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講真相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當時還在上班,知道大法好,師父好,但法學的少,對法理解的也少。在七二零後,與同修失去了聯繫。後來有幾個「轉化」的人找到我叫把書交了,不用學了,說了很多我聽不懂的話。當時我就不明白了,心裏特別難受,就給外地的妹妹同修打電話。妹妹說:以法為師,不能交書。我馬上明白了:沒有書學啥呀!差點做了大錯事。在修煉的路上,我每一步都是在慈悲的師父看護下走過來的。

在零八年過大年的前兩天晚上,我和兩位同修出去貼真相粘貼。九點左右,我正想往胡同裏走。疾駛過來一輛警車,下來一年輕的向我跑來,一把抓住我說:你是不是法輪功,電桿上的「大法好」都是你粘的吧。我啥也沒說,心裏當時沒有一點怕,車上又下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說:你這老太太,過年不在家好好呆著幹這個。就和那個小伙子一齊搶我手裏拿著的兜子。兜裏只剩下漿盒子和幾張真相粘貼。當時我想,他倆要不放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結果他倆把手放開了。我一看趕緊走吧。到家後我還真的有些後怕。坐下來好好找找自己,做事也太不注意安全了,要不是慈悲的師父保護,後果不知啥樣,謝謝慈悲的師父。

師父每次講法都提到多學法,學好法,講清真相多救人。我們也有學法小組,學完法有時間都談談自己在法上的認識,互相比學比修,誰有哪些不足趕緊修去。面對面講真相,對我來講開始難度很大,因我不愛在生人面前講話。就一次次出去講。碰到不接受的,回到家後總結經驗,下次就知道怎麼講了。我對發正念看的很重要。後來和生人講就敢講了,不放過有緣人。

舉個例子,夏天的某一天去同修家裏送東西,在回家的路上碰到有緣人和她講真相,問她聽說過三退保命嗎?她說:我聽不見,我聾。我就對著她耳朵說:你一定能聽見。我對著她耳朵說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聽見了,她拽住我非要我到她家去。她說:我不是誰都往家叫的,看你這人中午大熱天的一遍一遍的告訴我。進屋坐下後,我就給她講大法的洪傳,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是叫人做好人。叫她三退,她啥都沒入過。呆了一會,她說:你身上帶著啥呢?我說沒有,她說:不對,一定有啥,你一進屋我的耳朵也不聾了,以前耳朵總轟轟的響,總頭痛,現在也不痛了,身上現在可舒服了,快看看你身上有啥?我一摸,衣袋裏有個大法真相護身符,給了她,她接到手裏說要給我錢。我說我不要錢,送給你。她說:這麼好的東西,你給了我你不沒了嗎?我說我還能要到。把她樂得又要去園子裏拿菜給我。我走時她拽住我的手說謝謝,讓我以後再來。

九月底,我去大姑姐家參加她孫子的婚禮,在火車上對面坐著一位女士,上車就看她表情不好,原來是暈車,她跟旁邊那位說:「我暈車,咱倆換一下座行嗎?」那位說不換,我說我和你換。我就跟她講我以前也暈車,信了「真善忍」以後就不暈車了,其它病也好了。我順利的給她勸了三退。一路上她真的沒暈車,下車時她握住我的手直說「謝謝」,並說出她的真實住址、姓名,叫我有時間到她家串門。

到了大姑姐家,姐姐特意把我叫到一個屋裏和我說,十一期間很緊,你可別看誰都說法輪功的事,在宴席上更別說。我和姐姐說:你放心我不會亂說的。後來我又和姐姐細說了很多為甚麼三退,她真的明白了,就不怕了。我心裏想,好不容易有機會和大家見一面,不說怎麼能行。我晚上發了很多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第二天在宴席間,我把握好機會,該講的都沒落下。

自己還有好多執著心,名、利、情、愛面子心等等沒修掉的,今後一定在法中歸正,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