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最黑暗處 佛光依然絢麗多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身臥牢籠十天整;正念正行正眾生。近距立掌驅爛鬼;回歸路上步不停。
──本文作者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修煉法輪大法十五年了,除了明白了法理和吃苦,沒有太多的感覺。但再苦我也要一修到底。現在將我今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和反迫害的十天十夜,向師尊彙報一下。有不足之處,望同修給予幫助。

一、被非法抓捕 忍中生慈悲

我曾十多次的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九年四月份,邪黨人員到家綁架了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零口供、零簽字當天闖出了看守所。二零一零年四月,邪黨人員欺騙我兒子,利用他們的無知和善良,採用卑鄙的流氓手段,以我一年來不見他們為藉口,以網上在逃犯莫須有的罪名,強行以我的名義打電話給120,把我拉到醫院,又從醫院拉到分局看守所。這次被綁架進看守所靜思執著後,準備破釜沉舟,在另外空間與邪惡決一死戰。

第一件事就是換號服,我決不配合。這一關,我輕鬆的過去了。緊接著,惡人扒掉我外衣後,還要剪掉我的毛衣拉鏈,使我只能穿一件很薄的毛衣,還要敞開懷,裏面是一件內衣。當時,北方已經停了暖氣,但還是相當冷的,警察和犯人們都穿著過冬的衣服。他們是在整我,逼我就範,穿號服(棉)。我的心很不平靜:「你們太沒人性了。當著這麼多的犯人侮辱我這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她們扒掉我的衣服,還當面剪壞。

以前雖然也多次被侮辱,但沒有人看見,好忍。這次在這麼多年輕犯人面前,我的心受不了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寧靜的空氣令人窒息,犯人們以為我要和警察拼命。就在這剜心透骨的難忍之時,我想起了師父的一段經文:「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何為忍》)「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剛不動的表現,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對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忍無可忍》)「韓信就真的從他的胯下鑽過去了。這說明韓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他不同於一般常人,他才能做這麼大的事。」 「韓信還畢竟是個常人,我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比他還要強的多。」「但是修煉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時候,也不一定比這差」(《轉法輪》)。

瞬間,我的心馬上平靜下來了,為堅持真理的寬容、為挽救我面前的生命而慈悲的心油然生起。我沒有了含恨、委屈之感,心也不覺苦了,空氣馬上緩和了,犯人們也鬆了一口氣,一切都平和了。

古人云:小不忍則亂大謀,如果我不按師父的要求做,苦其心志這一關過不去,那下面我就救不了該挽救的人。以前我吃了很多身體上的苦,但比起這一次當著眾多犯人的面讓我吃心裏的苦,還是好過些。

二、 大難中,誰是風流主

既然進來了,就有自己要修去的東西。既然登上了這個舞台,我要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的演好這台戲,扮好自己主角的角色,讓所有的人都當配角。

進到看守所,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提審。管班隊長一看我是老熟人,對我的不吃、不喝、不坐板、不穿號服都已接受,反而對犯人說:「照顧一下這個老太太。」回過頭來對躺在板上的我說:「走,下去提審」。我說:「不去!」

她一聽傻了:「怎麼,提審還不去?人家都盼著提審,你還不去。」我說:「我沒罪!提甚麼?審甚麼?」她一聽:「嘿!你要不去,判你十年八年的。」我說:「那不是你說了算。」大約一個多小時,預審笑瞇瞇的來了:「x老師,咱們下去溜達溜達。」我說:「你是不是要審我?」「不、不、不,我只是想跟你聊聊。」於是我跟他下去了,並滔滔不絕的向他揭露迫害。他認真的記著,最後他說:「我不再審您了,我也不是黨員,我也不信它,我只不過為了這飯碗,按程序走一下過場,不讓您簽字了。」回到號裏犯人們問長問短,得知真實情況,都很吃驚。

已經是第二天了,獄警要帶我去量血壓、測血脂,我不想去,但還沒有成熟的理由,沒想到怎麼從法上對待這件事。一個很兇的警察帶我走到拐角處,悄悄的說:「再叫你量,你可以不去。」我知道這是師父借用她的嘴在點化我。

第二天,她們還是按慣例叫我去量血壓、測血脂。我說:「不去。」他們說:「你血壓這麼高,一定要去。」每次量血壓時我都默念:「高高高,使勁的高」。所以我的血壓量出來的都是180-200。我說:「這麼高還不讓我出去,不量!」她們把獄醫請上來,我也不讓量,也不讓測血脂。她們像哄小孩一樣哄騙,我不理她們那一套。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話都刻在我腦子裏了,她們能動得了我?我所在的號成了這個區的重點、難點,她們把力量都集中到這裏來了。獄醫說:「你煉功吧,煉功血壓就下去了。」我說:「我得回家煉。」隊長說:「你得吃藥,血壓高的嚇人。」她們逼我吃,我把藥噴出來了。

第二次,又強灌我。我求師父幫忙。我對著監控躺在板上,一會臉紅了,我說:「哎喲!你們給我吃的甚麼藥?難受死我了。你們看看我的臉成甚麼樣了。」獄警來了,看看走了,隊長也來了,不說話。我大聲喊:「你們是不是要毒死我呀?」以後誰都不敢再說讓我吃藥了。

三、正念救度被關押的世人

為了挽救那些有正念、有良知的犯人,不讓她們感到我的激烈,給她們留下平和的印象,剛進去的絕食停止了,主要是講真相,洪揚大法。我先發正念,利用功能近距離清除看守所裏所有空間的邪惡。頭板沒有文化,很兇;二板是一個有學歷的經濟犯;三板是一個講義氣、沒有頭腦的人。我首先把二板拉過來,利用她信佛教這點,制止她助紂為虐,然後進一步講大法的美好,使她明真相。

