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十五年學法煉功沒間斷過的山東老人

——在大法中昇華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初喜得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五歲了。我修煉法輪功十五年來,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呵護下,在偉大佛光的沐浴下,身心受益良多,深感師尊給我的太多太多,感激之心無以言表,只有在修煉中勇猛精進。

一、聽師父的話,多學法

在學法中,我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十五年的修煉路上學法煉功沒間斷過。身體出現了奇蹟般的變化,同時為我以後堅修大法心不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一直嚴格要求自己,堅持每天早上煉五套功法,上午講真相、勸三退及做有關大法的事,下午學三講《轉法輪》。或有時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十五年來一共逐段背了四遍《轉法輪》,抄了一遍《轉法輪》。晚上學師父在世界各地講法。每半個月背一遍《洪吟》。

通過多學法、煉功,我的身體變化很大。修煉前,患有多年醫治無效的全身嚴重浮腫病,因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行動不便,需要家人照顧,全身疼痛幹不了家務活,還愛發脾氣,睡覺時經常因呼吸困難憋醒,長年累月的被病魔折磨著,體重由一百一十斤,迅速猛增到二百一十斤。修煉後不久,嚴重的全身浮腫及所有的病狀,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體重由二百一十斤逐漸降到一百二十幾斤,臉色白裏透紅,臉上的皺紋不但沒增多,反而減少了許多。大家都說我不像七十多歲的人。我修煉了十五年,沒吃一分錢的藥,也沒得一點病,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我得法兩年時,也就是六十二歲那年,已經停了十四年的例假又來了。頭髮由白髮多的花白頭髮逐漸的變黑了,長出很多黑髮。去年我七十四歲時就在我三十幾歲拔掉牙齒並切斷神經的位置上又長出一顆新牙。我的身體發生著脫胎換骨的變化。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師父啊,弟子對師父的救命之恩無以回報,只有在修煉中聽師父的話,勇猛精進。

在多學法的基礎上,我的心性在不斷的提高,道德在不斷的回升,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親朋好友看到我身體明顯的變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都陸續修煉了法輪大法。媳婦(新學員)和小女兒(同修)經常對她們的親朋好友們講述著我修煉大法後身體的巨變,講述大法的美好,送給他們護身符,告訴他們:「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保平安。」小女兒還經常給同修們傳遞大法資料。

通過多學法,使我明白了我為何這時出生在世上,明白了做好人的標準,也明白了當人的目地,我是為眾生而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史前大願。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眾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學法才能正念足,學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致巴西法會》)我現在對師父說的多學法、學好法的重要性,又有進一步的領悟,並有一種緊迫感。

二、走出去,證實法

幾年來,我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的過程中,親身感受到當前願意聽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世人越來越多,認可大法好的世人也越來越多,明白真相後同意三退的世人也越來越多。我深深感到世人在覺醒,眾生在變化,他們期待真相,期盼得救。

大約是二零零三年,我在從老家回來的長途汽車上,我給周圍乘客面對面的發真相傳單,其中一個人說:「你把口袋裏的傳單都拿出來吧。」他說話的聲音很大,全車乘客的目光一下子都定在我身上,我馬上把口袋裏的傳單拿出來,發給每人一份。這時又一個人問我:「你不怕嗎?」我笑著說:「我在做好人,在救人,在做最神聖的事,不怕。」天快黑了,老闆把車上照明燈打開,大家都在燈光下靜靜的看著自己手中真相傳單,老闆問我:「還有嗎?都給我吧,我拿回去給俺村裏發。」我把餘下的傳單都給他了。我說:「你做這麼大的好事,會得到很大的福報的。」車快到站了,我下車了,老闆一邊向我擺手,一邊連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為世人的覺醒而欣慰,更加堅定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的信心。

