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去執 衝破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得法時,明白了自己找到了人生中最珍貴的宇宙真理。那時淺白的認為做生意會損害他人的利益,以後不做生意了,到朋友的公司打工去。人為的給自己增加了魔難,也造成了家人得法的障礙。但我內心知道,誰也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這顆心。得法前,我體弱多病,心理素質很差,家裏人都很擔心我的身心健康;後來看到我修煉後,身體、精神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也變的越來越善良,家人也陸續得法了。

一、學好法

人世間就是大染缸,天天浸泡在名利情中。如果不多學法、學好法,就容易迷失方向。師父多次講法都強調了學法的重要性。如果不是重視學法,真不可想像在大陸這麼險惡的環境中怎麼走的過來。一開始得法,我就很喜歡學法。一有時間就看書學法、背法、抄法。當時家人說「真不理解你,電視也不看,一天就是學法學法」。我說「如果你明白我得到了人生中最珍貴的宇宙大法,你就會理解我為甚麼會這麼喜歡學法」。

得法前我是一個思想複雜、多愁善感的人。甚麼事情喜歡往負面的方向思考。開心時也擔心災難突然降臨,膽小怕事,疑心重。喜歡看小說、電影、雜誌等,造成了嚴重的思想業,經常失眠。

在二零零一年時,有一天突然感到一種很不好的靈體操控我的身體、大腦,整個人感到很害怕、很害怕,甚麼事情一下子想不起來時,大腦就很難受很難受,受不了就用頭撞牆,用手指掐自己的肌肉來減輕痛苦。就在自己要崩潰的時候,我每天都大量學法,靜不下來時我就大聲讀法。睡醒覺一睜開眼就背法,時時溶於法中,依靠大量的學法,才闖過了這一魔難。由於思想業重,執著心多,我背法的速度很慢。我背法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背。是啊!這麼珍貴的大法,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讓我們生命的永遠都記住他。我記的有一位同修在心得體會中說過「如果一個人來到世上沒有讀過《轉法輪》將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如果讀了《轉法輪》而沒有修煉,將是他永生永世的痛悔。」

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惡警、猶大、壞人變換各種手段迷惑、欺騙大法弟子妥協,動搖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在邪惡的黑窩裏,我每天都背法。有同修把自己記的經文抄寫下來傳給大家,晚上就在被窩裏把經文背下來。所以只要邪惡一張嘴,用法一對照,就知道它的邪惡。一次惡警詆毀大法師父:「你們在這裏受罪,你們師父卻在國外住在豪華別墅裏,你們師父騙了你們好多錢」。我反駁道:「釋迦牟尼佛來傳法度人時,他的弟子用金子做房子請釋迦牟尼住,我們偉大的師尊就是真的住在豪宅裏我們做弟子才高興呢,師父為我們付出那麼多,卻從來沒有要過我們一分錢。不要用骯髒的心去想別人,我心裏明著呢!」正因為平時學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雖然有的時候因為意志不夠堅強,怕吃苦,在過關時,有沒做好的地方,但最終都能堅定的走過來。

二、向內找,破除邪惡安排

二零一零年一月份,由於自身有漏被惡人綁架到看守所。在車上我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人手中有權可以害人也可以幫人,善待大法、大法弟子就會有一個美好未來;否則不但害自己還要禍及後代,並揭露共產黨的邪惡,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

在所謂的筆錄的過程中,我繼續給他們講真相。我修煉大法後,在家我是一個孝順的好女兒,是丈夫的好妻子,是孩子的好母親,是員工的好老闆。生意也做的好,在社會上是公認的正直善良的好人,在社會上沒有做甚麼壞事,為甚麼要把我關押起來。他們說:「沒辦法,是上面的命令,因為我們是國家的工具,我首先服從命令」。我說你首先是一個人,人是應該有正義和善良的。唉!多麼可悲啊!很多人在幾十年黨文化的毒害下,已經沒有人性了。在看守所,我拒絕簽名。他們都說「法輪功」不簽名,不要難為她。坐在床上,我靜下心來,心裏很難過。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對不起家人。因為自己被迫害,對外面同修造成負面的影響,給整體帶來了損失,又讓師父操心了。家裏的孩子還很小,一直都在我身邊,醒來找不到媽媽會不會哭,情也帶動起來了,一定是有了很大的執著漏洞,才會被邪惡抓住把柄迫害。

回想前一段時間,剛開了一家新店,有時忙於生意,學法時常常有電話干擾。店裏請了同修幫忙,由於方方面面的原因,同修之間產生矛盾,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執著於利益,執著於同修情,覺的自己三件事做的還可以,生意也不錯,產生了歡喜心。有時看到同修的不足,也不直接指出來(為了維護自己和礙於面子)沒有做到對同修負責,心裏還沾沾自喜,自己比她們做的好,沒有這方面的執著。有時看到同修過不去關時,而在我看來卻是微不足道的東西,可同修卻過的剜心透骨;而自己認為的巨關巨難,對於同修可能一步就邁過去了。每個人生命來源不同經歷不同,造成的各種執著心也就不同了,所以我們都應儘量以包容慈悲的心態理解對方。

