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修煉 完成史前大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我是六十歲以上的人,一九九六年得法。受一九九九年打壓迫害,「七﹒二零」當天就被非法隔離、非法審訊三天不讓回家。由於自己聽信了謊言,走了彎路,成了屬於只學《轉法輪》不學新經文的那種學員,沒能走出來。雖然心中也知道自己是煉功人,但實際上放鬆了心性的修煉,也和常人一樣喝上了酒,成天裏吃吃喝喝混到常人中了。中途幾次同修找我切磋,自認為悟的對,聽不進同修的勸言。直到二零零五年的十月份,同修送來一本《憶師恩》讓我看。

得法

同修的回憶文章,字字句句打動了我的心。讓我回憶起當年得法時的激動心情:

得法前四十歲的人身體不好,成天感到身體疲憊不堪,學煉過多種氣功,但都收效不大。直到偶爾的一個機會碰到老家一個病人,因腸粘連開刀傷口不癒合,經幾家醫院住院治療也無效,學了幾天法輪功自癒了。這事在當地引起很大轟動,我感到驚奇,到他家專門拜訪。在他家我見到了《轉法輪》。書中那些看似平常但都是在別的氣功書中找不到的法理,吸引了我。尤其是書中提到的「煉功為甚麼不長功」(《轉法輪》)特別讓我關注。幾年來我練過好幾種氣功,總覺得收效不大,書中能解釋為甚麼不長功那正是我需要的。

看到眼前活生生的怪病痊癒的神奇事例,打動了我的心。我當時動了一念:「我要學法輪功。」在他家學會了五套功法的動作。帶回大法書仔細一看,書中那些使人感到深深的又實實在在的法理,很多都是從未看到、聽到的。高興之下,三天讀完《轉法輪》。神奇的是三天後師父給我灌頂,身體一身輕。那是從沒有過的一種美妙,抬腿好像要離地的感覺。記的一九九七年秋,在本地召開的一次法輪功學員交流法會上,我在會場中,不知甚麼原因,眼淚嘩嘩下淌,不止一次的流淌,那是我一生難忘的。

看到《憶師恩》書中,篇篇文章裏,學員們得法修煉中的幸福回憶,眼淚再一次的止不住的流淌。這使我悟到一定是哪裏做的不對,師父在管我,啟迪我。不由得心想我要看新經文,進一步了解大法。通過學師父的新講法、新經文。發現原來自己學的法、煉的功,法理不清,只停留在祛病健身的感性認識,對宇宙正法中大法學員的職責這層法理根本沒有看到。細細回想過去,自己太自私,愧對師父的教誨,師父給了那麼多,大法受難,自己卻無動於衷,做了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怎麼辦,雖然幾年的時光白白的過去,看到師父講的只要這件事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對修煉人就有機會的法理。自己痛下決心趕上去。

做三件事

開始做三件事時,粘貼標語、撒傳單心裏非常害怕,甚至見警車、警察都害怕。越害怕越遭人舉報,派出所找到單位,單位又找人捎信,說是你煉功在家煉不行嗎?以後不要出去活動。同時給家庭成員施加壓力,妻子也承受不了了,說我有外遇要跟我鬧離婚,非常兇。有一次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拿尖刀逼著我的胸膛,要我答應跟她離婚。我想這是無中生有的事,我當時悟到這是舊勢力、邪惡製造矛盾不讓我走出來,不能承認它。但我記的師父講法中講到,對人永遠是要善的,我不能跟我妻子發脾氣,於是我一邊求師父救我,一邊發正念:解體操控妻子迫害大法弟子,對正法犯罪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妻子瞪著兩隻眼,刀在我的胸前晃著要我表態,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幹離婚的事,你要幹那是你的事,我不能幹,別的我也不跟你多講了,就是這麼個態度。我心平氣和的跟她講,當時我的念很正,我把自己交給師父了,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我默默的求師父、發正念,我的念很正,不管她怎麼說我也不作聲,她那股兇勁越來越小,走到了外間客廳生悶氣。我心想是師父救了我。第二天同修來我家玩,我們在一起切磋,才化解了這個矛盾,我知道也是師父安排的。