現在不僅普通世人在變,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六一零的警察也在變。二零零九年的一天,看到馬路邊上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我以很和善的語氣向他講起退黨保命自救的事。我說:「你聽說去年汶川大地震死了好多人嗎?」他說:「是呀。」我說:「但也有很多人被得救了,我把得救的辦法告訴你,以後再遇到災難你就能自救了,好不好?你是不是黨、團員?」他反問我:「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公安的,專門抓你這樣煉法輪功的。」我笑著對他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這時他的手機響了,只聽他對著手機說:「我在甚麼甚麼地方,把車開過來。」我沒有任何怕心,耐心的等待著他打完電話。我說:「我今天是在救你呢。」他向我笑著說:「我也在救你呀。你走吧,再別出來說了。」我說:「你善待大法弟子會得福報的。」這時他看著我說:「共產黨這麼快就會滅了?」這時我的怕心起來了,心想,我再別說了,一會兒車就來了。我沒吭聲,轉身就走了。我邊走邊埋怨自己:我怎麼不告訴他,天滅中共就在眼前,沒有那麼長的時間了。把障礙他三退的心結打開。我怎麼就放不下怕心哪!一個多麼好的講真相的話題錯過了,很惋惜。我立即把人心歸正。

還有一天,遇見一個年輕男子,當我熱情的向他講真相,勸三退,問他是不是黨、團員時,他笑了,告訴我說:「我是六一零的。」我沒動聲色,用很親切的語氣接著對他說:「不管是幹甚麼工作的,都要保住命,才能得到你擁有的一切;沒有了命,你的地位再高,錢再多,一切全是零。」他反問我:「你知道六一零是幹甚麼的嗎?」我說:「六一零是專抓煉法輪功的。」他說:「我們是改造法輪功的。」我說:「不是呀,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抓好人是有罪的。」他也和氣的說:「大姨,你走吧,去給別人說吧。」我說:「你善待大法弟子會有好的未來,以後再有人給你講真相,你可聽一聽啊。」他答應著:「好。」

我雖然沒有勸退他們,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他們逐漸的了解真相,為今後大法弟子向他們講真相做了鋪墊。這次他們沒有迫害大法弟子,這次他們就沒有對大法弟子直接犯罪,這個生命就有得救的希望,他們也在覺醒。師父說:「這是宇宙在正法,世間只是巨大天體在正法中的衝擊下低層生命的表現而已。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人類社會的表現只是高層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邪惡完了,環境變了,更不要放鬆自己的修煉,在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中鑄就你們的威德與輝煌吧!」(《賀詞》)

我現在悟到,沒有了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的控制,惡警也惡不起來了,他們也在變。

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我看到馬路南邊停了一排有十幾輛三輪車,司機們在車上,有坐著的、有躺著的,也有在地上溜達的,他們在等活呢,我從西邊走過來,一個一個的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只有一個人不退,餘下十幾人全都退出中共邪黨組織,講完後又發給每人一、兩份不同內容的真相傳單,他們都高興的接到手裏。當我講到東邊最後一個司機時,我突然想起了,要告訴他們:看完傳單,再傳給別人看,會得福報的。為了世人的幸福,我決定再返回去,逐個告訴他們。

這時突然從西面開過來一輛警車,在我東面,離我幾米遠處停住了,從車裏下來一個警察。我一看,大道上除了司機就是我,再沒有別人了,我沒有動心,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操控警察的一切邪惡!我正準備再向西返回,這時從東面走過來一個男孩,是中學生,我和他一邊走著,我一邊大聲告訴司機們:看完傳單,傳給別人,會得福報的。他們都一一的答應著。同時我還看到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司機們很整齊的都坐南朝北對著大道,雙手擎著傳單在看,那傳單擎的一樣高,紫紅色的三輪車,再加上白色的傳單,格外的醒目,亮麗極了。在當今的大陸,一群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堂堂正正的看真相傳單,太罕見了。告訴完了,我給這位學生講真相,他沒加入團、隊,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的。」他答應著,我們分手了。我又返回往東走,一看警車還在那兒停著,我繼續發正念,走到中間時,我向南拐去,把餘下的真相傳單順利的發完了。

我現在又一次感悟到:師尊的慈悲偉大和無邊佛法的巨大威力,真正救人的是師父。在證實大法,救人的路上,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心中只想救人,使我修去了許多怕心,也使我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斷的昇華。我一定不辜負師尊的期望,在修好自己的基礎上,兌現史前大願,更多的救人。

