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對到走進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名得法三個月的年輕大法弟子。母親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自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當時由於我輕信了中共媒體的謊言,加之母親被勞教所迫害的死去活來,因此在言行上對師尊與大法犯下了天大的錯誤,造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

今年三月份,我突然得了一場怪病,極其痛苦頭疼頭脹全身麻木,要說怕冷吧,我又熱的難受,要說怕熱吧,七月的炎熱天氣,我都不敢出門,不敢開門窗,不敢見風,整天坐立不安,度日如年。

丈夫見我的病情十分難過,不惜一切帶我走遍了省內各大小醫院,做了各種檢查都無法確診是甚麼病,最後醫院只好說我得的是神經病,打針吃藥花去了一萬多元,不但不見好轉,反而一天比一天更加嚴重;我的整個身心處於求生不成求死不得的極其痛苦之中。

母親是位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多次向我洪法,也許我受毒害太深,也許是聖緣未到,我總是聽不進去。在我四處求醫問藥之時,母親再次勸我走進大法。母親說:「你生於萬載難逢的宇宙大法洪傳之時,就是緣份,生生世世你就是為了等待大法而來,等待師尊的慈悲救度,你應該在大法中修煉,只有師父才能救你。」在母親的勸說下,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終於走進大法開始修煉。

在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師尊給我淨化身體,各種狀態很快消失,現在我已感覺一身輕了。在此我叩謝恩師的救度之恩,也感謝同修無私的幫助。

由於大法的神奇不斷展現在我與母親身上,使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因此,丈夫與兒子大力支持我修煉。我每天除了做好簡單的家務外,全身心投入學法、發正念,當然由於得法晚,業力大,另外空間干擾也很大,但是我基本能夠把握好。

切身受益的我,深感大法神奇與師恩浩蕩,我無法用語言形容師尊的救度之恩!感謝師尊不計前嫌的慈悲度化,我唯有不斷精進實修,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協助同修助師正法,救度更多、更多的眾生,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三件事」,回報師恩的同時,洗刷自己對師尊對大法的不敬之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