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為了救人,時刻想著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退休人員,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三年的個人修煉、十一年的正法修煉,一路走來,真是風風雨雨,行路滄桑,刻骨銘心的感受,難以盡述!現向師父和同修彙報一下自己在救度眾生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一、發信講真相

七二零」後,邪惡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各種污衊大法的謊言充斥著中國大陸。不明真相的眾生,受到了嚴重的欺騙與毒害。在這種情況下,同修們切磋認為不能消極承受,應當向世人講清真相。那個時期,連夜散發真相信,成了我講真相的主要形式。一個是到居民區隨機發放,一個是直接給各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等公、檢、法各個迫害大法弟子的有關部門和個人寄真相信,震懾邪惡。

二、傳遞經文與真相資料

在邪惡最瘋狂的時期,不僅世人深受毒害,許多大法弟子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抑制。在這正邪較量最關鍵的時刻,我們當地一批精進的大法弟子組建了資料點,成了這無邊的黑暗中一盞希望的明燈。那時資料點少,需求量大,資料的傳遞成了我當時的主要職責。

傳遞資料有時需要長途跋涉,尤其是我搬到農村住的六年多裏,給我傳遞真相增加了很大難度。因為從農村到城裏騎自行車一趟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我每週一次在夜晚從市裏取回材料,然後分裝成兩包,第二天傍晚,再分別送到市內兩個片的同修那裏。再經過同修分別送到大法弟子家中,然後各種材料被同修發出去救人。

為了同修能夠及時的得到師父的講法、經文和《明慧週刊》、《九評》等真相資料,在傳遞過程中,雖然碰到了一些困難,但在師父的呵護下,都順利的完成了。例如:在一次初冬的夜晚,去城裏送資料。甲地片送完了,在送乙地片時遇到了干擾,電話中雙方把交接地點理解差了。同修在另外一地等了好長時間才回家,我則在自己認為的交接地點也等了很長時間。在這種情況下,我找了三個公用電話都沒有聯繫上。當時雨越下越大,天氣越來越冷,夜也越來夜深,行人漸少,雨水一直在我臉上往下流著。怎麼辦?就是回家還得1個小時才能到。當時心中有些急躁,還有一種說不清的彷徨。算了,還是回家,明日再來送。求安逸的念頭像潮水一樣的襲來。可看著車筐裏的真相資料,轉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來幹甚麼的?不是來送救人的法寶嗎!怎麼能被眼前的這一點點苦給擋住呢?「萬事無執著,腳下路自通」(《洪吟》〈無阻〉)。我冷靜下來,對照師父的法,不正是因為我的意志不夠堅定,有怕苦、求安逸的執著心,才三次沒打通電話嗎?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越在艱難面前,越是見真性的時候。條件再差,環境再惡劣,時間再晚,也決不能讓真相在我手裏過夜,一定今晚送到位才回家。正念一出,聯繫的路就通了,找到公用電話,一打便通,順利的完成了這份資料的傳遞。

還有一次,在往城裏送資料夜晚返回時,通過一個村莊,到鐵路橋的三百米土路,被過往的水泥車壓的凸凹不平(周圍在蓋樓),沒有路燈,又因下了一天雨,路全是泥湯子。橋底下因為最低,再加上排水不好,所以水很深。當我到橋頭時,一片水,辨別不出路了,只好慢慢的往前走。到橋下時,一下子連人帶車摔在了水坑裏。當時沒害怕,我想沒事,真的就沒事。人沒事,車也沒事,因為,我是師父的弟子!

三、做真相資料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走出來講真相的同修越來越多,真相資料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而大資料點本就是邪惡的眾矢之地,同修在巨大的工作量面前,學法、煉功、發正念一跟不上,就變得十分危險。一時間,許多資料點被破壞,這樣資料就出現了短缺。為了滿足我和同修的需要,也為了減輕資料點同修的負擔,我先後購買了小型複印機,彩色複印機,在同修的幫助下又增加了刻碟機,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

我非常珍惜這三件法器,常常與他們溝通:大法弟子選擇了你們是多大的榮幸,一定要擺正位置,樹立威德。幾年來,真相資料源源不斷,三個法器有時甚至超負荷的工作,但從未出現過問題。

在資料的製作、包裝上,我們儘量的符合常人的口味,順著常人的執著。為防雨防塵,購買一些自封塑料袋,再買一些漂亮的小「福」字,與真相放在一起,看起來特別的好看、喜慶。用木板壓出自封袋內的空氣,再封好,揣在兜裏不佔空間,走到哪裏順手就可以發。商場、書店、居民樓、公交車的後台上、車筐裏、報箱裏到處都有我們的真相資料。真是:真相洒遍人世間。