我深深的感到師父太慈悲於我了,但從內心也感到懊悔,是自己修的不好才讓妻子當了這回魔,講真相也不順。到一個過去認識的老幹部家,帶了部份真相資料,跟他老夫妻倆講真相,當時也沒講通,只接受了資料。可是第二天上午,我的心七上八下總感到不安,左眼皮不住的跳,不知甚麼原因。十一點鐘左右女兒找來,說你昨天上誰家了,人家害怕連累找到單位,多虧了接待的人明真相給解釋過了,說他也是好心不會有事的,才平息了。我又發正念,使自己的心才平靜下來。想想三件事剛要做,怎麼這麼些麻煩,初步分析:一,幾年來落下的課程太多,對師父講的關於個人修煉與宇宙正法的法理悟的不夠。二,對講真相救人的法理掌握還不清晰,講真相不到位。三,信師信法不夠,講真相執著自己的知識水平,不是證實法而是證實自己。所以,救不了人還招來麻煩。想起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按師父的教誨,我決定從學法上突破。我抄寫《轉法輪》,半年的時間抄完了一遍《轉法輪》。隨後我又每天不記快慢、不帶觀念的背誦《轉法輪》一個小時。同時每天抽空抄寫師父的新講法,很快抄完一遍師父的幾本《各地講法》、《精進要旨二》等。在認真學了師父的這些新講法後,原先迷茫疑惑的問題,得到了解答。初步找到了出問題的主要原因,是對大法的法理不清。因此,做三件事時不在法中,沒有法的威力。在講真相時帶著對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仇恨去講,基點沒有落在揭露迫害是為了救度眾生上,爭鬥心很重,才招來的那些麻煩。也找到了怕的主要原因,是信師信法不夠,針對怕心我反覆背誦師父的法。

經過一段學法、同化大法,感到自己空間場內怕的物質清除了很多,做起事來輕鬆的多了。記的有一次在一個樓道發真相資料,上午十點來鐘,在三樓的一戶門口正要粘貼真相資料,大門忽然開開,和戶主迎面相對。戶主說:「可嚇死我了。」我說:「對不起,給你送好東西來了,要不給你吧」。他說:「好。」接過真相資料,返回家中放資料,我馬上走開。還有一次印象最深的,也是白天。在一個農村小莊,街上也沒看見人,我向每戶發著真相資料。忽然從背後傳來一個聲音:「幹啥的?」我回頭一看,見三十多米遠處,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站那裏吆喝。我鎮靜了一下,說:「發廣告的,廣而告之,人類將有大劫難,告訴人們如何躲過劫難。」邊說邊向她走去,並給了她一份資料。我說:「還有很好的文藝節目片子,太美了,這是你從未見過的節目。」她說:「我沒有這樣的設備放,不要。」在她看資料的時候我就的走開了。我真正體會到師父講的相生相剋的法理中,沒有了怕,也就沒有了迫害的因素的深奧法理。

自此,講真相心中也有了底。有一次,在一個朋友家請客的飯桌上,我們五人中,一個人是剛剛退下的村書記,兩個人是企業老闆。心想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要救他們。我把話題引到社會的腐敗,他們都有同感,討論到現在是小官小貪大官大貪、沒錢不能辦事,假貨充斥,坑矇拐騙到處都有,社會這樣下去真的不行了。我說:「靠法律管不了人心,法律再多、再嚴,人的貪婪與仇恨同樣能使人喪心病狂,鋌而走險。只有人的道德全面回升,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他們齊說:「對。」我說: 「可是現在做好人都很難,不信有人出去學雷鋒,還有人會說他是神經病呢,人家法輪功講出『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壞人唯一標準,點出做好人的標準,這不就是在危難之中,提出的救人的法嗎?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傳出,打壓前七年的時間,在國內有一億人修煉,現在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可是這樣好的功法,遭到共產黨的迫害,幾十萬人被判刑、勞教,幾千人就因為修『真善忍』做好人,被活活打死。法輪功是佛家的一種上乘的修煉功法,迫害修煉人犯的是天法。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所以人不治天治,這就是在貴州發現的『藏字石』,在當地人們叫作天書的上寫的,『中國共產黨亡』。這是上天拉響的警報,那些參加過黨團隊組織,曾經舉手把一切獻給它的人,在他發毒誓時,共產邪靈就在他靈魂上打上了印記。有功能的人能看到,聖經中有記載。所以,加入了黨團隊的人趕快退出,不要做它的陪葬品。現在有六千多萬明真相的人,退出了共產黨,擁有了未來。」(我給他們拿出藏字石門票傳單,讓他們看)我說上天只看人心不走形式,只要從心裏退出就行。我說:「你叫甚麼名字?」問退下來的書記。他說:「我是某某某」,我說我替你退出怎麼樣。他說: 「好,謝謝」。其餘兩個人,我問:「你二人也退了吧」。他們都痛快的答應了,並各自報上了名字。

