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歸正認識 清晰正悟走正路

——對被邪惡迫害嚴重地區的一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看了明慧網有關對這場迫害的認識方面的文章之後,聯想到本地區近幾年來的迫害現狀,向內找我們自己,想就如下幾個方面的問題與同修們共同切磋思考。

一、講真相不到位,被毀滅的眾生就多

最近明慧網報導了河北省萬全縣縣長王聰著遭報身亡的事件,王聰著自2006年6月任萬全縣縣長以來,追隨江澤民集團在萬全縣多次主謀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三人被迫害死亡,至少三十二人被非法判刑,至少十三人被非法勞教,看守所關押至少五十多人次,被迫流離失所十多人。非法抄家綁架了上百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零八奧運前,一次性非法抄家綁架抓捕一百多人。萬全縣也成為了張家口市迫害法輪功的最嚴重縣之一。

在張家口地區像王聰著這樣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報的縣級官員還有赤城縣縣長王永利、原縣委副書記宋萬貴、張北縣副縣長高翠英、康保縣縣委副書記於民江等多人,其他人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報的事例就更多了。像這些人中有的原本並不是那麼壞,只是他們不明白真相,為自己的官位和利益所誘惑,為邪黨的要挾所屈服,被邪黨散布的謊言所矇蔽,因而犯了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重罪,他們才是受邪黨迫害最深的最可憐的也是最可悲的人。

王聰著等人遭報死亡事件對世人無疑是一個善惡有報的真實例證,能夠起到驚醒世人的作用。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應該從本市這些遭報事件中悟到甚麼呢?

作為眾生的一員,王聰著等人充當了為邪黨助紂為虐的打手,以自己的生命和前程見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只是這些生命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也可能是他根本不明白真相或受了邪黨謊言的矇蔽、欺騙和利用,才走上了絕路。那麼這些生命不是最可悲的嗎?

作為來完成救度眾生使命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只看到他迫害了那麼多的大法弟子,給大法造成了那麼大的損失的一面。我們是否也應該想到,假如我們大法弟子的真相講的比較到位;假如我們大法弟子自己的路走的比較正,沒有那麼多的漏或遺憾;假如我們都給足了眾生聽真相、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機會,結果會怎麼樣呢?可能像王聰著這樣的參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和對大法犯罪的眾生就會少一些,相對大法所蒙受的損失也會減少,得救的眾生相對會更多。

一個小小的縣,就有那麼多的大法弟子被綁架、非法勞教、判刑和迫害致死。這對當地大法弟子及家人因為迫害而造成的痛苦和壓力是可想而知的,對當地救度眾生和正法修煉環境所產生的破壞力也是可想而知的。可是我們不能停留在對負面教訓的承受與痛苦中,我們更應該從正面教訓的角度去思考總結,把它作為我們今後提高昇華的墊腳石。

大法修煉中最本質的東西就是遇事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覺的我們應該從對這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的憎恨中走出來,從正面角度去轉變觀念和思考問題。同時把我們自己也從被迫害者的角度轉變為救人者的角度,看看我們自己做的怎麼樣,我們真正的去救人了嗎?我們的真相講到位了嗎?我們盡到了自己應盡的責任了嗎?導致這些現狀的發生是由於我們的甚麼人心和執著造成的?如果我們真的提高上來了,這些現狀一定會消失的,環境也一定會變好的。

二、對這場迫害的認識不正,是不能全盤否定迫害的根源之一

被迫害比較嚴重的地方不止是萬全縣,像本地區的赤城、懷來、宣化、涿鹿等地近年來遭受的迫害也是比較嚴重的。比如有的地方邪惡的干擾迫害形勢已經形成了一種周期性的惡性循環,每當上一起迫害事件過後一段時間,學員們剛剛才能夠從怕心中走出來去講真相救人的時候,新的迫害事件就又發生了。這不很明顯的就是衝著救度眾生來的,衝著整體來的嗎?

