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氣功師到大法弟子

——人生的轉折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八四年冬天,我被廠子派去學氣功(說學會後健身)。早六點到七點,學練一個小時,還得按時上班工作,很是不情願。學練幾天後,身體有數不清的異樣的反映,不知何故,教師說是得氣了,我無法理解。

八五年春天,因身體不佳,也到公園去練功,因人員、環境不熟,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自己練,十幾天我就被人弄的渾身無力、發抖,走路都困難。當時就有人直言:「是他(指旁邊的一個人)給你弄的。他把小動物信息甩你身上了,是那個人偷了你的氣。」當時我想,怎麼會這樣呢?這是我根本不相信的事卻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的身上了,我是搞技術工作的,遇事就想追個究竟,於是著手深入學習和探討。此後見氣功書就買、就看,有氣功報告就聽,有教功的就學,先後學練了十幾種功法,自以為很理智:實行以一種功法為主,兼練其他。就這樣鬧鬧哄哄的過去了三年多。有人背地指著我說:「這個人真厲害,他最少練了五門功法,門門都得。」這些話傳到我這,自以為是好事,心中好生歡喜,卻不知已在岔路上走了很深很遠了。

在這不知險的高興之際,又有人說:「你能治病。」我說:「我不會。」這人說:「治病本身就是練功,還能做功德,是好事,誰不想德大!?你做做看。」就這樣在別人的勸說下進行了第一次嘗試。有一個人說:「這個人功力真大,我離這麼遠都有感覺。」病人也說好了,心中很歡喜,美美的。

後來有不少人找我治病,我也昏了頭。我又通過考試,氣功師的名也有了,證也有了。名聲更大了,頭更昏了。我就這樣帶著一顆追求做功德的執著心,被一些人哄著,抬著,高高興興的走在了一條更危險的路上。我自覺的身體越來越疲勞,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熊貓眼越來越重,身體周圍的場發涼,光發暗,一練功就鬧心,練不下去了,終日惶惶不安。這時有人對我說,你不該練功了,應該修佛了。我就在他的幫助下皈依了,佛堂仙堂都供上了,可是還不行,更鬧心了。我練功的房間,我都不敢進了,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我竟然不知,已經進入了一個更可怕的境地。

九四年歲尾,就在心中茫然、舉足無措之際,有兩位以前練氣功的朋友,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把《轉法輪》借給我看,從此我走上了正道,修了正法,進入了新天地。

當天晚上家裏人都睡了,我開始了我人生第一次真正的學法。《轉法輪》第一講第一頁寫道:「在國內外,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做。」「 因為它牽扯到要動許多功派的東西。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

我驚讀此段,心中猛亮,師尊這不是在說我嗎?一下子就把我從困擾了幾年的岔路上拎了出來。歡喜至極,我終於有緣得到了大法,發自內心的喜,發自內心的笑,無法控制,笑的前俯後仰。

愛人被我的笑聲驚醒,急問怎麼了,我邊笑邊對她說:「我得到一本天書,我終於得到法了。」我淚水漣漣,笑聲難止,幸福至極,難以言表。

師尊在《轉法輪》中,多處講到「病」和「治病」的問題,可見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我深深的感受到師尊的用心良苦。師尊在書中說「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 而且你在給他治病時,你和病人形成一個場,病人身上的病氣全都跑到你身上來了」「 給別人看完病自己回家難受去」。當年聽到叫我一聲氣功師的美勁不翼而飛,剩下的是自嘲和後怕。師尊把我從極其危險的境地撈上來了,我獲得新生。

我感覺《轉法輪》就是給我寫的,書的每個章節都在說我,都說到我心裏去了。每當看書的時候,感覺師尊就在我面前,在一件一件說我的事,給我講法,倍感幸福。發自內心的喜悅,控制不住的笑聲,激動的淚水,伴隨我通讀全書。

讀完書的第四天,我去借我書的同修家交流,同修就急急忙忙跑出來,第一句話就問我:「你猜猜我女兒說你甚麼?」她見我驚愕的表情,接著說,「她說:『媽,你看誰來了,外面這麼亮?』你的變化太大了:熊貓眼沒了,你身體周圍的場乾淨了,亮了。」他們全家都為我的變化高興。

是啊,短短的四天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我摒棄了以前練氣功的一切東西,亂七八糟的牌位我都燒了扔了。師父不僅給我理順了身體,也清理了我家的環境。我以前那種恐懼感沒有了,一股股熱流充滿全身,精力充沛了,對師尊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是師尊把我從危險的境地中撈上來了,給我講法,看護我修煉,使我獲得了新生。此後神奇的事屢屢發生。謝謝師尊,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