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艱辛終得法 珍惜機緣精進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得法前就像現在大多數年輕人一樣,滿腦子都是名、利,怎麼樣能輕鬆,怎麼樣能爬上去,能賺大錢,最好是能突然中了個五百萬大獎最好。在單位裏上班時,老覺的自己付出多收入少,外加大材小用,懷才不遇,心裏總是不平衡,工作中多加一會兒班都牢騷滿腹,由於脾氣暴躁,和領導、同事的關係也處得很糟糕,自己在整個社會的道德下滑中隨波逐流而不自知,沾染了許多不良習性,在名、利、色、欲中浮沉,周身得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天天一把一把的吃藥,都成癖了,到處醫也醫不好,活得真累,苦不堪言……。

後來我承包了廠裏的一個門市,在奪標會上,一向猶豫和怕事的我那天不知哪來的勇氣,不管承包費多高發誓也要承包門市,嚇退了所有競標者,後來我才知道,原因是我要在這裏得法。

承包了門市後,廠裏安排一個老年同事和我一起工作,我叫她阿姨,開始我沒覺得她還有甚麼特別,只覺得阿姨脾氣好,直到承包門市一個月後,阿姨有一天和我聊天(平時我們換班),說:「你年紀輕輕的,打開抽屜怎麼盡是你的藥瓶呢,我這個老太婆都沒像你這樣啊。」我無奈的告訴阿姨,自己周身的「零件」都出毛病,沒辦法。阿姨很自然的給我講起了她的過去:嚴重的美尼爾氏綜合症,一發作,暈厥、吐沫,極度痛苦,但到現在兩年了都沒再吃一顆藥,比年輕人都有精神呢!我奇怪的問怎麼回事呢?阿姨說兩年前她煉了一種功法叫「法輪功」,很神效的,自從煉了以後,美尼爾氏綜合症再也沒發作過,所以根本不用再吃藥了啊!我一聽十分興奮,我從小到大是藥罐子裏泡大的,不用再吃藥,那是啥滋味?這也是我今生第一次聽說「法輪功」三個字,哎喲,還有這麼好的事啊,我說:「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呢?」阿姨笑了:「你一來我就在辦公桌抽屜裏放了一本法輪功的書《轉法輪》,想你沒事坐這裏就看得到,你怎麼沒看呢?」我才一下想起抽屜裏有一本書,用紙包著,但我思想中莫名其妙有點怕,所以一直沒碰。後來我認識到,或者是機緣未到,或者是思想業障礙我得法,它們在怕,這和今天我們放真相資料多相似,世人沒看,是其背後的邪惡因素在障礙了他們,所以我們還得去講,還得發正念為世人清理障礙。

我這才拿出書,看了看,因為覺得能「治好」我的病,想馬上學功,阿姨說:「不著急,你先把書看一遍,再說吧。」我用一天時間就把《轉法輪》翻了一遍,其實根本沒仔細看,有很多地方跳過了,這是我在學校讀書時養成的壞習慣。後來我經歷了很多魔難,遭受了很多挫折,吃夠了苦頭,都是在第一次沒看的地方出的問題,師父告訴我們的話真的句句是真,新學員第一次看書一定要系統的看完。

《轉法輪》沒看完,但記得了書中的「青春長駐」這句話,從來滿腦子無神論的我不知怎麼的就是相信,而且心中升出了一種說不出的喜樂感,隱隱覺的生命都有意義和盼頭了,於是我學功的願望更強了,沒多久主動要求阿姨教我動作,阿姨答應了,約好一個時間,又送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給我,讓我自己先照書中的師父教功照片學一學動作,我在自己學動作時就感受到了法輪在掌心、兩臂的旋轉,以及身體上出現電麻、重等各種狀態,但當時不知怎麼回事,在這期間,我把《轉法輪》請回家裏,妻子休假在家,正好有空就把《轉法輪》也通看了一遍,覺的很好,但卻沒煉功的願望,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叫妻子陪我一起到阿姨家,阿姨教我動作,由於我動作生硬,誤差太大,妻子看不下去了,就讓阿姨教她,回去好給我糾正糾正。結果就這樣,我和妻子都得法了。

得法後在家裏煉功,那時還盤不上雙盤,單盤腿都翹得老高,但煉功還積極,從幾分鐘開始一點一點的增加時間,左腿逐漸能放平了,有一天晚上突然覺得腿很鬆動,我就試著把右腿搬上來,剛一雙盤上,痛得鑽心,趕緊又放下,待會覺的好一些了,又搬上,還是痛的厲害,但我咬牙堅持了4、5分鐘,痛的全身大汗,但感覺全身經絡「刷」的一下打開了似的,我放下腿時,身體非常舒服暢通,從那以後就能雙盤了。

得法煉功不到一個月時,我有一天晚上突然出現了類似重感冒的嚴重狀態,全身發冷,頭痛、劇烈咳嗽,非常難受,我聽周圍的同修說過,這是消業,聽師父講法磁帶就沒問題,於是那天晚上,我連續聽了師父的兩盤講法磁帶,在聽第二盤時睡著了,結果第二天醒來,哎呀,昨晚的狀態全部消失,連點感覺都沒有了!

