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掙扎是為了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我剛剛開始修煉大法三個月,給我苦難的人生畫了句號,從而修煉人的幸福時時伴隨著我。我感謝師父給我機會,感謝同修給我的無私幫助,我要努力做三件事,早日趕上來。

我家住江西南部,五十三歲,祖輩幾代人都是船民。在家中,我排行第四,是在父母親不想要我的時候,我來到人世間的。媽媽說,我是被無意中「生」(其實是掉到尿桶裏)下來的,不足月。當時奶奶說,看看娃娃有氣不?我被從尿桶裏拿了出來。小的可憐,還沒有剛生下來的小貓崽大,哭聲細微。媽媽沒有奶水,奶奶每天給我灌幾次煮飯的米湯,居然活下來了。

不久,奶奶辭世,我被爸爸帶到茅草叢生的路邊,放在一個破籮筐裏,希望能被過路的人揀走。等到太陽落山了,爸爸從船上勞作回來時,發現我還完好地放在原地,還能發出哭聲,不忍心,又把我抱了回來,我就是這樣,你灌幾口米湯,他餵幾口開水,生病時,父親從路邊隨手採一把草藥,嚼出汁水,吐在我口裏。

家境貧寒,到了五歲,我還沒穿過一套完整的衣服,但居然活了下來。等到我十五歲的時候,遇見小時候的鄰居,她睜大了眼睛說:「這丫頭,還能長這麼大?」

我終於長大成人了。成家後,還是一身的病痛。由於我體格瘦弱,半年才來一次月經,年齡很大了,終於有了孩子,我的身體就更差了。頑固性失眠導致我對安眠藥產生了依賴,長期服藥,大腦反應遲鈍、記憶力特別差。眼窩裏長了個肉瘤,導致半邊牙齒全敲掉,臉部翻起來,挖掉瘤子。腎血管狹窄,要裝疏通的東西,從大腿的腋下穿刺,大出血,噴的醫生滿臉通紅。美尼爾氏綜合症折磨的我痛苦萬分,右側腦血管堵塞,高血脂,心臟病,半邊身體麻木。臉經常浮腫得一按一個坑。白天的日子還好打發,到了夜晚,翻來覆去折騰到天亮。丈夫說我:「白天還是人,晚上成了鬼」。

就在我在痛苦中掙扎的時候,鄰居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從沒上過學,就到學法點去聽同修們讀書,他們還給我提供了師父講法的光碟。我白天在家看,晚上跟大家學,很快師父就給我調整了身體。

我按照大法書上要求的去做,每天都感覺到自己在提升,幾次調整身體,發生的很激烈的反映,我都在同修們的關懷下,在師尊的呵護下走了過來。我走進大法三個月了,我經歷著從未有過的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