到屋裏往外一看,地上的水已經滿了,可是我卻一個雨點沒澆著,真是神奇。

我看著外面的大雨,想著: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們呢!

很快的,我除了印資料外,也能做《轉法輪》等大法書了。這樣我們縣裏和周邊一些地區的同修,需要大法書就可以及時請到了。說起來,我第二次做資料到現在又有五年了。

這些年,我的家庭資料點的運作過程,也是我修煉提高的過程。這其中包含著同修們的辛勤配合,靠的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護。我更要多學法,增強正念,穩步的走好今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