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慶幸接觸了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遇法輪功的。在那談法輪功色變的時候,我有緣接觸到法輪功,並決定了解一下,為甚麼江××之流要這麼阻撓,迫害法輪功。

文革十年浩劫以後,我不再把共產黨和它的領袖們看的那麼「神」了,共產黨就是要人們把它當神一樣信奉,一次次的運動和「六四」之後,使我產生了反向思維──說不定越是被共產黨阻撓和迫害越是好的。

經了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法輪功洪傳全中國,發展迅速,再看《轉法輪》和其它功法講的完全不一樣,而且也不像共黨宣傳的那樣「自焚升天」、「有病不讓吃藥」,別看我是四十年黨齡的黨員(已經退黨),早已看到共產黨不是那麼偉、光、正,尤其是江××執政期間,搞甚麼「保持一致」,不是說共產黨有凝聚力,有向心力嗎?你共黨又何必強迫黨員和你保持高度一致呢?想想裏面就有問題,一聽就極不舒服。

不管他們怎麼叫囂,我煉我的。這一煉,奇蹟出現了!也就兩個星期,突然有一天,我的頭就像挖空了的葫蘆,就是一個空殼,那個滋味難受的簡直無法形容。當時我並不以為是煉功煉的,更不知道是老師在給我調整身體;因為我修煉時間太短,也不懂這些。大概這樣難受了三天,以後我的頭是三十年來從未感到的輕鬆、清醒。

我二十一歲時得了吸血蟲病,治療兩次,以後頭就像戴了孫悟空的緊箍咒,沉沉的,健忘,極度疲倦。亂吃藥、扎針又引起了頭疼,二十四小時大疼小疼不間斷,脖子還發硬,能吃能睡,越難受越想睡,越睡越難受。吃藥、打針、電療、民間偏方,也練了兩種氣功,都收效甚微,以後乾脆不管它了。沒想到,這次在這麼短的時間一下給徹底解決了,現在我的頭恢復到二十歲以前的輕鬆、清醒,真是有一種和法輪功相見恨晚的感覺,這更激起了我煉功學法的信心和決心。

這幾年來我從未間斷過煉功,以前中午煉靜功,煉完正好上班,晚上煉動功,現在按全球統一時間,凌晨三點五十開始煉五套功法,在煉中就能體會到煉功的美好,煉完後那個輕鬆就別提了,精神到了最佳狀態。以前整天疲倦,現在不用午休,精力充沛。以前我從頭到腳,沒有幾個好地方:頭沉、頭疼、頸椎、脾炎、咽炎、胃寒,慢性的胃炎、蕁麻疹、腰椎間盤突出,前列腺肥大、痔瘡、腳氣等,雖沒有絕症,但都是頑疾。藥沒少吃,針沒少打,有時也不得不住院,從來沒舒舒服服的睡個好覺,現在這些都消失了。我都六十好幾的人了,反倒覺得變年輕了。年輕時病魔纏身,年紀大了反倒無病一身輕,以前的醫藥費不夠用,從得法以後,沒有花一分錢的藥費,從未動過醫療卡;千恩萬謝李老師給了我、給了人類這麼好的功法。

煉功、學法、修心性,去掉身上一切不好的物質,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老師在《轉法輪》中把一切法理講的是那樣的明白、透徹,真是看一遍一個樣,百看不厭,現在看書、看錄像、聽錄音,甚麼方便用甚麼,學法、煉功已經離不開了。

我慶幸沒有被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而嚇倒,勇敢的接觸了法輪功,才有了今天意想不到的收穫。

在此,我以親身的經歷告訴世人,邪黨說法輪功是「×教」,完全是一個騙局,是因為人們都沒有像信法輪功那樣去信它,它害怕了。邪黨不僅迫害了法輪功,也迫害了所有的中國人,阻撓了不明真相的和膽小的中國人得法。相信邪黨,就錯過了千載難逢的好功法,不是正上了它的當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