我們家姐妹關係比較好,情很重,有事沒事都會在電話裏聊上很長時間,特別是知道「神韻」要在香港上演,歡喜心也起來了,張羅著叫親朋好友去看,在電話裏也不修口,給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慘痛的損失,家人也被邪惡迫害。

和我非法關押在一起的還有一位同修。我們互相切磋,找各自的執著心。同修說她最大的執著是怨恨心,怨恨婆婆、丈夫對她很不好,心裏常常憤憤不平的。我找到了自己很多的執著心,怕心,顯示心,利益心,疑心,執著於情等種種不好的觀念。在裏面各種人心都返出來了。特別是求出去的心很強烈,干擾也很大。家裏人通過各種渠道找人拉關係,叫我配合好,想辦法把我搞出去。惡人挑撥、恐嚇我家人說:「你女兒很頑固,是省級以上重點人物,你們家過的都是人上人的生活,怎麼還和法輪功搞在一起,現在已經沒有幾個煉法輪功了」。他們拿了一張紙上面寫著幾月幾號放我出去,叫我在上面簽名。在強烈求出去的人心驅使下,我在上面簽了字按了手印,此時已經嚴重的不在法上了。過了幾天,管教叫我出去說有人提審,惡人看到我,就裝模作樣的說:「你給法輪功的人害了,我們頭頭在開會時,擺在桌上的電話全部響起來,晚上半夜睡覺也打進來,影響人家休息,還發信息詛咒我們,領導震怒,說不能放你,果不所料,你是個重要人物,才驚動這麼多人」。我當時心情很沉重,自以為可以出去的卻突然發生變故,一定是衝著我的心來的。他們說我是重點,我向內找自己是有求名的心,他們才會說我是省級以上的人物。

打電話,發信息營救同修沒有錯,是大善行為,也是救度一切被邪惡欺騙的眾生(包括對大法、大法弟子犯罪的惡人)。

在監倉裏整點就發正念,有時間我們就背法,有機會就和其他的犯人講真相,處處以修煉人的行為要求自己,因為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大法的形像。獄醫和其他犯人說:「她們煉功人看上去和其他人不一樣,給人感覺很平和,寧靜,很有涵養,很善良」。有些年紀小的犯人,我就給她們講做人的道理,生活上關心她們,她們都喜歡我,跟我說心裏話,在我要出來時,基本全都三退了。

由於人心的執著,覺的很苦很苦,最牽掛的是年紀很小的女兒,還有被非法關押的家人。腦中胡思亂想,擔心會不會被勞教,送洗腦班。我努力的平靜自己,不斷的發正念、背法。我就選擇師父的安排,舊勢力的安排一絲一毫我都不要。背誦師父有關「善解」的法,思想中我對另外空間的生命說:如果在歷史上我曾經傷害過或欠過你們甚麼東西,我圓滿以後我會善解你們,如還要繼續干擾、迫害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我就清除你們,因為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我身上暖暖的,一隻小鳥飛進來又飛出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弟子。

一天晚上,管教叫倉頭偷偷跟我說:明天要送走,有甚麼話給家人說寫一個條子他會轉交我家人。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酸酸的。我簡單寫了幾句話「幫我帶好小孩,照顧好媽媽,我會堅定走好自己的路,烏雲不會總是遮住天的,苦難的日子終會過去,我們全家團聚的日子不會遠了。」

第二天,倉裏的人默默的為我整理東西,心情沉重,管教帶我出去時,走到門口,我雙手合十,對著全倉人說:「你們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眼裏含著眼淚,依依不捨。管教問我,你是不是對她們很好啊,個個都這麼捨不的你。是啊!人又怎麼理解大法弟子慈悲的胸懷能感動世人呢!我也經常在想,只有最偉大的師尊才能帶出這麼多偉大的弟子。弟子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心中對師尊的感恩。邪惡以我電腦裏有法輪功資料,上過明慧網為藉口非法勞教我兩年。坐在車上,我閉上眼睛,一路上發正念,窗外陽光燦爛。我請求師父加持我。弟子的使命未完成,勞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