三板是我家鄉附近的人。我就利用老鄉關係把她的距離拉近了,一下子情況就變了。我說:「你聽說過咱們縣有一個孝子村和心長村嗎?」她說:「沒有。」於是我就有聲有色的給她講歷史故事,全屋的人都在聽:很久以前,有一個母親帶著兒子路過此地,母親心疼的走不了路,兒子聽說吃甚麼補甚麼,就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母親吃了。母親好了,繼續走,沒走多遠,到了另一個村,兒子的心長出來了。人們都很敬重這個兒子,為了紀念他,就分別把這兩個村叫做孝子村和心長村。我深信這是真實的,不信你甚麼時候回家,可以到這兩個村,去問問這兩個村的來歷。她說:「阿姨,我以後再也不行惡了,再也不打人了。」並且拿出襪子送給我。在場的人也都聽的入了神。我說:「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會認為這個歷史故事是個神話,是個故事。當今的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中共這麼打壓,這些人仍然金剛不動,他們是真正的好人。歷史上很多預言都談到了當今會有大劫的,說世上有人行大善,遇到此劫不上算。」那你們可以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對你們絕無損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有些人在點頭,從她們的表情中知道,她們明白了。

一個刻私章的向我述說她自己的事情,她被人出賣了,她說她曾經給大法弟子刻過一個「法輪大法好」的章。我說:「有功德啊」。我知道她和大法弟子接觸過,就向她進一步洪法,讓她念「法輪大法好」。後來知道這個人很快就出去了。

一個吸毒犯,進來幾天了,不吃不喝,煙癮上來後直折騰,她說:「全身的骨頭都像有螞蟻在咬」。整天半死不活的歪在牆角。我看她太可憐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下面的話還沒說完,她就機靈起來了:「教教我!」我說這裏不行,你就念「法輪大法好」吧。三個小時以後,那個毒犯跑到廁所裏,哇哇大吐,她有點害怕。我囑咐:「不用怕,我知道你誠心實意的念了,你可能還會拉的。」果然,第二天早晨她又排了一些髒東西。她說:「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我告訴她是我們師父看你心誠給你淨化身體呢,是好事。她說:「太神奇了,出去後,我一定要學法輪功。」

師父說:「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轉法輪》)。吸毒犯和刻私章的明真相後,每天晚上兩個人都爭著要和我挨著睡。

四、喚回良知

在號裏講真相救人這件事已基本完成。第二次絕食又開始了,這已經是第三天了,獄警們用牛奶、雞蛋、豆漿等任何好吃的東西都誘惑不了我,我沒有飢餓的感覺。她們不告訴我幹甚麼,把我騙到醫院要給我輸液,我不接受,盤著腿在那裏安詳的坐著。一個男犯問我《九評》中的一些問題,我談了自己的看法,並背誦師父經文《紅潮落》給他聽。

那個男警察看我在這盤著腿,坦坦蕩蕩的講,不知該怎麼管,他可能也懵了說:「你別在這兒了!」我說:「你同意我走了?」他說:「別別別」。醫生和獄警在商量怎麼把我捆到床上,給我輸液,被我聽見了,我大聲說:「休想!你們誰敢動我!」他們誰也沒想到,於是都不說話了,又把我送回號裏。還沒進號,專職隊長把我找去說:「x老師,你這樣做對我們這些女獄警是一種傷害。」我說:「我不吃飯只能傷害我自己的身體,我沒有傷害任何人。」他說:「她們要管你呀。」我說:「我沒請他們管,她們可以不管我。」他說:「我已經給你出了黃牌了,不去管你了,你能不能給我們點時間,哪怕兩天、三天,吃點飯,或吃點藥?」我說:「我絕不!」他說:「那你就是拒絕一切進食和醫療?」我堅決的說:「我拒絕一切進食和醫療,要求無條件的釋放我」。他說:「你可以這樣做,但在經濟上會吃大虧的,還會影響你兒子。」我說:「中共早就對我經濟上迫害了。至於說兒子,人各有命。老葛朗台給歐葉尼留下的是金庫,她生活的幸福嗎?我就是給他們留下金山銀海,他們若沒有這個福氣,也會在一夜之間化為灰燼。我只是給他們留下一顆堅持真理的良心足矣。」那隊長點點頭說:「我儘快反應你的情況。」

第二天姓吳的所長找我:「我已經知道你的情況了,你為甚麼要採取這種辦法呢?這會死掉的。」我說:「你經手了這麼多法輪功學員的事情了,知道我們都是好人,可有多少年輕的大法弟子被活活摘取器官、往死裏打,江澤民是滅絕人性的!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怕死,我都這把年紀了,怕甚麼?中國有句古語:士為知己者死。我們師父是世上最好的人,我作為他的徒弟,我為堅持自己的信仰死了,又有甚麼關係?」他說:「我們可受不了,你不能死在這裏,必須健康的出去。」我說:「那你就放我走。」他說:「你給一個星期的時間,在此期間,你可以不吃飯,但要喝點水。」我說:「一個星期太長了,那可能我就撂倒這裏了,我絕不喝你們一滴水的。」他拿出一瓶礦泉水:「你已經四天了,偷偷的喝一點吧,這不影響我給你辦。」我笑了笑:「謝謝你的好意,我真修,怎麼會偷著喝呢?我就是要做到真正的滴水不進!」善言也罷,誘惑也罷都未能達到目地。第二天,我無條件的離開了這個魔窟。

身臥牢籠十天整;正念正行正眾生。近距立掌驅爛鬼;回歸路上步不停。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