四、面對面講清真相

與發真相信、小冊子、貼標語等方式比較起來,面對面講真相的要求更高,效果也更為深遠、直接。

1、對親人講清真相

我有一個叔叔今年78歲了,當過多年的軍官,在中共的反覆灌輸下,中毒很深。「九評」出來以後,我和妻子去他家講真相。嬸嬸和我妻子多年未見,見了面家長裏短,有聊不完的話題,眼看天色漸晚,我們要回去了,可還未轉入正題,我有些急躁。心想大老遠來一趟,一定要把他們退下來。臨別時匆匆的對叔叔說:叔叔啊,你知道現在最大的事是甚麼嗎?那就是「三退」保平安──退黨、退團、退隊。因為共產黨做盡了壞事,現在天要滅它,咱們關係這麼好,不能跟它一起陪葬,起個化名,我幫你退了吧。老人聽了非常詫異:「退啥退呀?!我還等著看共產主義呢?」我說:「現在共產黨領導都不信共產主義了,你還信嗎?好好想想吧!」那天,不歡而散。

回來後,細細的反思這個過程,我發現了自己的幾顆人心:1、有完成任務的心。眾生為法冒著天膽下來,把一切希望都寄託在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身上了,而如今,滾滾紅塵,萬世輪迴,迷失了本性,真的面臨著毀滅的危險。而當我去講真相時,心中卻有一顆完成任務的心。臨走時覺得時間不夠了,匆匆講了幾句,完成任務。沒有真正的從救度一個生命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說白了是慈悲心不夠。說是救人,卻沒有放下自我,沒有完全站在被救者的角度去考慮問題,還是有私。2、情重。因為他是我的親戚,所以我人的一面用情去看待問題,認為出於人情讓他退了就行,只是講真相,沒有做到講清真相,用真相去打開他的心結,從而使他真正得救。當被拒絕後,又被情所帶動,心中有些許失落和不平,終致不歡而散。

這件事情對我的環境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事隔一年,叔叔還在電話裏說我太不像話了。我和妻子不惱、不急、不棄,再次去看老人。這一回,我們一人講,一人發正念,用了近兩個小時,系統的講清了中共的邪惡與大法的美好,老人終於退了黨。

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還有一個體悟。那就是面對親人講真相時,首先,我們不要被情所帶動,不要僅僅依靠親情去促成「三退」,而應把真相講清講透,否則,即使他退了,思想中的毒素也難以有效的清除。其次,親人與路人畢竟不同,那是我們身邊的環境,與我們有更多的直接接觸。我們可以慢慢的層層去鋪墊,一點一滴的開創出來,走得平穩,才可以更好的救度眾生!

如我的一個親戚,在公安部門工作,是邪黨統治下的利益既得者。作為「內部人士」他深知中共的邪惡,但信神的底線很低,對大法真相了解有限,加上怕心,遲遲不肯「三退」。一年多來,我和妻子多次向他講真相,澄清了他的一些認識,後來,妻子給他看了一封「致公檢法部門的勸善信」認真讀過之後,他終於退了。

其實,今天在中國邪黨的惡可以說是人人皆知(當然,常人對其邪惡的程度還是認識有限)。而大法弟子的家屬一定程度上也都了解大法的真相,未能「三退」的原因,我想一方面是親人出於對我們的擔心,這就要求我們一定要走得平穩。另一方面有親人對我們不完全認同,我們要檢省一下自身是否有不符合法或不夠圓容的行為而造成了常人得救的障礙。

正法的形勢越來越接近表面,常人也越來越清醒,形勢真的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許多當年堅決反對的,現在漸漸的轉為理解和支持了,只要我們不斷的擴大容量,洪大的慈悲一定能溶化堅冰。

2、給同學和生活中的有緣人講真相

為了給同學講真相,我先後搞了幾次小型的同學會,經過一年多的聯繫,最後組織了一次五十週年同學會,在籌備工作中先後近十人三退了。

在日常生活中,如買菜、理髮等,我都儘量的講真相。有的時候狀態不好,難以開口,或開口講了,人心重,能量弱,穿透力不強,效果往往不好。狀態好時,學法煉功跟上了,法理清晰,心懷慈悲,則常常是三言兩語,就促成了「三退」,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每一句話都正對對方的心結。

回首十一年來風風雨雨中走過的日日夜夜,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平安的走到了今天。身為輔導員,邪惡對我虎視眈眈,十一年中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三次更換住房,未曾遭到迫害,每到一地,我都牢記自己的使命,救度眾生!今天,正法已近尾聲,眾生得救的數量還遠遠不夠。我深知,正法每一步的延續都滲透著師父的巨大慈悲與承受。身為大法弟子的我,只有一切為了救人,時刻想著救人,盡我所能,圓容師父想要的,助師正法,兌現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