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表象所迷 堅定救人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上週日晚在全國神韻交流會上,有學員提到「大紀元」網站有關神韻觀感的文章點擊率低,似乎表現了日本民眾對神韻不關心的現象;還有個學員講了她看到的一幕景象:當大法弟子們在寒風中豎起播放和展示神韻的電視、展板時,川流不息的人們從旁若有若無的走過,而當一隻模樣漂亮的狗出現在街頭,卻立刻贏來了周圍莫大的讚美之聲和興致盎然的矚目,如此強烈對比,學員感歎救人之難。聽到上述發言,我也心生感觸,但因考慮不成熟,錯過了發言的機會。把我的一些想法寫出來與大家切磋交流,不當之處謹請慈悲指正。

我於二零零四年開始思索法輪功現象,與大法弟子分享心得體會,通讀大法書籍,並於兩年後正式開始煉功,成為大法修煉新學員。在為時尚淺的修煉歷程中,深感個人修煉與擔負救度眾生使命兩者結合的難度。所幸大法博大精深,法力無邊,師父慈悲,把法理一遍又一遍向我們明白闡述,才使的我跟著深一腳淺一腳走到今天。每次關和難過不去,搖搖欲墜時,就會有種被一雙大手托住,繼續往前走的感覺。我想每位學員在這條坎坷的從人到神的路上,都深深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句話的深刻涵義。而對於我來講,在關關難難中,我體悟到把握住表面現象與微觀真相的關係,是破除人的觀念的殼,走穩修煉道路的關鍵之所在。

比如說,在個人修煉當中,我們從法中得知,修煉路上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安排的,師父會給我們設一些關和難,利用它消去我們自身的一部份業力的同時提高弟子的心性和悟性。當魔難或不順心的事出現時,如果我們用人心去抵擋,就會陷在這個事情本身當中,看不到師父在這安排當中的深意。只有放下人的觀念,從這件事情本身當中跳出來時,從中應該悟到的法理才會給我們展現。

師父在《道法》中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我理解為,不為分子這層空間的表象所迷,才能透過現象看本質,在微觀中同化大法法理,昇華上去,不被邪魔鑽空子。

那麼在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正法修煉當中呢?回到上述兩位學員的發言,我想到了近來做的一個夢。其實大致同樣情景的這個夢已經反覆幾次出現了,我認為不是偶然的。夢中我在一個大型聚餐的場景當中,人很多,都在嘈雜的大喊:酒呢?沒酒了,快拿酒來啊!人們伸長手臂,舉著餐具,杯子,發出呼喊,聲嘶力竭,表情焦急、淒惶。我或是奔走購買,或是翻箱倒櫃的找出酒,忙的團團轉,給人們一個個奉上。每個餐桌倒過酒之後,人們就歡呼雀躍,無比興奮的樣子。而沒輪到的地方,依然是嘈雜的喊叫聲與焦躁的表情。夢醒之後這場景還歷歷在目。我悟到這個夢就是另外空間眾生亟待得救(酒)的真實反映。

還有一個事例,在向大陸一位親友勸退時,每次都遭拒絕,電話裏不歡而散,後來發展到對我譏諷有加,最後狂怒之下摔斷了我的長途電話。這使我感到無奈,產生了消極,不知所措的心理。就是這個人,也許是師父點悟我不要放棄他吧,不止一次進到我的夢中來,笑盈盈的滿心歡喜的答應說:「我退!」其實也許那才是他真實的一面。

由此種種,我想,眾生在這個迷的空間中的表現真的是出自他的本性嗎?對大法真相,對大法弟子,對救人而來的神韻,有些人的冷淡麻木、不以為然、漠不關心、言不由衷、搖擺不定、甚至態度不善,真的是他的真實一面的反映嗎?我認為更多的是假相,和我們的修煉狀態、救人的正念是否堅定,直接相關。

師父在法中明確指出:「你們誰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歷史上為這件事情的付出。你們也沒有想過他們曾經是多偉大的一個生命,冒著這麼大的險惡,一頭紮進來,下到這麼險惡的地方來。就這本身都值得你們去救度他們,把他拉出來。」(《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那麼為甚麼在世間出現世人的態度和他們明白的一面反差如此強烈,如此矛盾呢?為甚麼有相當一部份人表面上對我們如此無動於衷呢?我從法中明白是舊勢力從中做了手腳,有意圖的利用了人的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強行加大了常人明白的一面、想得救的一面與表面表象的間隔,目地是淘汰眾生,阻礙正法進程,在師父的亙古未有的慈悲救度中,舊勢力就這樣死死的阻擋著眾生明白的一面。同時也通過這些假相干擾我們的正念,使我們在講真相過程中,面對眾生的不好的表現,產生無奈、困惑甚至失望的負面心理。負面心理哪怕只是一瞬,在修煉人都會引起很大範圍的波動,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這一點我們在個人修煉中都有很多體會了。師父對「相由心生」的法理闡示道:「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悟到這一點,我便針對這兩年來向她推票但一直未成功的一位日本朋友發了如此一念:「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而這個人,如果她是應由我負責救度的眾生,她買不買票,我說了算!不允許任何舊勢力黑手在她背後利用她的觀念干擾她要看神韻的想法,讓她失去得救的機會,這對她是不公平的,誰干擾誰犯天條。解體干擾她買票的一切不正當因素。」發出這一念後,從去年就一直搖擺不定,含糊兩可的這位朋友發來短信,第一次明確表示,今年她一定會帶老母親來看神韻。當然我還要繼續正念加持到她確確實實入場看神韻演出為止。

所以我認為,在當前如此緊迫的形勢下,調整我們的心態,不為常人的表面假相所帶動是至關重要的,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識破假相,不為所動,不離不棄,堅定救人的純淨的一念,堅持回應眾生內心那渴望得救的吶喊,我們的場一定會無比強大,圓容。「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千萬年輪迴輾轉,眾生都是為法來,讓我們在各種不盡人意的紛亂迷惑的表象中,用法中修出的智慧識破一切幻象與干擾,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