有的地方在揭露曝光邪惡的認識上長期不一致,有的認為應該加大揭露和曝光邪惡迫害的力度,不能手軟留情,不能給邪惡以喘息的機會,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徹底解體滅盡。有的認為揭露和曝光邪惡迫害要以善為主,不能觸怒了他們,以免招致更大的迫害。由於認識上的不一致,給邪惡留下了可鑽的空子,嚴重的障礙著揭露和曝光邪惡迫害的力度,往往揭露和曝光時不能觸及到邪惡的本質,只傷及到一點點皮毛而已,致使沒有得到震懾和打擊的惡人們,更加肆無忌憚的行惡迫害。

那麼為甚麼有的同修會對邪惡動了惻隱之心,在揭露和曝光邪惡迫害上手下留情了呢?我認為其根源是對這場迫害的認識不正,沒有從理性上認清這場迫害的性質,把它看成了是世間人對人的迫害。其實它根本就不是這個空間人對人的迫害,而是另外空間那個舊的勢力操控世人在迫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從而毀滅眾生。其實對邪惡的留情即是對迫害的縱容。如果我們陷在人的情理之中,把參與迫害的那些惡人惡警和不明真相的世人看成是根本的迫害者,就自然而然的會動了惻隱之心,就會對他們手下留情,不忍心去徹底揭露和曝光他們的迫害事實。其實他們的一切行為都是由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所操控的,沒有這些背後的因素,表面空間的人甚麼也做不成。十多年來,我們為甚麼還有那麼多的同修不能夠做到對它們不予承認,為甚麼不能夠做到全盤否定它們的一切安排,徹底的解體它們,其根源之一就在於對這場迫害的認識不正。

三、出於怕迫害就用錢去化解迫害等於是在助長邪惡的迫害

在邪惡的迫害面前,許多大法弟子的家人為了使自己的親人免於遭受更嚴重的迫害,用錢去買通人情,疏通環節,把親人營救出來。在道德下滑到了今天這種狀態的情況下,作為不修煉的家人這麼做也是由於我們的真相講的不到位導致的。可是我們有一些同修在迫害面前也動了常人之心,有意的或半推半就的順從了家人的安排。雖然有的用數千數萬的血汗錢換來了一時的人身自由,卻推波助瀾的促使了人類道德的下滑,助長了邪惡迫害的囂張氣燄,為自己的修煉之路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污點和恥辱。

從另一方面講,我們用錢給惡人輸血之後,會讓他們覺的迫害大法弟子有利可圖。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會更加肆無忌憚的綁架、搶劫和勒索大法弟子,從而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罪,走上被淘汰之路。然而這種結果卻是由於我們自己所促成的,那麼我們是救度眾生呢還是在毀滅眾生?

四、對法理不能清晰認識和正悟是走不正路的根本原因之一

師父在幾乎所有的講法中都在叮囑我們一定要學好法,可是我們按師尊的要求做到了嗎?我們達到了對法理的清晰和正悟了嗎?如果我們自己連這場迫害的性質是甚麼,舊勢力為甚麼安排了這場迫害,師尊與舊勢力是甚麼關係,大法弟子與這場迫害是甚麼關係,眾生與這場迫害是甚麼關係,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的責任和使命是甚麼都不是很清楚,你還怎麼去正確的認識和看待這場迫害,怎麼去反迫害和結束這場迫害呢?

在十多年的反迫害歷程中,在無數的血的沉痛教訓中,使我們感到最痛心的就是在邪惡的迫害面前對法理認識不清,用人心和人的觀念去看待這場迫害,不能正悟,因而也不能正念正行。我自己就曾經留下了許多沉痛的教訓與血的代價,在此文中無法贅述,我也看到周邊也有許多同修是這樣走過來的。

這就是今天想通過此文與更多的同修切磋與思考的想法,以使我們能夠把以往的教訓變為今後前行的動力,使今後的路走的更正更好更有威德。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