三、在建立資料點中提高

我第二次從北京回來後,就是從二零零零年的七月中旬開始,在當地的複印店複印真相傳單,我和同修們面對面的散發。後來輔導站站長叫我給輔導員們成紙箱的送真相傳單,每箱四千張,哪個輔導員需要,我就騎著自行車送。送的時間不長,於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從北京回來後,才聽說,站長、輔導員們和很多同修,都被綁架,關進了洗腦班、看守所或勞教所等,大資料點被破壞,複印店也不敢給複印了。我找同修刻了十幾個大法真相條幅印章,我把印章分給同修們做不乾膠張貼。晚上,我和小女兒、小孫子(同修)一起做不乾膠條幅。小女兒在印不乾膠條幅時,還耐心的告訴我,不乾膠條幅貼出去後,在世間、在另外空間所起的巨大作用,要認真的做。她還教給我,如何能印的更好。

因資金不足,二零零五年十月,我買了一台噴墨打印機,複印明慧週刊、真相傳單、九評。二零零八年又買了一台二手筆記本電腦和一台小型刻錄機,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從購買設備到耗材,都是用我的退休金,同修們送來的錢我都一一的謝絕了。我對同修們說:「因是家庭資料點,用的資金少,我自己的退休金就夠用了。我們就按照師父要求的,不動錢、不動物去做吧,這是我現在悟到的。你們有錢沒處用,你們也建立一個家庭資料點吧。」我悟到:師父期望我們,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呀。小女兒給進耗材,後來打印機壞了,兒子(暫未修煉)又送來了一台打印機、一個鼠標。

通過多學法,在建立家庭資料點中我破除了許多怕心。在學習電腦操作的技術時,我虛心的向同修們請教、向孩子們學,去掉了不好意思求人的虛榮心、愛面子等各種人心。在困難壓頂面前,排除了知難而退的一切干擾,當打印機出現故障時,小女兒在電腦上查找出,出現故障的原因和排除故障的辦法,她說:「我邊做邊默念法輪大法好!」在同修的耐心的幫助下,慢慢的,我終於掌握了上網、下載,發表三退聲明,複印九評,刻錄光盤等最基本的操作技術,在此我謝謝同修們的耐心幫助。

在多學法中,我悟到,我在修煉的道路上,大法開啟我的智慧,大法淨化我的心田,大法賜予我勇往直前的勇氣。我要抓住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次機會,勇猛精進。

四、堅定的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早上七點半,保衛處長沒有任何理由,將我非法強行的送到當地的洗腦班,同時公布我兒子下崗,他這樣做,完全違背了憲法中信仰自由的規定,他在踐踏憲法,他在犯罪。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要走出去!就這樣一想,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在洗腦班的屋內、院子裏的眾多人的眼皮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

我在附近親戚家,借了點錢、借了件外衣、吃了點飯,告別了親戚,我乘車去了外地打工,我不要工錢,管吃管住就行。有一天夜間,在夢中,我夢到壞人要踢我,我說了一聲「定」,就把壞人定住了。醒後,我悟到: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又有功能,我為甚麼要怕壞人?為甚麼要流離失所?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要回去,堅定的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堂堂正正的回來了。

回來後第三天,單位有關領導找我,要送我去洗腦班,我心態平靜的說:「我們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做好人,吃喝嫖賭找不到法輪功,打砸搶找不到法輪功,我的小女兒隨著咱們單位買的體育彩卷,得了床太空被,送給了單位,有的大法弟子撿了錢交給我丈夫,他又轉交給你們。我們都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你們叫我往哪兒轉?我鄭重的告訴你們:『我心已定,堅修大法到底,就是打死我,也不動搖。』我還告訴你們一個天理:善待大法得福報,迫害大法遭惡報。這世不報,下世報。」他們說:「我們不管下世,這世好就行。」我說:「很多是現世現報的。」他們聽到現世現報,有些怕,就匆匆的走了。他們再沒到我家來。又過了好長時間,這個領導以懇求的語氣打電話對我說,叫我寫「四書」。我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不寫,這是在擺放你的位置。咱們當地有的領導,從惡警那兒把他的人要回來,告訴他們,回家吧,該幹甚麼,幹甚麼。你怎麼不能?」在我們多次向他講真相後,領導再給他下達迫害大法弟子任務時,他直接就頂回去了。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五、正念揭露邪惡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外出發真相傳單時,被在我家附近蹲坑的惡警非法跟蹤綁架、抄家。我對他們侵犯人權的非法行為,以「絕食」表示強烈的抗議。並當面揭露他們的邪惡。我說:「你們事前問學員:某某單位的老太太給沒給你傳單、給沒給你光盤?給了多少?你們這樣做對嗎?」他們惱羞成怒,想打又不敢,只氣憤的甩了幾下我的右胳膊。

