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集體學法促共同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四川大法弟子。得法修煉法輪功之前,我在人世間苦苦掙扎,活得很累,反覆思索:人活著到底為了甚麼?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就想:「既然為自己活著痛苦,不如就為別人活吧。」其實只是想讓自己活得輕鬆一點,並沒有解決根本問題,所以遇到問題還會去爭去鬥。一九九九年初喜得法輪大法,脫胎換骨,苦思幾十年的問題迎刃而解,從此知道人生目標,活得輕鬆、踏實、祥和。

可是修煉是極其艱苦而嚴肅的。九九年「七﹒二零」後,經歷了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經歷了多少的心性考驗,跌倒了又爬起來,摔痛了抹乾眼淚又走,從不會修到懂得怎樣去修,從不成熟到成熟,離不了師尊的呵護和同修的幫助,心中只有一念:要隨師尊回家,要走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之路。

下面就是我與同修在整體中走向成熟、提高心性的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切磋交流。

一、師尊呵護,整體協調

我所在地修煉環境較為穩定,即使在迫害嚴重的時候,也能得到《明慧週刊》和《明慧週報》;學法小組即使因故解散,又會慢慢再形成,用同修們的話說是在平穩的做三件事。可存在的問題也不少,表現在:一、等、靠、要特別嚴重,每週每個同修的真相資料很少,有時二、三份,發完後也就等著同修下次拿來,有些同修認為這麼多年的發資料,幾乎都發遍了,沒有地方可發了,面對面講就行了;二、對遭迫害的同修大家也顯得麻木,聽到消息時發發正念,時間一長就放棄了,甚至有的同修被邪惡綁架後都一直沒有上網曝光邪惡;三、全縣十多個鄉鎮只有三個地方有學法小組(兩個鄉鎮和縣城),還有一個鄉鎮曾在二零零四年遭受過嚴重的迫害(一次性被綁架過二十多位同修,其中一人被誣判緩刑),一直處於癱瘓狀態,有的鄉鎮的同修完全失去聯繫,有的鄉鎮屬於空白地段。現在縣城大搞土木建設,新建住宅小區迅速林立,人口不斷增長,需要救度的眾生越聚越多,可本地大法弟子們還在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情。這些現狀真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正在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時,師尊及時的安排了兩位同修與我學法切磋,我們共同學習了經文《轉法輪卷二》〈佛性〉,第一次明白了觀念的形成,觀念對人的控制,人的觀念的自私性會產生思想業力等等。這時,明顯的感到一層重物從我身上脫去,從未有的輕鬆讓我知道是人的觀念阻礙著我。「佛性」破除了我求安逸和怕承擔責任的心,破除了阻擋我向神的路上精進的人的一層殼。在與同修的切磋中,我知道了我該具體怎樣去做。

第二天,我與乙同修到鄉鎮去找同修切磋,結果大家都有整體提高的願望。於是大家決定成立協調人學法小組,共同精進。從今年四月份籌備到現在,已集體學法四次,每次都明顯的感到師尊的呵護與加持。例如找誰誰在(有的是剛從外面匆匆的趕回來等在門口),找地點有地點,學法點及周圍的無關人員都在學法的前一天紛紛離去,周圍的環境都清理的乾乾淨淨。連長期停水的地方都會自來水不斷,解決了同修的飲用水及生活用水。還在講真相時聯繫上了一直無法找到的兩個鄉鎮的同修,長期獨修的同修終於走到整體中來了。包括一些需要提高心性而又沒有通知到的同修也在學法時來了。偶爾也有外地的同修溶入進來,讓我們知道了外地的同修精進的實修情況,對大家的實修也有極大的幫助。另有一位同修衝破家人的阻擋,來到學法點,剛好避過邪惡的六一零當天去她家綁架她;還有一位同修按照學法組的決議,去找回昔日的同修,剛到昔日同修家,周圍七八位同修(有的有十幾里路程)都不約而同的到來,大家經過學法切磋,又從新回到了修煉的隊伍中來了。師父真的是不願落下一個弟子呀!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地整體協調初步形成。我們深切感受到師尊的慈悲。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對得起師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二、在大組學法中去執著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帆風順的。在我們大組集體學法的初期,各種人心返上來較多,有為沒有發上言而生氣的,有天氣太熱而不願意來的,也有認為沒啥提高而想放棄的。但大部份同修都能默默的圓容。後來有一個鎮的協調同修不願意來參加集體學法,還埋怨不該讓我來做協調,覺得自己學法,看《明慧週刊》悟道提高還快一些。我心裏非常難過,想到同修跑這麼遠的路程又無收穫,真的在浪費同修的時間,於是找同修切磋,是否放棄大組學習。但大部份同修都感受到大組學法純淨的場,都談到了自己的收穫,甚至有的同修表示哪怕只有一個人,他也要堅持參加。我想問題在我這兒,而不在於同修,於是靜下心來向內找,竟然發現自己也有集體學沒啥提高、還不如自己學的想法,還嫌有的同修發言囉嗦,耽誤時間,不願聽。陸續發現這種想法在同修中不是少數,於是,在集體學法時,作為一個專題討論,經過學法切磋,逐漸清晰的找到這就是妒嫉心,表現上和師父講的差不多:「氣功師辦班,有的人坐在那也不服氣:啊,甚麼氣功師,他講那玩藝兒我都不願意聽。氣功師可能真的沒他講的好,可那個氣功師講的是他自己那一門的東西呀。」(《轉法輪》)原來瞧不起別人也是妒嫉心。同修們還找出利益心不去也會產生妒嫉心。同修間互相不服氣,爭鬥心不去都會產生妒嫉心。原來妒嫉心一直沒有認真去掉,連自己都覺察不到了。師父一再告誡我們妒嫉心必須去掉,而它卻一直藏在我們身上。就這樣,同修們逐漸的學會了一邊學法一邊向內找。我也多次跑區鄉與同修們交流切磋,並不斷的聽取同修們的建議,改變一些方式方法,現在同修們越學越滿意。

