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鬆自己正念的主見

——有感於同修的《不要執著於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讀了網上同修的這篇《不要執著於夢》的文章,我本人深有感觸和體會,對同修的境況也很理解,因為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過於執著於夢的點化,嚴重的時候,甚至有些依賴於夢了,特別在修煉中,當一件事情發生和出現後,如暫時拿不準或不知該如何去做才好時,往往就在心中期盼著夢的點化,而夢醒後再一回想,是點化?還是干擾?有時真的是難以準確的把握。嚴重時晚上只要一睡下就夢境連連,伴隨和連帶著自己所思所做的事,夢境有時也會隨之變化多端,於是我不得不時常提醒自己不要「隨夢而化」,誤入「自心生魔」的厄運和歧途。那段時間,無論是學法煉功,還是做證實法的事,都一度受夢這種形式的干擾很大,身心疲憊,自己為此感到非常苦惱。

與周圍的同修切磋交流,在此問題上他們都沒有我這般嚴重。我知道,要真正走出這種干擾,去除對夢的執著,唯有多學法,加強正念,除此之外是沒有甚麼其它捷徑的,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通過不斷學習師父不同時期的講法,現在我終於擺脫了這種由來已久的困擾。這裏我想就此與同修談一談自己在這方面的體會。

針對這種困擾,我個人體會最深的一點就是,一定要加強自己的主意識,分清「真我」「假我」。從師尊的講法中我們明白,修煉中任何時候,我們都決不能放鬆自己的主意識,證實法中,我們要想真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就需要我們應不斷在法中加強主意識,去除各種不好的念頭、業力及思想觀念,從中及時識別和清除「假我」,分清和找回「真我」。

舉個例子說吧,今年奧運期間,邪黨草木皆兵,大街小巷不時傳來一陣陣淒厲刺耳的警笛聲,一時黑雲壓城,紅魔狂舞。邪黨借奧運繼續打壓和迫害法輪功,在各地,空氣中也瀰漫著層層邪惡因素。當時我覺的自己是被邪惡所謂的重點關注的人物,就想,整個奧運期間是邪黨所謂的「敏感時期」,而開幕式這天,更是他們「敏感時期」的「敏感日」,環境可能要比平時緊張,是不是先避一避風頭再說?

就在開幕式前天的晚上,睡下後我一下子夢到,自己在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送入看守所的大門,而第二天恰是邪黨奧運的開幕式。夢醒後我想,這到底是在點化我停下來呢?還是另外空間的干擾呢?聯繫到近來家中陽台、廁所等頂上也時不時的往下漏水,我就想是不是自己有甚麼漏啊?修煉中又漏在哪裏呢?我邊找邊以法衡量和梳理著自己的言行,找了半天實在是沒啥眉目,這時我內心越發明朗清亮起來了,師父說過:「作為修煉的人做事要有正念的主見。」(《新西蘭法會講法》)於是,我認定一點,就像以往《明慧週刊》上說過的,救度眾生沒有敏感日,救人的腳步決不能因此而停止,這一切都是假相和干擾。

其實,有關這方面的講法,師尊也早已開示給我們了,記的曾有學員因做夢很多但分不清是否是師父的點化而深感困惑時,師尊說過:「至於思想中的思想業力或者各種觀念在你睡覺的時候反映出來各種東西,都不是主意識的行為,那都不要去管。」(《加拿大法會講法》)

用法一對照,一衡量,心裏明白了,亮堂了,排除舊勢力各種形式的干擾,就要加強主意識,正念否定和清除由各種觀念業力等構成的假相,才能純正純淨的做好證實法的事。於是,我持續不斷的發正念,徹底清理自身這些不好的東西及外來干擾,無論白天晚上我都風雨無阻的照常出去講真相,救世人。

就這樣,從奧運開幕一直到結束,儘管各街道、路段、鄉鎮、小區等都看似監控森嚴,而我始終遵循師父的教誨,按照法的要求,像往常一樣,有條不紊的繼續做著自己該做的三件事。

這裏我無意否定同修在修煉中所遇到的諸多真切的夢中點化或考驗過關,事實上我自己在鬆懈及不精進時,師父也多次及時給予點化(如手裏提著蟹子外出送,以「送蟹」來意喻「鬆懈」等,提醒我要精進了),我想這些都不難分清。修煉路上,我們感恩師尊的慈悲呵護和點悟,才一步步走了過來,才一路走到今天,正是想到這些,所以與之相關的這方面的體會,雖然在心中早已醞釀已久,但遲遲沒有寫出來,而轉念一想,覺的可能還有其他同修在夢的執著方面,有著與我類似的經歷和困惑,所以就把自己的點滴體會交流出來,或許對同修有所參考和幫助。

由此我也體悟到,執著於夢,執著於點化,無疑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的表現,沒有根本上做到一切從法上出發,以法為大。再說了,無論甚麼事,都指靠和圍繞著各種點化,就是依此做對了,那也不是我們本心源於法中的悟道啊!我們的威德又從何建立呢?這不是可惜的失去了一次次修心提高的機會嗎?

因此,願我們在修煉中,時刻堅定的以法為師,以正念主導自己,心繫眾生,明明白白的走正我們修煉的路,堂堂正正的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點滴體會,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多給指正,以共同精進和提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