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以法為師」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在大法中修煉,經過了十幾年的風風雨雨,切身感受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同時更加明白了「以法為師」的深遠涵義和師父給予我們的洪大慈悲。

師父諄諄告誡我們要「以法為師」。我自己認為這句話早已銘刻在心了。但是,在紛繁複雜的現實中,當人這一面的理念和情感受到衝擊時,不知不覺中就偏移了基點,用現實中的理去主宰自己的思想,沒有以法為師,差點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險些毀掉了自己。我從小到大生活的環境讓我自尊心特別強,特別注重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平時,尤其厭惡那些在男女關係上不檢點的行為,在這方面,我也十分注重嚴格要求自己。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之後,在修煉中漸漸的放淡了「自尊心」,可最本質的維護自己的私心並沒有根除,讓我在一次考驗中差點走向邪悟而不知。事情是這樣的:

在同修當中,與我相處很好的同修較多,平時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九九年以後又在一起證實大法,彼此協調得很好。在遭受迫害時,我們相互鼓勵,相互幫助,並肩走過了許多艱險的道路,用常人的話說,那就是肝膽相照,生死與共的朋友了。可就是在這樣的同修中,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位同修竟然指責我「勾引」她的丈夫。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最厭惡的行為倒讓別人栽到我頭上,而且還是自己生死與共的同修。那一刻人的情感佔了上風,我內心深處那隱藏很深的「自尊」被觸動了,火氣騰的竄了上來,衝開了理智的防線,羞辱、委屈、怨氣全來了。傷心之餘,心理暗暗發誓:再也不和這樣「姐妹」來往了。

越是用人心去看問題,就越是被人的理所左右。聯想起身邊一些同修的不正的言行,它們就像放電影一樣一遍一遍在腦海裏放映起來,最後竟得出這樣的歪論:「大法修煉改變不了人,修來修去怎麼還是這樣自私和無理智呢?同修之間還會出現這樣的矛盾呢?再回頭看看自己,修到今天,仍然是滿身缺點,甚至還不如那些修養好一點的常人……。」我這種嚴重偏離法的念頭正好符合了邪悟者的歪理,導致了自己越來越悲觀,甚至懷疑起師父,懷疑起大法。

身邊的同修看到我的現狀著急萬分,三番五次找到我們,勸我不要放棄修煉,又暗暗為我清理不正之念(後來醒悟後交流中才知道)。終於有一天,我鄭重的捧起大法書時,知道了前面發生的這一件事導致的邪悟,最根本原因是我自己在修煉中沒有以法為師,而是以人為師,以事為師。我這是用人的行為去衡量法而不是用法去衡量人。這是甚麼邏輯,簡直荒唐。回想自己當時那「理直氣壯」的心理真是可笑又可悲。

師父說:「這就是大法弟子今天面對的、由於舊勢力等干擾造成的修煉形式,所以在你們修煉過程中,你只要修好那面過去了、隔開了,你沒修好的一切還會反應出來,人心還會反應出來,不好的因素還會反應出來。」(《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所以在大法弟子中會有矛盾,而這種矛盾又能在起著另外一種作用,就是這個矛盾一旦表現出來,就會觸及到別人,而別人就會發現,就會使這個矛盾變得突出,就會使修煉者自己注意到。在這個矛盾中,只要能向內找就能發現自己的不足。矛盾不暴露出來,沒有這個矛盾的出現,你就發現不了你的執著,看不到你的執著。

很慚愧師父把法講的這樣明,我沒能領悟師父的良苦用心,走了這麼長的彎路才擺正自己的基點。在與同修的交流中,仍然還發現有個別同修還在審視著身邊的同修尋找修煉的理由,或者是通過別的不精進同修的表現為自己的不精進找藉口。這樣的念頭是很危險的,請以我為前車之鑑,儘快根除不正的念頭,牢記「以法為師」這句話,在任何矛盾面前,一定要用法去衡量,用法去歸正自己,歸正同修,從而走正自己的修煉之路,這樣,才能共同在法中昇華。

個人體悟,僅與同修切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