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幣中的幾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大陸弟子以真相幣的形式向世人講清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全國各地區每天都有大量的真相幣在市場流通,幾乎人人都見到過真相幣。過去人們不敢接受真相幣,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也非常敬佩大法弟子的堅忍不拔的意志。製作真相幣的過程也是我們修煉的過程。在此過程中有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平和心態,融入善心與慈悲

二零零八年,我家建立了資料點,開始製作真相資料。開始時,不懂技術,怕心也重,製作真相幣總是出錯,要不就是字體模糊,要麼就是字打歪了,要麼就卡紙把紙幣弄壞了,浪費了好多錢。打印時,總是提心吊膽,生怕打印機不好好工作,有一種聽從打印機的思想,它不好好打,我就被迫停下來。心裏非常急,卻沒有在法上悟,而是歸結於自己技術不過關,對打印技術掌握不好。又不能總麻煩別人,感到很無助。

後來,慢慢悟到這種想法不對,大法弟子是有能力,有智慧的。師父講過:「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曼哈頓講法》)經過了幾次失敗後,覺得應該以平和的心態來做這件事,不能急,更不能怕。

調整自己的心態後,效果馬上不同了,印出的真相幣一次比一次好。一次,出了一點歡喜心,覺得自己可以了,打印馬上就出現了問題。經過一年多的修煉,悟到製作真相幣不是簡單在錢上打印幾個字,而是在面對被邪惡毒害的眾生講清真相,救度他們,這是一件多麼重大的事,以人心做是做不好的,人沒有那麼大的慈悲。我們要把大法的慈悲威力、自己的善心融入裏邊,才符合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才能印出完美的真相幣,才會帶有救度眾生的力量。

清除錢幣背後的邪惡

大紀元早就倡議要大家清除有關邪黨的一切文字、圖象、影音等東西。我基本上把自己家和親屬家中的東西都清理了,但對於手中錢幣上的邪惡因素,一直都沒有在意。經歷幾次製作真相幣受到干擾後,使我突然意識到大陸錢幣上的中共惡黨的領袖邪惡因素,是它們在干擾,在鑽空子,是這些東西在干擾修煉的人與世人。製作真相幣的過程也就是要清除它們的過程,特別是中共惡黨的背後的邪惡因素。在後來製作真相幣的過程中總是一邊做,一邊清,效果就越來越好了。由此,我也想到了那麼多沒有用來作真相幣的錢幣上的邪惡因素怎麼清除呢?

從根上去掉對錢的執著,徹底鏟除邪惡

現在中國大陸的人對錢的執著達到了瘋狂的程度,為了錢六親不認,殺人放火,違法犯罪的不計其數。師尊講過:「他認為掙錢、追求錢、發財,這就是天經地義的了,這就是對的,所以傷害別人,損害別人,為了掙錢無惡不做,甚麼他都敢幹。」(《轉法輪》)我們大法學員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對錢的執著。

就我自己來說,一年前,大兒子和我賭氣,要結婚,要我們給買好地點的房子。我們沒有那麼大經濟實力,現在房價又高,就產生了矛盾。雖然對錢沒看的那麼重,但覺得丈夫經濟負擔大,年邁的老公公須贍養,還有一個正在上學的小兒子也需要錢,他家裏的親屬的經濟狀況不好都得照顧,在給孩子買房結婚這方面就不能高要求了,等他們條件好了自己改善吧。

為此,圍繞著錢產生了爭執,產生一些對錢的執著心,也引出了許多過去沒有顯現出的執著心。矛盾激烈時,自己的魔性表現還很大。之後,又發生了一些經濟方面的矛盾。丈夫因此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印象,修煉的環境也變的不寬鬆,現在做真相資料還得背著丈夫,一發現就和我吵。

我也在思考,我對錢的執著心並不大,有時自己想要過去這一關,而有一種力量就是不讓放。在同修中也有這種現象存在,有時表現還很突出,甚至要達到離婚的程度。除了我們自己內在的對利益的執著,還有甚麼因素在障礙著?

通過幾次自己發生的事和看到同修過的金錢關,使我悟到,現在大陸錢幣上的邪惡頭象在另外空間也是活的,它也是有思想的。當你的思想符合了它,你喜歡要它,求它,它不就來了嗎?它就會上人體,控制人。這些因素就像巨大的邪靈附體,控制著世人,使世人失去了自我,為它而生存,加速了道德的急速下滑,社會的敗壞。這些因素也影響著我們修煉的人,干擾我們不能很好做好大法弟子應做好的三件事。這些因素也在大面積地干擾和控制人了解真相,也影響著眾生的得救。

如果不清除對它的執著,人們都喜歡要,求它,那麼,它就會一直干擾、控制人。這不就給了它生存的土壤了嗎?所以, 我們要認清錢背後的邪惡,放下對它的執著,徹底清除對它的追求渴望時產生的不好的觀念。

我們修煉人可以有錢,但要做到心中沒有,不執著它,不讓它鑽空子,不給它生存的空間。同時,我們還要加速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減少在救度眾生過程中的干擾。

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