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修煉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一、得法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患了二十多年的遺傳性疾病,雖然練了多種氣功,也沒能根治,還被疾病折磨得變了人形,有時生活不能自理,經常上不了班,幾次產生了了斷此生的念頭,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四月中旬,我得法了。

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我的眼淚不斷的流,這本書太好了,我的人生有了方向、有了目標了。身體很快得到淨化,能正常上班,這個功法真神奇啊!

二、提高心性

修煉大法了,有法可依,我的心性在昇華,遇到不順心的、委屈的事、我學會了忍。感悟到「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

有這樣一件事,有一天,我去上班,領導對我說:下月的班編好了。我去看,是這樣編的,一個星期轉班(早班、中班),我記下來;過一會,領導又來了,告訴我:班另編了。我去看,兩個星期轉班,我也記下來了;我下班的時候,領導又來了,說是從新編了。我又去看,是安排上深夜的班。我原不是上深夜班的。這明擺著是在刁難我,要在修煉大法前,早就跟領導吵了。但我現在是修煉人,不能跟常人一樣。

我想起師父講的:「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我靜靜的把值班表抄好,幾個領導望來望去,出乎他們意料之外,他們發現我變了。

當時,下崗的人多,幾乎全國企業單位都盡要些年輕的,工資待遇又低。我們這些老的雖然是單位的開荒牛,時過境遷,這年代誰要。我要守不住心性,有異議,他們就有藉口安排我下崗,這次他們沒招兒了。

但是,那時我正處在消業狀態,上完班回家,幾乎分不清東、南、西、北。因某單位女性上夜班出事,我這邊領導害怕出事,怕負責任,就叫我不上夜班了。我悟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利用這機會,把我從難中拉出來,師父對弟子的愛護和關懷,弟子萬分感恩!

一關過了又來了一關,領導又向上級報告,說我們班組三個人經常遲到、早退。人事部經理直接找我,要我下崗,我想了又想,我可以捨去名、利,但我要維護威嚴,我平靜的對經理說:「要我下崗可以,但必須說清楚,這幾年,上、下班不都是電腦打卡?我甚麼時候遲到、早退過?可以去查。」經理沒話可說。

在修去名與利的執著心之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一心救度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迫害法輪功。大法蒙難,師父被惡毒誣陷,我的心真難過,該怎麼辦呢?

我開始給同事講,法輪功是去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並介紹同事看《轉法輪》,有幾個同事看後,都說這本書是叫人如何做好人的。但由於個人修煉基礎打的比較差,在迫害的恐懼氣氛中,我走過彎路。後來,學了師父的一篇篇講法,明確方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在修自己的同時,也要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

我走出來了。我一隻耳朵在修煉前給打針打聾,反應遲鈍,不會說話。因此,開始講真相時,一緊張,氣喘噓噓(我當時認為是業債還沒還清,現在的認識就是應該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是,我非常清楚,救人是我的使命,我一定要突破這些人念,我一定能行。

我不斷的學法,大法開啟我的智慧,真相越講越好。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去怕心,修去人心。

我經常到超市講真相。有一次在一個超市講真相時,被一個不明真相的員工構陷,超市的保安頭目叫我去,他說:「你這麼好講,我叫所有的員工集中起來聽你講。」
我說:「好啊。」
當走到收費的地方時,我問:「要去哪?」
他回話:「把你交上去。」
我說:「那我肯定不去。」

接著,我大聲的對著排隊交費的人講真相,問他們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不好?「天安門自焚」自殺造假,「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怎麼能自殺?劉少奇一夜之間就成了大叛徒、內奸、某黨一貫的手段就是這樣。保安說:「傅怡彬殺人是怎麼回事?」

我說:「他不是煉法輪功的,他精神不正常殺了家人,某黨就利用他來栽贓法輪功。」保安不出聲了,我把買的東西交費完就回家,這都是師父呵護。

去掉了怕心,我走到哪真相講到哪,我有幾次碰到派出所警察也把他們勸退了。

有一次有幾個人在一起,其中一個是公安局副局長,眼光兇兇的,我給他講真相,告訴他,無論你是高官,還是平民,都只有分清正邪、好壞,才有美好未來,善惡有報是天理,請不要參與迫害、詆毀法輪功。你去網上看一下「藏字石」就知道,是天要滅中共,而不是法輪功要咋中共,他聽著真相,眼光變善了。

對在職人員講「三退」,最好單獨講,效果較好,臉要保持自然笑容,真的為他好。不能求數量,不能有歡喜心等。

我有時與同修配合講真相,多時是自己去做。我勸退的人數已達到數千人。其過程中,也有做的不夠,留下了遺憾。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會有不同的情況出現。有的抓住我的衣領說:叫你講,到大街上去講,我只好勸他不要這樣,我是為你好,請你不要生氣嘛;有人瞪著大眼睛,說你找死呀;有人威脅我,有構陷之舉;還有人你剛走進家門口,就趕你走,根本不聽。這些情況現在少了,因邪惡已被除的少之又少。也有遇到好的,有些人聽明白真相,為感謝我,要送東西,我就說要感謝師父,請轉告親人、親戚、朋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不管遇到甚麼情況,我都不動心,勸退了,當然為眾生得救而高興,未能講退也不氣餒。都是師父安排我們在各種環境中磨煉自己,提高心性,去各種執著心,也都是在修煉。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四、以修煉人的慈悲心態對待家母

我的家母八十八歲,患老年失憶病,甚麼都不懂,大便也敢吃。住在丈夫的弟弟家。我住處離這太遠,倆兄弟輪月照顧老人。我本想用拿出每月兩千元錢雇弟弟代替照顧老人,自己可有更多的時間救眾生,可是弟弟不答應,也不允許雇保姆。

我悟到,照顧好老人是兒媳的責任,我是修煉人也要有孝心,也要講慈悲。弟弟的左鄰右舍都在看婆媳之間不和睦的情況,我要以修煉人的慈悲心態對待家母,做出一個好樣來,讓鄉親們目睹一個修煉人的風範,去感受法輪大法的美好。

照顧老人真是不易啊,當出現煩心的時候,她就會給我製造更多的麻煩,表現不配合,老要脫衣服,大便次數多等等,我認識到怕麻煩之心應該修去了。餵飯時,我就背《論語》,《洪吟》給她聽,她吃飯不張口,我就逗她笑……家母精神終於好多了,力氣也大了,家母也聽到大法了,得救的形式是這麼特殊。也在證實著大法,圓容著大法。願鄉親們都來找真相,得救。

修煉十一個年頭,要寫的東西很多,是寫不完的,這裏寫的僅是修煉過程中的點滴。我還有不少人心,今後一定要多學法,用法來衡量對錯,用正法理看問題,向內找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做正法時期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完成歷史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