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會中注意「學人不學法」現象

——就《請吉林省同修注意開交流會的問題》與吉林省各地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刊登如下消息:
「近兩年,吉林市有幾位同修(三~六人)陸續到全省各地開交流會,人員數量較多,外縣有的地方一次法會坐滿三個屋子的人。他們以往也曾經在長春不同的區域開過多次這樣的交流會,大家均有不同反響。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中旬至十月中旬,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裏,長春一些同修為這幾位吉林同修組織了三次交流會,人數在三十人左右或更多,還在準備繼續辦下去。近日,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報導:北京市門頭溝區有5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國保和派出所抓走,可能是集體學法被人出賣。教訓是慘痛的。就目前中國大陸形勢,是不適合開這樣的交流會:1、跨地區的大交流;2、人數過多;3、法會過頻。不要以個人感覺感受來評判這樣的法會如何如何的幫助大家提高,等等。請站在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的基點,吉林同修、長春同修能停止這種有悖大法原則的行為。」

消息在明慧網上發表後,長春仍然開了至少一次的吉林同修把持的三、四十人的交流會。吉林市的這幾位同修回吉林後仍在頻繁的開交流會,幾乎是每週一場,人數為三、四十人;有外地組織來的,也有他們去外地召開的。前幾天,長春同修特意去吉林,間接找到這幾位吉林同修,阻止他們的行為,爭執起來,不歡而散。我們有一些同修在為此事發正念,鏟除干擾,希望大家都能在法中歸正。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自己的問題。

以上明慧網消息只是從消息報導角度曝光了這種行為,進行善意的提醒和制止。這裏我們想就這件事,談一下個人在法理與心性修煉方面的認識。所談有一定侷限,意在提出問題,大家思考。若有冒犯之處,敬請諒解。

可以說有兩年的時間了,為吉林市這幾位同修組織的這種交流會,前前後後參與了許多吉林省各地同修,在學員中造成波動。半年多前,就有長春同修多次提出,找到這幾位吉林市同修,希望他們能夠停止這種頻繁的在省內各地舉辦交流會的行為,因為種種跡象表明,這種頻繁的大型交流容易導致偏頗──聽者學人不學法;講者指導他人修煉。

一、一言堂的交流

這幾位吉林市同修在各個地方交流的時候,所談內容大同小異,如關於「正念強斷指接指」的事例他們場場都講,意圖是在告訴大家「甚麼是正念」、「強大的正念如何有威力」等,把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理,告訴大家得這樣做。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可以按照座談會這種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互相講,我們要求這樣做。」但各地交流會是專門為他們提供場地召集同修來聽他們講的,絕大多數的交流會會場不是平等的互動交流,基本上是他們的一言堂,寥寥的幾個其他同修發言,也都基本被他們打斷。最後幾場交流會,同修提出強烈意見後,他們才有所改變。

為甚麼專為他們組織一場一場的交流會呢?組織協調者認為這幾位吉林市同修在法上認識的好,實修的好,希望他們的經驗發揮作用,使其他同修能夠在法中儘快提高上來。但一場一場的、排上號的緊密安排,這其中就有「學人不學法、指導大家修煉」的傾向與因素了。

二、交流內容單一

由這幾位吉林同修把持會場,他們的發言基本上是強調面對迫害(邪惡迫害、病業迫害)時如何保持正念,這一單一話題侷限了交流會的更多證實法的內容,也侷限了大家的思維。給人的錯覺,好像大法弟子正法修煉就是他們強調的這種正念、他們強調的這種正念涵蓋了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所有。

明慧編輯部主辦的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修煉心得交流大會,法會徵稿要求「希望來稿圍繞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實修中,就如何通過學法明法理、履行自己的歷史責任;如何在法理上昇華認識,轉變觀念,突破困難、向內找提高心性、比學比修;如何按師父的要求做好發正念以及做好發正念所帶來的方方面面效果;如何紮紮實實的救人、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提高心性等,交流修煉過程中的心得體會。」這個寫稿提示看似具體,其實只是給自認為不會寫稿的同修提供一些角度和提示,面很寬,等於是說,在同時做好三件事過程中的方方面面的修煉體會和經歷都可以寫出來交流。這是否可以指明我們在開交流會的時候,或者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如何把握具體交流內容呢?修煉的內容和大方向是師父規定的,不是學員個人能以任何藉口侷限的啊。

三、絕對化的認識

這幾位吉林市同修在各場地交流的過程中,把持著一個很明確、很絕對的觀點,在場及會後均有同修質疑,即「面臨迫害的時候,強調保持正念,絕不能向內找。如果向內找,就是在舊勢力的迫害中向內找,這恰恰在走舊勢力的路。」