走了幾個小時到勞教所,天陰沉沉的,下起了小雨,心裏很沉重。我又第二次被綁架到勞教所,是甚麼心促成的呢?變異的觀念,色慾心,怕心,求安逸心,怕觸怒邪惡的心。不管我有多大的漏,我會在大法中歸正我自己,邪惡不配來考驗我,不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我把一切交給師父,我只要師父的安排。在體檢時,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此時邪惡還不死心,要我在勞教所觀察一個晚上再說。我向內找,一聽到勞教所拒收,我就放鬆了發正念,起了歡喜心,又給邪惡鑽了空子。第二天,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同修們形成整體的營救(我先生二十四個整點發正念),家人的配合,終於闖出了魔窟。(和我一起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也正念闖出。)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體會到修煉是人世間最嚴肅的一件事,必須踏踏實實,不折不扣的走好每一步。每一個執著都是障礙。深深的體會到整體配合營救的力量,發正念巨大的威力。

三、 講真相

面對面的講真相,近距離的接觸,更容易啟迪人的善念。用大法中修出的純善和智慧去打開他們的心鎖。一次我和姐姐去一個親戚家。這位親戚以前是政法委的官員,她的名字也上過明慧網的惡人榜。她先生以前是部隊的高官(後遭惡報已死亡)。對於她先生的去世,她痛不欲生,幾乎沒有活下去的勇氣,經常失眠。我告訴她「你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有用嗎?」我就給她講一些大法弟子救人的神奇例子。幾十年在官場形成的習氣和觀念,要解開她的心結並非易事。她說她崇拜毛澤東,收藏了好多毛的字畫。她家一入門就掛了一張很大的毛魔頭象,還有一個毛魔頭的大石膏像。我說我們都被共產黨騙了,一個大魔頭「神話」毒害了多少世人。毛生前生活極其腐化墮落,是無情無義的暴君,糟蹋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在位幾十年政治運動害死中國人幾千萬。有功能的高人都看到死去的中共黨魁都在地獄永無休止的償還它們的罪惡。

她說中國這幾十年變化也很大,人們的生活水平都有很大的改善,中共還是有功勞的。我說「經濟發展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利益,台灣香港澳門和我們是同宗同族,他們的生活水平遠遠高於國內的水平,社會環境、福利待遇都比我們完善,而我們中國所謂經濟上的發展,也是付出慘重代價換來的,中國人現在生存的環境都給他們破壞了,水資源嚴重污染,森林大面積砍伐,黃賭毒,假冒偽劣產品充斥整個社會,豆腐渣工程,毒奶粉害死多少兒童,沒有了道德約束的中國人為了錢甚麼壞事都敢做,這都是中共無神論一手造成的」。我從另一個角度引導她的思維: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中國人已經成了亡國奴。曾幾何時天安門懸掛的是馬恩列斯的照片,繼承的是馬恩列斯思想和暴力革命,中共通過不斷的運動,樹立了黨文化,徹底摧毀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中國人在不知不覺中做了「馬列子孫」。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在沒有中共的歷史上,中國曾經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文明。擺脫中共,我們中華民族一定會再創歷史的輝煌。中國的文化是神傳文化,中文也是神傳給人類的。文字背後能引伸出很深的內涵。我說你經常出國,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神韻演出。短短幾年神韻震撼了世界,創造了很多世界奇蹟。在海外的華人看了神韻的演出,都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感到自豪。能親眼觀看神韻演出是天大的福份。她當時表示有機會一定會去看。我們一直聊到深夜仍意猶未盡。第二天早上,她說「真神奇,我一念『法輪大法好』馬上就睡著了,以前我經常失眠,你看看我家有甚麼要清理的,幫我清理掉」。我就把她家毛魔頭象全清理了。後來她非常感激我,說「謝謝大師」。我說,你千萬別這樣叫我,我們師父只有一個,要謝就謝我師父吧。她連聲說「謝謝李洪志師父」。順利幫她和家人三退了。

自上次被邪惡綁架回來後,我怕心還很重,一出來做真相,頭腦裏就返出很多可怕的念頭,干擾了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先生看到我這個狀態,要我多學法,經常鼓勵我做好三件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匯入了「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現在很多同修用電話講真相,我也參與了這個項目。我的體會就是如果我們心態好,法學的好,打電話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最容易返出來的是怕心。在這過程中我不斷的排斥它,純淨自己的心態,放下自我,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師父在講法時肯定了用「真相幣」救眾生的行為,讓我更加明確了用「真相幣」是讓世人了解真相的一個很好途徑。因為自己是做生意的,進貨時要用比較多的現金。我每次都帶上大量的「真相幣」,有時一天就能花幾千元的「真相幣」,付款時心裏沒有怕心。對方看到了就跟她講真相,收到真相錢是福氣,你的生意會越來越好的。對方一般都能樂意接受。現在講真相,問他們「三退」沒有,很多人都會說在錢上看到過。這樣切入話題就比較容易了。

那天看了師父《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問我先生,我算不算師父講的「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先生說「你有點算」。我聽了以後真傷心。自己修了這麼多年,還修的這麼差勁,真愧對師尊。最後,以師父所講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也希望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從正的方面增長智慧,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與同修共勉。希望我們都能做師父喜歡的弟子!

層次所限,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