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者喜之 得之惜之

——得法初期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九八年開始得法修煉的,那是週末的一個早上,我騎車去上班的路上,經過本市一個大型廣場時,看到許多人正隨著音樂的響起,輕鬆舒緩的活動著,印象較深的是其中還有不少學生和孩子。整個場面洪大而又祥和,不少人都在駐足觀看,我也被眼前這種整齊壯觀的場面所吸引,由衷讚歎道:好一幅優美動人的晨煉畫卷!我不由停下車子,靜靜的站在那裏看著,過了一會,我問身邊一個人:「這是煉甚麼的?這麼多人。」「噢,煉法輪功的。」他順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塊黃色寬幅的功法介紹。

我快步徑直走了過去,一看上面寫著「法輪功」幾個隸體大字,還有五大功法的簡要介紹,我好奇的從頭詳細看了一遍,當時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確實是一套獨特而難得的上乘功法,有別於其它任何功法,因為那時我地「氣功熱」還時有流行,各種氣功如走馬觀花一樣,所以,首次接觸到這樣嶄新的功法,的確讓人刮目相看,我用心記著,不一會就把其中的一些修煉術語,像「修煉法輪,不煉丹,不結丹」 ,「人不煉功法煉人」, 「性命雙修」 ,「主意識得功」等,都深深的印在心中了,雖說一時對這些名詞的修煉內涵還理解不深,但此時我對法輪功從內心已湧起一種緣歸於法的奇妙認同,特別是看到煉功還有師父的保護,長功快,不出偏,五套功法,隨時隨地都可以煉,可謂大道至簡至易,覺的這真是一門萬古難尋的「最方便、最快、最好的、也是最難得的修煉法門。」(《大圓滿法》)就這樣,我幸運的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

其實在這之前,我對諸多修煉名詞,如佛啊,道呀,天國世界啊等,都很少聽說過,說來對這些概念的初識和記憶,留存於心的還是小時候曾做過的一個清晰的夢:我坐在一輛好長的火車上,奇怪的是這輛火車不是行進在地面上,而是懸於高高的天空中,伴隨著飄動的白雲,向天上「呼呼」的疾駛而去,越來越快,越來越高,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停了下來,我四處一望,樓台亭閣,金碧輝煌,高聳端莊的蓮台,那樣清透莊嚴,夢中只覺的美好無比,但不知身在何處,也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剛有這樣一個疑問,沒想到瞬間就有了回應:這是天國世界。這一幕有如定格的影片一樣,永久的印入了我的心裏,直到幾十年後的今天,想來還是恍若昨日,歷歷在目。而那時對我來說,還從沒聽說過這樣的名詞,真是完全陌生的一個概念,也沒刻意要記住這樣一個夢境。

我原來頭部跌傷後一直留有腦震盪後遺症,時常悶痛和閃電樣的劇痛,修煉不久就徹底消失了!這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和決心,而當我的一些同學和親友,聽說我堅持要修煉法輪功時,不少人還是搖頭不解,因為今天在大陸成長起來的人,從小學到大學,直到工作生活等社會的方方面面,邪黨的種種歪理邪說,可謂無孔不入,滲透和充斥著每個人的細胞,特別是在中共「無神論」的反覆洗腦和系統灌輸下,早已陷入神傳文化的信仰危機中了,邪黨蓄意對傳統正信的歪曲踐踏和割裂打壓,使一代又一代的人,離道越來越遠,像浮萍一樣,失去了造就和支撐一個人生命的最為根本的東西,「他的標準就是科學還沒有認識到的,或者他自己沒有接觸到的,他認為不可能存在的,他就認為都是迷信,都是唯心的,他就是這種觀念。」(《轉法輪》

在他們看來,我這樣一個有著幾科高等學歷的大學生,學有專長,思維敏銳,有知識,有文化,有一份令人羨慕的舒適工作,本身從事的就是科技含量較高的工作,怎麼還信法輪功呢?我就對他們解釋說,牛頓、麥克斯韋是世界科學巨匠,他們為甚麼還信基督,而且還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呢?難道他們不懂科學嗎?不信科學嗎?其實,一個真正目光深邃而有所作為的科學家,他不會用自己固有的觀念和態度,固步自封的一概對其它未探知的諸多領域,來盲目打壓或妄下結論的。在向他們闡釋這些道理的同時,我也漸漸從新領悟了師父所開示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轉法輪》〈論語〉)

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後,交流多了,環境好了,自身改變也很大,心性在法的熔煉中,提高也很快,尤其一些得法早的老同修,他們對法理的認識,對法的摯誠和堅定,和在實修中表現出來的高境界的心性,著實給我帶來了非常大的促進,我永遠銘記和感謝他們的無私付出。我在校專業是學理科的,成績還好,甚麼「重力」呀,「萬有引力」啊,等等,灌滿了整個一腦子,學法時,自己也知道決不能用這些來衡量大法,但有一段時間,我的思想業還是隱隱襲來了,記的有次學法時,讀到「白日飛升」這一節,書中說「就是大白天這人飛起來了」 「其實我告訴大家,大周天一通這個人就可以起空的,就這麼簡單。」(《轉法輪》)明知師父講的是千真萬確的修煉狀態,但思想中那根深蒂固的所謂「重力作用」,還是那樣頑固的反映出來,排不掉,壓不住,覺的這是事實嗎?可能存在嗎?