第二天,惡警問我:「你家的傳單從哪來的?」我想:一切責任由我承擔……當天上午,他們就把我送到當地的看守所。我說:「我拒絕。」在車上我給他們講真相、講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在看守所裏仍絕食,我拒絕任何簽字、照相,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是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謊言。在看守所的五天中,我每天背一遍論語、背新經文《正神》,五天後,惡警們把我又拉回洗腦班。

我向惡警提出:要《轉法輪》、要煉功。惡警說:「你吃飯,就給你。」我吃飯了,他給我一本《轉法輪》。我翻開書一看,師父的法像不見了,書裏勾勾畫畫的。我叫他給我換一本。他拿走了,拖著再沒給我。我在洗腦班裏煉功,近距離發正念。第二天,孩子們都到洗腦班來了,我的大女婿(暫未修)當著惡警的面動員我不煉了。我問孩子們:「如果我不煉了,以前的病都來了,誰伺候我?」媳婦說:「我伺候你四十年。」我說:「誰出錢?」大女兒(暫未修)說:「我出錢。」我說:「你出多少錢?甚麼時候給齊?簽下字劃下押。」大女兒當時就哭了,說:「好像我不孝順似的。」我說:「我修煉了,師父把我的病都拿下去了,身體健康了,你們有時間就回來看看我,沒有時間看我,也不要緊。我不修了,病都來了,你們今天送我上醫院,明天上醫院陪床,你們還搞甚麼事業、甚麼生意,全都毀了。」大家聽完這一席話都不言語了,惡警趕快走了。

我在洗腦班裏多次長時間發正念。七月六日,在師父的呵護下堂堂正正闖出洗腦班。

六,用功能除惡

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買完東西走在回家的路上,順手把幾張沒發完的傳單放進停在路邊的車筐裏。發完後,我走著走著,突然一輛公安警車急速的從我的右側繞過,橫停在離我兩、三米多遠的前方,隨後,又一輛警車緊貼著我身體的右側,急剎車停住了,我一看這情景,就知道他們是要來綁架我的。我當時反映出的一念,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當時邊走,邊朝著橫停在我前方警車用意念發出:鏟除邪惡!正念一出,這輛警車順著我左側的大道往回開走了。我仍然坦然的向前走著,當我走出二、三米遠時,我回頭一看,這輛警車已跑出去很遠了。而原停在我右側的那輛警車一直沒動,我打出意念告訴他:走吧,再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師父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又一次親眼目睹了無邊佛法的威力與神奇。

二零零八年七月末的一天,我步行去銀行取退休金,順便把不乾膠真相貼貼完。師父教導我們,處處都要做個好人。為了不污染環境,我把不乾膠的廢紙仍裝進衣袋裏,準備帶出去扔進垃圾箱,再加上工資卡,衣袋就鼓起來了,我沒注意。在大道上走著,這時一輛警車,從我身邊開過去了,瞬間,它又開回來了,在我的身邊停住了。我立即邊走邊發正念「定」。當我走到銀行,排著長長的大隊領出錢,大約將近兩個小時過去了,這輛警車還停在那裏。這時,我朝著警車又發出正念:「鏟除邪惡!」它立即就開跑了。

回顧十五年的修煉歷程,記憶猶新,歷歷在目。用我現在的層次中悟到的法理檢驗著,我有正念足的一面,也有沒有走好的一面。

找出差距,吸取教訓,取長補短,以後修的更好。回顧十五年的修煉歷程,我還悟到: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在這個環境中做的一切,只是用我在每一層次中悟到的法理指導我修煉,從而去掉各種人心,堅定正念,提高上來。所以說,回顧十五年的修煉歷程,也是昇華自己。

師父啊,我還體悟到:修煉了十五年中,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點化著我。師父時時刻刻牽著我的手扶我走正,師父還賜予我在修煉路上除惡、保護自己的法寶--發正念。弟子要以正念正行回報師父給予的一切。

弟子向師父合十,再一次拜謝師恩。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