這一認識在學員中已造成干擾,表現在:1、有的同修在遇到問題時首先想到的是他們講的理,而不是第一念想到師父怎麼講的、法中怎麼講的。2、同修不是在自己心性所在位置上解決遇到的問題,而是強行自己正念就得那麼強。有強為的效仿。3、參加交流會的一些同修不僅自己這樣處理問題,還把此番論理散向其他同修。一段時間以來,同修中已經陸陸續續出現反饋,也曾發生爭執。

要明確,向內找是法中要求,是師父對弟子的基本要求,是修煉者與常人的最根本區別,在任何情況,大法弟子都得努力做到的。如果先把舊勢力橫在那兒,來決定向不向內找,其實就已經偏離了修煉的正路了。正念和向內找不是一對矛盾中的兩個對立面,「正念」中本身就包括魔難面前對照法理找自己、及時歸正自己,也包括了堅定的走師父讓走的路、堅定修煉的信心、堅決否定舊勢力的插手,包括直接發正念堅定的清除舊勢力及其利用來干擾的一切生命,包括任何時候都心懷真善忍,包括任何時候都不忘救人,等等等等。法是圓容無邊的,不是人的思維所認識的那麼狹隘和非此即彼的。少數幾個學員把持和頻繁召開的這些交流會所散布、推廣的東西,是用人的好心辦了壞事,因為必然流入不但自己執著自己、執著自己的觀點、做法,還誤導別人,很可能干擾了別人的修煉、干擾了師父對其他學員的安排。後果是很嚴重的,這也是走向亂法和自心生魔的開始,及時剎車非常必要。

四、正念來自法

確有同修在交流會會場受到較大觸動,有的連續參加了四場交流會還有參加的願望。往往這樣的同修都是處於這種狀態:不能堅持穩定學法,甚至很長時間不學法;幫助大法弟子修煉的《明慧週刊》基本不看;看不到每日明慧交流文章。這種觸動如果真有效果,能讓這些掉隊的學員清醒過來,在實修救人的路上奮起直追,那也是法的威德,不用執著這種偏離大法的交流會方式,真能在學法小組交流、面對面交流中敞開心扉,也能達到很強的正面效果,因為實質上看人心,人心動了法就能起作用。

交流會應該是每個人通過聽別人的發言,能對照大法,以法為師,以法為標準,衡量對與錯,同時找到自己在修煉中存在的差距,更好的理解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而不是找到幾個可以跟從的人去學、去感動。

五、人多、正確把握方向的問題

其中一次交流會坐滿三個屋子的人,協調者強調說:「法會是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我們就要走師父的路。」有同修指出人多的問題,還有的協調人說:「三、四十人還叫多?八、九十人才叫多呢。」還有的說:「九九年以前,那多少人都行。」「海外那多少人哪!」

須知,九九年前的大陸大型法會,都是輔導總站、研究會、師父在把關的,並不是認為自己行的個人就能起到把關作用的。海外的地區性法會也只是一年一度,由佛學會和很多當地老學員共同把關,而無論當年的大陸研究會,還是現在的海外佛學會、明慧網,都有師父在看著。在現在大陸迫害尚未結束的環境下,人多,得有多強的正念堅守,能保證站在法上認識問題?人多,得有多大的威德把持歸正,保證不偏離法?一旦在學員中造成不良認識和影響,不干擾證實法嗎?這責任能承擔的起嗎?認為自己行、敢做的是不是把自己擺的太高了?

據了解,在上述吉林交流會的主辦者當中,確有學法不精進的,一天一講《轉法輪》都保證不了,有的《明慧週刊》不怎麼看,還有的目前多次遇到邪惡干擾。這種情況,即大法的原則是甚麼都不清楚,怎麼能確保把握這麼多人交流的方向呢?

其實,最主要的,頻繁的開交流會,諸多學員參加,容易干擾大法弟子安心做好三件事,干擾師父的整體安排。這是最大的影響。在正法面前,我們不能因為個體行為干擾了師父的事情,那麼就得按照法中要求、師父的要求不折不扣的去做。大法的原則不能動。如不許在學員中集資的問題、大陸同修之間手機安全使用問題、目前大陸不適合跨地區頻繁的大交流。等等。

近三、四個月,吉林省各市縣邪黨洗腦班死灰復燃,有的地區出現多個洗腦班。目前,吉林市曉光洗腦班還在繼續抓人,幾天之內就有七名樺甸同修被劫持。我們吉林省同修應該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狀態,三件事是否做到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要求的「認認真真的」、「腳踏實地的、踏踏實實的」?我們是否在敬師敬法方面存在問題?我們是否有所偏頗,如:學人不學法現象?筆者通過目前的情況,在同修身上也看到了自身的問題,如「高高在上、指導別人」、「堅持自己、強加別人」、「不能包容同修的不足」、「不能默默的圓容所發現的問題」,等等。

相信在法中,我們會整體提高,共同走向成熟。個人當前的體會,僅供與同修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