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也學會了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四日】今晚集體學法、煉功結束後,準備和同修切磋。起身泡茶時,突然感覺胸口悶痛,像有甚麼堵著似的,很難受。怎麼回事呢?一整天都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出這狀況了?心裏很是納悶。

一邊泡著茶,一邊與同修切磋,聽同修講他遇到的問題,不時的摸摸胸口,還是隱隱作痛,腦子不時的翻騰。

之前有過兩次胸口痛,那是晚上睡覺時心窩刺痛。記的那時的念頭是,這眼看也到中年的人了,自己修的不精進,人的狀態嘛,該不會是傳說的冠心病吧?當時也知道要否定它,這是不可能的,不管修的如何,只要自己還在修,就不允許舊勢力插手,自己一定能在師尊的看護下走好修煉路。有時又想起修大法前練過附體功,動手幫人家治過胸口痛的病,莫不是自己的心沒放淨,那玩意兒在做怪?也不可能。師父在法中早就講的明明白白的了,這不是疑心麼?

那麼,到底問題出在哪呢?莫非是……我突然想起來了,於是,才拿出來和同修切磋。

原來,早先一段時間,在人家的博客空間裏看到一個所謂的祖傳秘方,主治某種目前還無法根治的病,兼治心臟病、肺結核,是一個臨刑犯人捐出來的,說是經特許,只要治好了多少人邪黨法院就可免其死罪。當時看了,曾想與朋友們分享,以便有需要的人也可試試看,想著要真有用,也算救人一命吧,但思慮再三,考慮到這樣做證實的不是大法,還是沒動。雖然也有兩個親人從人這層表現出得了那種病,每天都要吃藥減輕症狀,維持身體健康,但那次自己還沒動心給親人。

可是,今天上午,突然又想起那個方子來。找到後,打印了一份,準備給親人,順便還給了朋友們分享。

中午和妻子同修說起,自己也感覺有點不妥,還是認為這樣到底證實了甚麼啊?大法弟子只能證實法,怎麼反而證實起所謂的秘方來了?妻子同修說,反正他們一個已經不修煉大法了,一個雖然也學法、煉功,但很少能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嚴格說可能還不算是煉功人呢,就像平日買藥給他們一樣,沒甚麼不妥吧?給這麼一說,自己也就默認了。

巧的是,症狀較輕的親人剛好中午有事過來了,考慮到他住的遠些,就先把方子給他了,說抽空再打印一份給另一位親人。

找到這裏,我已經非常清晰的意識到,今晚的問題就出在這方子上。

再慢慢找下去,自己這次會動心,無非是動了情,覺的親人培養自己出來不容易,症狀重的親人一大把年紀了,每天要吃那麼多藥,這麼辛苦;還要花那麼多錢,雖然目前還沒讓自己分擔藥費,但這樣吃下去,指不上哪天就要出了,這不是利心和私心麼?!雖然沒說出來,但回想起來,當時是有這一閃念的。

而面對親人出現的「病業」狀態,自己不是想辦法讓他們從新回到修煉中來,堅持從法理上和他們一起提高認識,證實大法,反而因為自己的人心凡重,證實起了所謂的秘方。這不,那方子不是兼治所謂的心臟病嗎,那就讓你感到心臟不舒服!你信了,你要了,就給你。自己不知不覺中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還不自知,好危險啊。

這時,突然想咳嗽,輕輕一咳,感覺有東西自胸部從嘴裏衝口而出,一小口黃痰落在地上。等回過神來,感到胸口不再悶痛了,心窩裏舒服了。

我知道,這是找對了。

慈悲的師父不但從另外空間幫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質,還讓我這個愚鈍而不爭氣的弟子從人這個物質空間眼見為實的體驗了一回!那一刻,我心裏真是百感交集,對師尊的慈悲呵護真的無以言表!

以前看同修的心得體會文章,看到類似上面的話,還想或許是同修的客套吧。這次自己親身經歷了,才知道那種源於生命深處的感恩啊,真的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的!不要說常人,就是不爭氣如我的修煉人,要不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點點的啟悟,也不還一直「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轉法輪》

再次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讓我終於也學會了向內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