但此時我內心很清醒,我就堅信師父說的都是真的,是對的,我沒有放鬆自己的主意識,儘量不被思想觀念和這些變異的東西所帶動,一遍遍的加強學法,以儘快突破這些修煉障礙,師父也許看到了我這顆堅定大法的心,慈悲為我安排參加了一次本區的交流會。

當時,坐在我身邊的是一名老年同修,她給我說了她修煉中的一些親身經歷。她是開著天目修的,她說,我們的煉功場也好,交流會現場也好,集聚和布滿著我們煉功人的能量,真像大法書上說的那樣,的確是「紅光罩著,一片紅。」接著,她又平緩的說起自己一次奇特的煉功經歷:有一天早上,她在公園參加集體煉功,煉完後往家走時,覺的整個身體輕飄飄的,真象沒有了重量一樣,再繼續向前走時,她清楚的覺的自己的雙腳離地了,真的起空了,而此時路上來往上班的人,已陸續開始多了起來,她想,眾目睽睽之下,大庭廣眾面前,我這樣一個老太太,愣是大白天「飛」了起來,這算哪回事呀,多不好意思啊。這種狀態讓她既高興,又感到有些緊張,於是,她趕緊一把摟住身旁一根電線桿,用力拽著好讓自己別「飄」了起來。說到這裏,我們也都會心的輕鬆一笑。她說,其實當時各煉功點上類似這樣的事並不少見。至此,我原有的一絲思想疑惑也蕩然無存,煙消雲散了。通過這次交流會,我真心體會到了師尊的良苦用心和慈悲呵護。

修煉人不同的修煉狀態,都在證實著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也在堅定著同修信師信法的正念。

我記憶猶新的還有這麼一件事,今天想來還是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名原為佛教居士的人,我們彼此交往較多,在當時全國各地風靡一時的氣功高潮中,他也學了某種氣功,但他經不住名利的誘惑,以至較長一段時間,他都迷戀於氣功治病,也許他先天的根基較好,開始時「治病」效果還可以,很快名利雙收。那時我已認定法輪大法,才是修煉的真法真道,於是,我向他力薦修煉大法,並將大法中有關氣功治病的原理告訴給他,勸他說「功能本小術,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門〉)千萬不要失去這個無比珍貴的修煉機緣,這可是一條擺在我們眼前的金光大道啊!為此他也看過大法書。但在名利錢財面前,他卻仍然難以停手,無心回轉,儘管我多次向他洪法,一再相告於他「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轉法輪》)但最終他還是可惜的與大法擦肩而過,機緣盡失,沒能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直到後來接連開手治療兩個癌症病人後,帶著永生不盡的遺憾,在飽嘗痛苦中撒手人寰。

當時對他的離世,我感到既震驚又痛惜,也看到了大法修煉的嚴肅性,《轉法輪》中講過:「有些根基好的人是用自己的根基跟人家換業。」「你要是看好兩個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這不危險嗎?就是這樣的,很多人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看來,真是法中自有天機在,師父講的一切都是真實不虛的。一朝有緣得到了大法,若不知珍惜,一旦失去了,那將是終身的後悔,還彌補不上。

生逢主佛下世度人,無量慈悲於芸芸眾生。師尊諄告我們:「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精進要旨二》〈為俄文版《法輪大法》的題詞〉)我們切莫枉度時光啊!悠悠歲月,生命到底為甚麼而來?紅塵亂世,我們到底在等待著甚麼?大千世界,道魔同傳,今天我們有緣得到這萬古不遇的大法,真正得到了這部回歸家園的「上天的梯子」,我們自當得者喜之,得之惜之,堅定的走正我們返本歸真的修煉大道,圓滿隨師還;同時,也真心希望更多的有緣之人,別被邪黨的謊言所欺騙和蠱惑,一葉障目,而迷住自己智慧的雙眼,而應「識正邪,得真經,」(《精進要旨》〈悟〉)萬分珍惜大法洪傳的寶貴機緣。因為這才是一個人「生生為此生」的歷史久遠的遙遙期待啊!

本不想說的太多,以免耽誤大家太多的時間,但總覺言猶未盡,師恩難表。至此說的不好或不對的地方,還望同修多指正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