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師父在《弟子的偉大》一文教誨我們:「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在歷史的偉大時刻,穩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輝的歷史見證與無比偉大的威德。這一切都將在宇宙歷史中記載。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

這就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我個人悟到:在這條路上,師父不但安排了我們要修去人心,還安排了我們應該修出來的神應該具有的理智、智慧、慈悲。只有不斷的修去人心,不斷的充實神所應該具有的一切,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做好我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無量眾生,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

一、慈悲待人

我去年接手了一個班的學生,那個品德敗壞的程度,簡直是很嚇人的。當時在想:這些學生都這個式的了,給他們講不講真相呢?既然跟我上課,也是緣份所至,還是講吧。給他們講了真相不久,一個學生揚言要「舉報」我,並說:「如果我是警察或者是軍人,我一定逮捕你、槍斃你!」當時我進一步給他講真相,此學生反覆說的還是黨文化的那一套。當時我心裏絲毫沒有怕的感覺,根本也沒有想會遭到舊勢力迫害。唯一考慮的是:「我需要向內找了!這一定是我的人心扭上勁了!」

我靜心學法,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人心──當我向全班學生講真相時,此學生對大法出言很不敬,並且此學生的品行也極其低劣。因此不但在心裏看不上他,還借故把其轟出教室。我自己已經跟需要救度的常人摽上勁了,並且那顆爭鬥的心連常人都不如了,更談不上對此學生的慈悲了。

找到此人心後,發正念解體清除掉它。此後的幾天裏,也不再針對那個學生講真相了。但是也把他當作一個需要救度的常人來對待,對他心懷慈悲。偶爾與他談一些常人的話題。突然有一天,他握住我的手,說:「老師,我這人說話粗,前幾天我說的話,你就當我是放屁,請你原諒我!」學生雖然說的是粗話,但確實看出他對大法的態度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後來,我陸續的個別給他講清了大法真相。他主動的索要真相看,索要大法的護身符,時時戴在身上。並且在他的帶動下,他身邊的幾個「小兄弟」也主動了解並明白了真相,也主動索要真相與護身符。

後來與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說了這樣一段話,我至今印象深刻。同修說:「師父在講法中提到,我們能把中國大陸的人救下一半,師父就很替我們高興了。這是師父在體諒我們。不是師父救不了更多的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心容不下那麼多中國人了!」那時師父的《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還沒有發表,當師父的《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發表後,我更深刻的悟明了要救度百分之七、八十甚至更多的中國人,必須「放開胸懷」,我們必須有大慈悲。我們在法中能昇華到甚麼程度,胸懷能開闊到甚麼程度,只有不斷的向內找,修去人心,提高自己,才能有更大能力救度更多的世人。

師父經文《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的講法》中指出「你們做好了人類要學,你們做不好了人類也要學,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我悟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一言、一行甚至是想法,都不是小事。做好了,能起到大的正面作用,做不好,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損失。常在日常生活中聽常人提起:「某某煉法輪功這麼多年了,還罵人;某某買東西總挑最大的,還做好人呢……」每當聽到這些話,我就找一下為甚麼讓我聽到,我自己有沒有這方面的不足。時時注意修正自己,嚴格要求自己。

在辦公室裏,同事的話題,除了房子,金錢,就是一些低俗的笑話,我從來不摻和一句。時間長了,同事們都覺得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與別人就是不一樣。同事們越來越覺得大法太正了,共產邪黨太邪了,後來有幾個同事在辦公室中當眾宣說:「你幫我把團、隊退了吧,保平安!我可是發自內心的!」再後來辦公室中十來個人,絕大多數都看起了《轉法輪》。不看《轉法輪》的,也對大法有非常正面的認識。當然,單位裏還有其他同修,也都做的很不錯,其他不和我本人在一個屋辦公的同事,也對大法有正面的認識,當傳給他們大法真相材料,或者是神韻光盤時,都很高興的接受,並認真觀看,表示認同。

