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借功現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年輕時我對甚麼都不感興趣,一心想求法修道,九五年有一個韓姓楊氏太極拳傳人教了我一年太極拳,並把他自認為最絕密的招數和方法教給我,比如要吃苦,每天練站馬步,雲手等。因為沒有具體教人修心性的東西,光練招數也沒有用,我除了練站馬步其它就躲著韓姓老師不練了。

寒冬臘月我練站大馬步著迷,在燕京大學俄文樓前每天晚上練一兩個小時,有時練到深夜一點多才回去睡覺。大雪天我穿著單薄的毛線衣還練的周身冒汗不覺冷。十二點時校衛隊的保安巡邏看到我獨自在那,就走近用手電筒光照我,示意我太晚不要練了,但時間一長他們就不打擾我了。

元月的一個晚上我一點半才回房去睡覺,洗漱後心情愉悅上床就準備睡。我在脫衣躺下入睡迷糊的瞬間就覺得全身發熱,我掀開棉被以為蓋的太厚。見全身還是發熱,而且越來越熱就像著了火。我怕這熱把大腦燒壞,就乾脆凍著不蓋棉被好讓熱從身上散發掉。

整個晚上身體一直滾燙發熱,我躺在床上沒敢閤眼。第二天凌晨熱退去我睡著了,大約二個時辰後我醒來已是上午九點來鐘。覺的身上賦予了特別的能力,我可以與一個時空隧道聯通,我坐起來就想使功能。我小時候天目開著有點小功能,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早已所存無幾。

我用手指一下錄音機想讓它自動打開,心存疑惑又下床用手去碰一下錄放機,錄放機能自動播放。我想著同屋的小劉去拉窗簾,他就把窗簾拉開了。小劉說脖子扭了有點疼,我想著他不疼好了,結果他就高興的說他脖子突然好了不疼了。我看到功能來自那個時空隧道,使用時就來不用時它自動關上,我心裏有點惶恐但更多的是高興。

我認識一些練氣功的朋友(後來明白他們練的是假氣功),他們教我發氣治病,採植物氣等,我們經常在一起聊。那天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告訴一個朋友我出現的情況,他追求功能就讓我給好幾個人查查有啥病,然後又鼓動我給人去治病。我壯壯膽子抬手就給人治病,還能給不在身邊、甚至千里之外的人遙控治病。有一些人開始吹捧我,我歡喜心驟起,有點得意忘形。自此後不再去練站馬步功了。

好景不長,不出一個月我就聯不上那個賦予我功能的時空隧道了,最傷心的是我治別人的病,那病根本就沒有好。我看到那個病是黑色物質的在另外一個空間裏,它還能游離開病人的身體。你動手治的瞬間它跑了,不知去哪兒了,等一會兒它能附回到那病位置上去。

不能治好病,也沒有功能去治時,我放棄了治病。但是我一心想知道那黑色物質的病在哪裏,它是怎麼產生的。

雖然世道險惡,但我一心向佛,我於一九九八年前後聞真正的佛法──法輪大法,其後不久開始修煉大法。大法書中講到的天目和周天(人體是一個小宇宙)現象,我也出現過那些情況。自從看完大法書第一遍我就深深的被書中的法理所折服和吸引,大法太神聖超常。

在我年少時我常看到一個尊者,我發誓一定要找到這個人,修大法後看到那人就是師尊。感謝師尊慈悲苦度,這些年邪惡瘋狂破壞,我在師尊點悟下不斷走正修煉的路。

現在我能把書大致背下來,法理開啟我很多的功能智慧,在做好三件事助師世間行的同時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