我非常震撼,因為我以前是老病號了,恰恰在得法前一個月,我出現過一模一樣的病症,也是全身發冷,頭痛、劇烈咳嗽,以前我趕緊大把大把的吃藥、打針,一般最快一個星期才能好,但那一次,家人覺的我以前對吃藥太依賴了,建議我:抗一抗,自己增加點「抵抗力」嘛,我也覺的吃夠了藥,於是「採納」了建議,想增加點「抵抗力」,誰知這一「抗」卻越來越嚴重了,最後打針也不行了,不得不輸液,拖了大半個月才好,好了後那種病去如抽絲的感覺還持續了好幾天呢。這得法前後的兩次狀態,情況相似,其結果卻差異巨大,似乎就是讓我來認識認識常人的「病」和修煉者的「消業」完全不是一回事的。

正是那幾天,一天我下樓一腳踩空,把腳扭了,一下很痛,我突然想到:沒事沒事,這是消業,馬上疼痛就消失了,體會到大法神奇,我高興的不得了。

接著,有一天我騎一輛木蘭摩托車行駛在一個拐彎的地方,一輛貨車出車禍,停在路中間,我正要繞過貨車過去時,一個人騎一輛大摩托,突然從貨車另一邊衝出來,一下撞上我車子右邊的擋板上,撞壞了擋板,又撞上我的右腿膝蓋下,我卻沒感到痛,對方停下車,嚇的不得了,一個勁道歉,我當時一點都沒生氣,扶起車,對那個小伙子和氣的說以後別逆向行駛,騎車仔細點,就讓他走,他千恩萬謝的走了。從那以後,我痛了很多年的右腿好了,撞中的地方正是我曾痛得最厲害的地方,以前照X光片此處顯示骨髓腔內有一增生物。

這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無可否認,無可辯駁,經過了認真思考後,我認定師父講的是真的,我決定要認真煉下去。所以那時天天內心都充滿了快樂,修煉後在家裏、在單位上很快就和別人和睦了。

那時有一位同修對我說:修煉真苦。我很奇怪,我怎麼不覺的呢,每天煉功痛過後都很舒服,而且再不用吃藥了,記得那時我唱著歌去上班,唱著歌回來,很快我把家裏幾抽屜藥扔垃圾桶裏了,留下幾樣貴的送人,晚上做夢,夢見的都是山清水秀,美得不得了的地方。

記的剛得法那幾天,做個夢,好像是在天上又好像是在古代,我和一個女子,隱約覺的就是現在的妻子,大家穿著非常好看的古代衣服,夢境中的地方陽光明媚,美不勝收,在那裏只有快樂,只有幸福……我不知道我們是否來自於那個地方。

記的那時煉動作比較積極,但還不知道學法的重要,只是偶爾看書,每次看了都覺的心情很好,很舒服,不過很多時候自己記不起來看書。

後來,師父發表了《環境》這篇經文,那天同修送來經文我看了後,我還猶豫去不去煉功點,覺的天天去很麻煩,想偷懶,就在那一刻我內心突然生出一種焦急感,並且越來越強烈,使我坐立不安,最後我痛下決心去煉功點時,心中的焦急感立即消失了,我悟到確實該去,我後來努力的說服了妻子也一同去,經同修介紹後,我和妻子決定到離我們稍近的一個集體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頭一晚我們悄悄去「偵察」了一下,大家正煉抱輪,我們覺的不便打擾就走了。第二天我們又去了,煉功點上的同修熱情的接納了我們,記的那天到點上,輔導員阿姨正通知大家:一、三、五煉功,二、四、六學法,我一聽,心裏開始犯嘀咕:我們是特意來煉功的,看書,我們回家看吧!當時,還沒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

雖然這樣我們還是堅持去了,這是我們在修煉路上走出的極為重要的一步(今天,無論在哪,集體學法煉功都很重要,特別是新學員,有條件的一定要重視和珍惜這個環境)。我後來認識到那天內心的焦急來自於明白的一面,他聽見了偉大的師尊在召喚弟子勇猛精進啊!

