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堅信師父 才能做好揭露當地邪惡

——平穩純淨的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感謝師父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創造這麼一個網上法會,感謝明慧網給我們大陸同修建造的這個大會場。我一定珍惜這個盛會,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一、證實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這十二年的修煉中,我非常重視學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喚醒了我的良知。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重要使命,沒有紮實的修煉基礎,沒有精進實修、真修的毅力,就做不好大法的事。相反還會給大法、給同修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其實,我們只能在人的這層理上做點事,而真正救人是師父在做。

在正法時期修煉,每個人在那個時期幹甚麼師父都是有安排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正念正行,理智清醒,就能闖過一道道難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的心聲。被惡警綁架,轉到昌平看守所、豐台看守所、和義派出所,警察把我關在鐵籠子裏,我絕食抗議。信訪局長和派出所長非法審問多次,欺騙我「只要說出姓名和住址就可以放我回去。」我始終保持強大的正念,識破他們的騙局。不管他們使甚麼花招,我就是甚麼也不說,不配合惡人、惡警的任何要求。我就是在心中背師父的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他們氣急敗壞的給我戴上反背銬,一幫惡警對我拳腳相加。見我仍不配合,就把我拖到汽車庫裏,脫掉我的衣服,用自來水往我身上澆(當時北京的氣溫在零下十幾度)。惡警們還用鐵錘在我的前胸、肩頭、腿上亂敲。當時我心裏甚麼也不想,就是一股勁的默默的背著師父的法:「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我的身體並沒有多少疼痛的感覺,可惡警們卻一個個累得氣喘吁吁。我心裏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為我承受了痛苦。惡警們折騰了幾個小時,全都精疲力竭,大約已到深夜十二點多了,他們見我不動,以為我不行了,就都休息去了。當時我馬上發出一念:我不能倒下,我必須出去救度眾生。就是這正信的一念,奇蹟發生了。我忍疼穿上濕透的衣服,走到室外,二、三米高的圍牆,我不知道是怎麼出去的。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救了弟子,感恩的淚水撲簌簌流了下來。數九寒天的北京夜晚,走在郊區的曠野,我的棉衣凍成了冰疙瘩,但我心眼裏背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就這樣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北京的派出所。此刻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師父洪大的慈悲,大法的威力真實的顯現在我的面前,淚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視線。

二、做資料就是講清真相

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光靠我們一張嘴是不行的,必須大量的發放真相資料。那時我們農村還沒有條件,就是從市裏去取。由於邪惡很猖狂,我都是騎摩托車,風雨無阻的往回帶,然後分發全縣。這個過程大約經歷了三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於二零零三年購買一台速印機和一台光盤拷貝機,初步建立了自己的資料點,這樣就是每週跑一次市裏拿到印刷的樣稿和母盤,耗材自己採購。這個過程大約又經過了二年,在這二年中,我體會雖然每週的勞動強度小了,但仍然沒有達到明慧倡導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要走這一步,首先要有自己的上網點。有了這個念頭,師父就會安排,很快,我們當地的一位同修提出購買電腦、打印機,我就聯繫市裏技術同修辦好了一切,邁出了開花的第一步。從此,不用每週跑市裏了。但仍然沒有擺脫一個大資料點的模式。我就和同修交流,在全縣建立了幾個複印點,邁出了開花的第二步,但仍然每個複印點還得跑幾十里路,甚至一百多里拿樣稿。這樣看起來似乎是開花了,但我們認為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開花。這個過程大約經歷了半年。半年中,我們多次和同修交流、溝通,使大家在法理上提高,很快就建立了幾個上網點,初步形成了遍地開花的雛形。邁出了開花的第三步。上網點的逐步增多,大家直接上明慧網看到全球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步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逐步消除了不懂技術的畏難心理和怕心,資料點逐步增多,至今已基本達到了遍地開花的目標。

我們地區走過了從無到有,由一個大資料點向幾個小型資料點過度,再到遍地開花的歷程。在這一過程中,為了資料點的正常運轉,我非常嚴肅認真的對待一切不安全因素。絕對修口,和大家在法理上、理性上溝通,提高認識。我認為:真正的做到真修、實修才能做好大法的事,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就能幫助我們成就一切。所以,我們地區的資料點一直是安全、穩定的運作,保證了救度眾生所需的資料。

為了證實大法,我不知道甚麼是怕。二零零零年,有一次我和同修們一道,在一夜之間將大法的真相貼遍了全縣,震懾了邪惡,第二天,公安幾乎傾巢而出,分組行動,收揭傳單和標語。我們越做膽子越大,但其中也存在著許多不安全的因素。是師父的無邊法力一次次保護了弟子。十年來,發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我幾乎跑遍了全縣的山村。特別是我們這裏面積大,地域廣,山高溝深,而且還有很多偏遠山區沒有大法弟子,所以那些地區的真相資料特別少。為了救度那裏的眾生,我騎上摩托車,有時和家人(同修)、有時和同修或我單獨一人到那些別人不經常去的深山溝裏發資料,有時一跑就是幾十里或幾百里路。把大法的福音送給了那裏的眾生。而現在,主要是面對面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救度更多的眾生。

三、揭露當地邪惡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發表了:「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讓我們揭露當地邪惡,可當時也有怕心存在。並錯誤的認為揭露當地邪惡,會刺激邪惡,加重迫害。經過學法,向內找。發現存在以下幾個的問題:一個是錯誤的把那個「怕」,認為是自己,沒有分清主我和他我;二是沒有站在大法的基點上認識揭露當地邪惡;三是沒有真正從法理上認清揭露當地邪惡就是救度眾生。通過大量學法,真正的在法理上明白了,怕的物質清理掉了,神的一面就振作起來了。然後我們就給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六一零、檢察院寫公開信、給他們的家屬寫勸善信,把他們迫害當地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一一揭露出來,極大的震懾了邪惡。一個六一零頭子說:我一接到法輪功的電話,我的心臟就哆嗦好幾分鐘;一個退休的警察說:我查了查,明慧網的惡人榜沒有我;國保大隊長說,我的手機整天接到國外打來的電話,真是煩死了。別人勸他換換手機號碼,他說:換了也不行,過不了三天,法輪功就又知道了。事實證明,對於揭露當地邪惡,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惡人、惡警,而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是最安全的。

我從中悟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揭露當地邪惡,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要堅信師父,真正的做到實修,修好一思一念,真正的做到正念正行,才能真正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才能真正的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

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修煉環境中,我自然的成了當地的主要協調人,承擔大量的資料工作。我體會到,組建資料點是非常嚴肅的事情,人選太重要了。法理要明,心性要高。師父說:「你自己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體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負責人做的好。負責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個學員做好,那就做一個普通學員好了。關鍵是負責人的責任哪,得起到這個作用啊。」(《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配合下,我們平安的走過了十年的歷程。我還體會到:在同修之間,互相寬容,不惡語傷人。只有用法的高標準要求自己、實修自己,在任何環境、任何人面前總是保持平和的心態,環境就一定能變化。

在走向神的最後路上,我一定要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讓師父和期盼我的眾生失望,因為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希望」(《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因為眾生都在盼望我們去救度。

回顧我十幾年的修煉歷程,與師父的要求相差還很多,與同修相比也還有很大差距,我一定要牢記師父的教導,多學法,學好法,在最後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謝謝師父!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