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是真正的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得法前,我與丈夫是經人介紹的,在常人眼中,對他的評價是不喝酒,好人一個,喝了酒,就完了。就因為喝酒一事,我們倆打了十五年,他酒後不省人事,胡言亂語。酒後,從二樓上掉下來,把耳朵摔爛了,縫了好幾針,用離婚的辦法也不行。好言相勸,軟硬兼施,苦口婆心,怎麼勸都不行,甚至發展到酒後露宿街頭,夜不歸宿。後來,我對他喝酒的態度是,只要他喝酒,我就跟他打,每一次,都是我主動打,進門就打,不只是打嘴仗,後來發展到我動手打他。我的理論是,只要喝,就打。你不讓我活的舒服,我也不讓你喝的痛快。婚也不離了,只要喝就打。

我們得法後,是丈夫先得法,喝酒的事也確實戒了。一九九九年迫害後,他卻喝的更兇了,我們倆也都離開了大法五年,是師父的又一次慈悲和同修的幫助,在二零零七年,我們倆又先後都走入了大法,喝酒一事又成了我們倆之間的關和難。

一天,他又喝酒了。我說:別喝了,這一次該戒了吧,意識不到的執著,咱會慢慢來去掉它。可是,喝酒書上寫的再明白不過了。這時,他說了一句話,使我太震驚了,他說:我喝酒全是為了你。因這句話,我當時就和他打了起來,我也沒守住心性。到了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他掉到了一個和他一樣粗的深井裏,並且有兩個小鬼用一根又粗又長大鐵鏈子鎖住他的兩個肋骨。這時,我要下井去救他,因為太胖,下不去,就對孩子說:你快下去救你爸爸(孩子也修煉)。孩子下去後說:媽媽,人家不放。為甚麼?孩子說:不知道。我說:那你就上來吧。這時,孩子上到了一半時說:媽媽,我上不去了。我說你快喊師父,讓師父救你,孩子上來後,身上沾滿了痰之類的髒物。

早上醒來後,我的第一反應是抓緊把我做的夢告訴丈夫,說:你快找找你哪裏有這麼大的漏,讓邪惡抓住不放呢。可我嘴上沒說,心裏卻想:肯定是喝酒的事,還用我說嘛,早晚有治你喝酒的辦法。

他上班走後,我心裏總覺的不對勁,他的事怎麼在我的空間場出現,我是不是哪裏錯了?再加上他說過「我喝酒全是為了你」,是不是對他的情太重了。就這一念向內找,我發現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全是我錯了,我太自私了,對他這麼重的情,這不是害了他嗎。太可怕了,我要放下對他的情,這才是真正的對他好,對他負責任,是真正的慈悲。到了晚上下班,他又喝酒了,今天,我看到他酒後的第一眼是,我心裏感覺他太可憐了,今天沒打,我表面很平靜的樣子,心在落淚了。孩子十幾年來第一次看見他爸爸喝酒,媽媽沒有跟她爸爸打仗,孩子覺的家裏不正常,是不是會有大事要發生,整個晚上家裏出奇的平靜。我學法,丈夫睡覺了。

到了十點多,我先清理自己,決定幫丈夫發正念一小時。我是流著淚發完正念的,同時悟到,丈夫的一切表現是師父用來去我的執著心,去我對他的情的,而我卻向外找,那麼執著別人的執著。師父的真修弟子能帶著這麼重的人心跟師父走嗎?同時也感到太難為丈夫了,更感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用心良苦。在這裏弟子對師父說一聲:弟子讓你太操心了,師父辛苦你了。

自從那時起丈夫不但酒不喝了,煙也不抽了。放下了情,家也和諧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