法理清晰後,原來有幾個沒做通的親戚、老師也三退了。

正念

安全是每個同修都關心的一個問題。實修中我的體會,信師信法是最大的安全。所以,學好法修好自己是最主要的。實修中每個人修煉路不同,狀態也不一樣,我每次出現安全隱患時,事先身體有反應,輕者心裏不清淨、心不實落。只要有這樣反應不出幾個小時,準有邪惡操控人上門干擾。起先也不知道甚麼事,後來發現了這個規律。我悟到是師父點化、保護我。再出現這些態狀,我就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做的一切都是從法中來,不足之處,也會在同化大法中歸正。我不承認任何生命,對我的安排,誰也不配考驗大法弟子,誰動這個念誰是罪。」發正念,直到心靜如水為止,不再出現邪惡干擾了。有時突然冒出不好的念頭,我不讓它引申想下去,馬上就否定它,加一念:「誰動誰是罪」,不良念頭就會煙消雲散。我的感覺是,當每次發正念感到意識不清,發睏、精力不集中,就應該引起注意了。我採取的措施是,按點連續發幾次正念,直到感到自己的空間場清晰,也就解決問題了。當然,一切都是在每天堅持認真學好法的基礎上,才管用的。

修煉中遇到麻煩,只要找準自己的人心拋棄它,真像師父講的環境馬上就會改變。一次與妻子在一塊做午飯。從窗口看到迎面來了一個抱小孩的中年婦女,心想,這個婦女怎麼長的這麼受看,氣質中透著一種樸實自然的美。沒過三分鐘時間,我妻子說:咱的韭菜原來比這個多,怎麼現在少了呢?馬上跟我幹起來了,大吵大鬧,說我引來人,把韭菜給了人家。怎麼解釋也不行非要大鬧一場。這時我就想,師父講遇到問題找自己,自己哪裏又不對了,想了想,是剛才看到人家婦女長的好。那是色心,那不正的一念,骯髒的人心,給了邪惡在世間表現的空間。找到這顆心,我從內心對師父說,那想法不是真正的我,我是修煉人不要這個心。就這樣一想,妻子的強烈反應就逐漸消失了,再也不提這事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幫助、點化,讓我體驗修自己的妙處。同時,清醒的知道了用心看女人長的好,就是色心,找到了這個長期困擾我的心,求師父加持徹底清除它。頓感身體一身輕。

學法實修後,對師父講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第一講〉)的法理,我悟到了其中的一層修煉的內涵。真正體會到,修煉路上無論是做甚麼工作,還是講真相救人等等,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修煉的環境:不能神神叨叨,又要時刻牢記自己是個修煉人,把握好一思一念,時刻用大法的法理去同化思想中人的部份。當出現矛盾時,自己與周圍環境發生扭勁不協調的時候,一定是個人人心部份突顯,佔了上風。所以,找自己,找出人心,用大法的法理去歸正人心,就是同化大法的過程。這樣逐個逐個的人心歸正以後,身體也就完全同化過去了。當然,每天的五套動功的動作要儘量到位。

學習了近期發表的師父講法,思路更加清晰,對個人修煉與助師正法的法理,在認識上不再撲朔迷離,感覺真正走上了一條寬廣、踏實的修煉路。得法後中途迷路,耽擱了在世間助師正法時間。我要在今後實修中,運用在大法中修成的真善,慈悲這個法寶,在證實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堂堂正正走在修煉的路上,完成好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