就在這個煉功點上通過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切磋、交流,我們的認識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從執著於祛病健身而來,慢慢認識到我們這在是修煉,是一個從高層次下來的生命在返本歸真,在大法弟子這塊世間的淨土中,我們在比學比修中不斷的洗淨自己,那種相互的促進,和飛速的昇華是在家裏獨修根本比不了的,在將近兩年的集體學法煉功中,給我們的個人修煉打下了一個深厚的基礎,在修煉實踐中昇華上來的理性認識不會被任何層次的生命與因素動搖,宇宙大法真、善、忍在我們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使我們在日後邪惡掀起的狂風巨浪中能一步步的跟隨師父走過來,雖然艱難、坎坷,很多時候人心難斷甚至走過彎路或遭受了不必要的挫折,但那不過也就是一個去執著的過程,一切最終都將達到新宇宙所要求的純淨與標準。

回顧自己的得法經歷,看似偶然,實則必然,一個生命從宇宙空間落入這三界、世間經歷了千年、萬年的等待和期盼,輪迴轉生多少次,吃了不知多少苦,我小時最常做一個夢:老是在一個無邊無際的空間往下墮。那種失重感真真切切,耳邊還有那個很大空間中的說話聲,嗡嗡巨響,聽不清,但感覺是在告誡我甚麼似的。師父在海外講法中講過:「我在中國對學員講,說許多人還不知道,你覺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這個學習班來聽課,可能在你前幾世,甚至於十幾世、幾十世中都在為了得這個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為了得這個法掉過頭。」(《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得法後,我在夢中夢到被砍過頭,那種刀砍在骨頭裏的喀嚓聲醒來還在耳邊迴響。還有一次在夢中知道自己是二戰中的一個中國傷兵,和其他傷兵被日本人包圍在一座土房裏,日本人爬上土牆用機槍掃射,子彈橫飛,有幾顆子彈閃著火光飛快的朝我這個方向飛來,夢嘎然終止在子彈到達我的那一瞬間,我醒來時好久還被夢境中那種絕望、悲傷、淒涼、屈辱籠罩著。我後來也好多次夢見自己曾當過和尚,有著紅袍的,也有著灰袍的而且是在不同的寺院,也不知曾修行了多少世,我知道這些其實就是我們在世間千百年輪迴真實的經歷,現在以這種形式讓我們略做回顧而已。

我們知道,有些人在得法前師父都看著的,我後來回憶自己的種種經歷,我想我可能就是這種人。我小時候曾被小伙伴教唆著抽煙,但我一抽就會肚子痛,我曾把家裏放在飯桌上的一碗白酒誤當白開水一口喝下,結果從口到胃被燒痛了好幾天,後來我見著酒都怕,所以我不抽煙也很少喝酒;我曾在別人的勸說下比劃了某種氣功一天,結果就頭痛了一天,所以再不敢接觸甚麼氣功了;一個夏天,有一次因太熱又找不到茶葉,禁不住單位上同事的誘惑,把他練X功的甚麼「信息茶」拿來沖泡了一袋來解渴(以前本能的就不願要他的茶),結果那天肚子痛得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所以後來任憑同事怎麼勸,我都不會要他那些東西了;還有,我在生活中每當做了壞事,跟著身體就會出現病痛,同時也會遇到讓我精神上很痛苦的事,而我每當做了一點好事,都會有另外的好事等著我,迷茫中我也曾不自覺的想:我這樣的人好像是不能做壞事的。但在這世間,沒得法前,人就只能在社會中一日千里的往下滑。

修煉後我回頭看自己以前在常人中做的事,很多時候都會震驚後怕,甚至不寒而慄,而現在的常人都是這樣還樂在其中,師父說:「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得法的一個月前全身出毒瘡,痛的不行,出完毒瘡沒多久就得法了,我後來悟到是師父提前就在為我清理身體了啊,無知中幹了那麼多不好的事,那樣大的業力那樣骯髒的身體怎麼配得法呢?

終於等來了得法的這一天,人的這一面在世間的輪迴輾轉中隨波逐流、蒙塵太久,但本性的一面知道大法的可貴,所以機緣一到,那種對大法的渴望,那種要得法的迫切,就在人這面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儘管以現在的角度去看當時是有執著而來,不過那也是安排。

我寫出這段得法經歷時,一切都彷彿發生在昨天,我又體會到當時那種得法時發自內心的喜悅,這種感覺真的久違了,正法修煉中,當我們沒同化好法時、在邪惡的迫害形勢嚴峻時,在有壓力和自己糊塗時,我們覺的很苦,錯覺中有時甚至覺的還不如常人了,其實這都是有執著沒放下時造成的,把人中的事、迫害形勢看得太重,在世間的大染缸中我們淡化了修煉的意識,對師父和大法失去了正信,所以才會覺的苦,已經忘了得法的不易和得法的幸運,讓我們回憶起當初的經歷,都珍惜這萬古的機緣,珍惜為得法那歷盡艱辛的千萬年等待,勇猛精進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