同修們的心性也在集體學法中不斷昇華。有位同修長期脫離整體,一年時間了過不去色慾關;參加一次集體學法後,一下這個關就過去了。有的同修怕心重,通過學法切磋,也能出去發資料,面對面的講真相了。還有偏遠地區同修連正念都不會發,有的同修就拿來明慧網有關發正念的文章,手把手的教。整體學法逐漸帶動著同修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有的同修每天上百份的散發真相資料,有的同修配合明慧網,給曝光的惡人大量郵寄真相信,專用真相手機增加了十幾個,全縣、各區鄉鎮的職能部門工作人員普遍收到了真相電話。

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越來越多,有的同修在大街上遇見六一零頭子和國安頭子,敢於面對面的質問他們還迫不迫害大法弟子,警告他們再敢幹壞事,綁架大法弟子,搞的天怨人怨,絕沒有好下場。由於正念強,解體了邪惡因素,他們有的不敢搭腔,有的只解釋自己也沒辦法,是上頭的意思,灰溜溜的走了。現在連警亭,警車上都經常能看見真相資料和粘貼。同修們在整體中逐漸成熟,在救度眾生中成就著自己。

三、破除觀念,遍地開花

在集體學法中,同修們在法中不斷的歸正著自己,提升著自己,等、靠、要的觀念逐漸淡薄。有一天,甲同修與我商量,想做大法資料,可因家庭經濟困難,無力買機器設備。我全力支持她,給她送去了電腦、打印機,聯繫了懂技術的同修教會了她,這樣,一朵小花開放了。她做了大量的真相資料和小冊子,滿足了當時同修們講真相的需要。

後來,乙同修和丙同修極力反對甲同修做資料,理由是她條件不成熟,家務活重,家人不支持,並責怪我只要別人做,自己為啥不做。同時乙同修找到甲同修談出了自己的想法,使甲同修思想上產生了波動。甲同修回家後機器出故障,停止了轉動。我向內找,發現自己的確像常人式的安排,沒有充份的替同修著想。還有幾年前一位同修說協調人不能做資料我沒有否定,並在頭腦中形成了觀念,所以幾年來一直不願意摸電腦,即使有時想做資料,並做好準備,但干擾很大,一直做不成。一旦明白,我可不願觀念左右我的一生,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應該是純淨的。這一念一出,就出現真相資料供應不上,同修急需資料的情況,我心裏只想儘快做出資料來,滿足同修去救度眾生。於是,在師尊的安排下,該來的來了,該有的有了,水到渠成,很快的我家裏開出了一朵小花。

一天,乙同修到我家,看見我正在機器前忙碌著,大吃一驚,說:「我沒想到你竟敢在家裏做資料!」我還沒來得及否定,機器又出現了故障。我乾脆坐下來與乙同修學法切磋,共同學習了《轉法輪卷二》〈佛性〉與《精進要旨》〈真修〉等經文,破除了乙同修家裏不能做資料,他家裏不能做資料沒有條件的觀念。不久,乙同修家裏也開放了一朵小花。同時我的機器也沒修,一插上電源,機器就歡快的運轉了,自動地打印著資料。我含著眼淚雙手合十,感謝師尊的加持。還有一位同修找到我,農忙後他也想在家裏開一朵花。終於本地的小花開始遍地開放。不少同修不斷破除觀念,穩定的讓小花開放出絢麗的光彩。

最近,邪惡不甘心它們的失敗,進行了瘋狂的垂死的掙扎,綁架了當地三位大法弟子。我地同修在聽到消息後,兩個小時內把消息發送到明慧網,六小時內揭露邪惡綁架的真相資料開始大面積散發,第二天揭露邪惡、營救同修的不乾膠開始張貼,有的同修一口氣在各個交通要道張貼了七十多份。大家通過集體學法切磋,認識要利用這事件做到了曝光邪惡,揭露邪惡,救度眾生,不求結果,調好心態,堅持到底。同修們分成了三個大組開始接力二十四小時發正念(區鄉鎮一個組,縣城兩個組)。

當決定深夜至凌晨發正念的同修時,協調人不忍心讓年齡大的同修發這個時間段的正念,可是有位七十多的同修說:「正因為這段時間發正念比較困難,我們就不能把困難留給別的同修,所以我們要發這個時間段。」還有一位快滿八十歲的同修有一次在深夜發正念一下睡著了,但馬上驚醒接著發正念,她對我說:「被邪惡綁架到監獄勞教所裏面的同修正在被邪惡迫害,我怎麼能安安穩穩的睡大覺呢?」我看著這些神采奕奕的同修們,這些純樸的話感動得我眼眶都濕潤了。的確,同修們在整體中越來越成熟了。目前事情還沒有結束,有的同修還在了解同修遭邪惡綁架的情況,準備曝光邪惡,有的同修在給被邪惡綁架的同修家屬講真相,準備集體去要人。

現在本地第一版《明慧週報》也出來了,很快會和當地群眾見面,也會極大的震懾邪惡。當然也發現了一些不足,但我們整體會在法中歸正自己,錘煉自己,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請師尊放心。我們整體在行動著,我們在整體中昇華,一定會在整體中走向成熟。

層次有限,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