師父的經文《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好像現在留給你們的是最正的一條路,但是很窄。用心不對、做法有問題就會很難。路很窄,看上去不行,可是能行。」我悟到: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路雖窄,但是越走越寬。

二、盡己所能

我總是把自己及周圍同修好的技術經驗及時上傳──如用電熨斗來整理真相幣,供廣大同修共享。在發帖前,認真把關,確認一些經驗確實有效好用,才發表出去;而一旦發現有誤則馬上刪帖,以免經驗不成熟,給其他同修帶來時間的浪費與經濟的損失。

周圍甚至是外地的同修在技術上有困難,我也盡最大力量去幫。除了教技術,重點與接觸的同修切磋如何學好法,如何注意安全與修口。因為我們都知道:技術的高超與否不是關鍵問題,心性的高低,才是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在教技術時,因為年齡、文化等原因,有的同修學起來不是太利索。我看到同修不是因為單純不會才學技術的,更主要的是因為同修有一顆救度世人的心才要學技術的,所以我從不嫌棄同修,總是邊教邊鼓勵。同修學起來也就特別的快了。

很長時間以來,同修們都在津津樂道於「優曇婆羅花」。由於缺乏鑑定的經驗,很多時候,周圍的同修把草蛉蟲的卵當成了「優曇婆羅花」。其實,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草蛉蟲卵,但是當同修說出某處有「優曇婆羅花」時,明知道是假的,也執著的不行,非得拍出來,並發到相關的同修辦的網站上發表出來。直到身邊的幾個同修通過實驗,親自觀察,親眼看到小蛾子從蟲卵中鑽出來,才不情願的停止對這些「神跡」的追逐。

深挖自己,是甚麼人心在作怪呢──好事心,好奇心,顯示心。與周圍的同修交流時,同修也說:「我寧願把假花當成真的,也不願意別人來說破它。當同修驗證其是蟲卵時,心中無比失落!人心很重了!」

再觀周圍同修,在對待蟲卵假花時,也有類似的言行與心態:家中的植物上出現假花的同修沾沾自喜,美的不行,說話時「底氣」往往很足;聞者甚至不遠千里的來「觀賞」,滿意歸去,在各種場合夸夸而談其見聞;不見者,也多存在想見之念;當常人指出其是蟲卵時,心中不但不服,還嗔常人智慧太小;更甚者把蟲卵放在師父法像前,也捎帶著給其燒香磕頭的……等等一些心態行為。正因為有人心,所以,假「優曇婆羅花」牽動了相當一部份同修在轉──包括做大法網站媒體的同修。被邪惡利用的常人,也藉此來攻擊污衊我們。確實是有損失。

其實,這是對外物的人心執著。我們真正應該珍惜的是師父的大法,真正應該高興的是因為不斷的有人得救了。因為此事牽扯的有人心浮動的同修的面比較大,所以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提高。

三、營救同修方面的一些經驗

我們地區先後有兩位同修被邪惡綁架,都在短時間內成功營救出來。我們的心得是在營救過程中,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走師父安排的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們在營救同修時,主要談如何把同修救出來,少談甚至根本不談同修哪兒不好;舊勢力認為有漏應該迫害,我們是不認同的。只有當把同修營救出來以後,再與同修交流應該修去甚麼人心,如何在法上提高。並且在營救過程中,我們越來越注重找我們整體的不足,也就是本地區每一個同修自己的不足,正是每一個人的不足,才導致了整體不純正,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每個人都修去了人心,在法上提高了上來,則整體更加純正圓容。同修從魔窟中走出來,也就成了師父揮手之間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靠整體的力量。當同修和被綁架後,在極短時間內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主動分工,做自己能做的事,如發正念,要人,上網,轉移財物等。少指望甚至不指望被綁架的同修及其親屬家人能做些甚麼──如果能與在魔難中的同修見面,也只是叮囑同修要多發正念,多背法,多講真相,否定舊勢力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