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屬寫「保證」一事,向內找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說:「我希望大家摔跟頭之後要吸取正面教訓,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訓。吸取反面教訓就是用人心在想問題,把自己變的狡猾、圓容,那就變壞了。甚麼是壞人,我跟你們講過吧,那狡猾的人是壞人。心地善良、沒那麼複雜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問題,摔了跟頭要從修煉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對?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訓,真的能這樣去做一定會好。」

讀到這一段,我猛的一驚。在不斷反思和向內找的過程中,認識到我對待這件事情的背後反映出「狡猾」的念頭正在我心中滋長。我今天把它寫出來,滅掉它!

最近本地區六一零又叫囂甚麼三年強化「轉化」,給我公司施壓,公司領導看到公司煉法輪功的職工都是好人,也知道我煉法輪功要一修到底,所以也不來找我,為應付交差,就給我家屬講:「最近市裏施壓,公司受壓很大,叫你家屬就在家裏煉不要到社會上去煉,你就代寫個保證吧」。家屬是常人,以為這樣做是保護我,於是給公司領導寫了個信拿給我看,我一問才知上述情況。

我說:我們修煉人靠師父、靠大法、靠正念,你不能寫,寫了的話對後果是要承擔責任的,搞不好反而會招惹來麻煩,當時她也同意不寫了。才過一天她又要寫,我又告訴她:這幾年為甚麼六一零不敢上門?就是因為過去找我(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都曾來找過),我都完全照師父講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去做。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我這個藥罐子煉法輪功後,再也沒進過醫院,這麼好的功法我要堅修到底的。」他們從我這也沒得到過一個字,後來再來,我根本就不理他們了!所以現在才變換了手法來找你,你也一樣不要理它!

可是怎麼也說服不了她,她還是要寫。這使我很煩心。當時既擔心寫了對大法起負面作用(當地邪惡正在辦洗腦班,怕這個「保證」被拿到洗腦班上去被惡人利用),又擔心寫了會對她自己造成惡果。心想:她怎麼就不明白呢?無奈之下,我想:你常人愛幹甚麼,幹甚麼,我也管不著!但人的情又上來了,怕她犯錯,所以又給她講:「你執意要寫我也管不了,反正不是我寫的,可是那個『煉』就得寫成這個『練』,否則就要犯大錯(心想:如果寫的是這個『練』,大法弟子一看,就會識破是造的假,不會造成負面影響)。」因家屬讀過《轉法輪》明白這一字之差的內涵,所以就在保證書上寫:「保證今後不到公司內、外去煉功」,落上我的名字交出去了。

從字句上看不出大問題,又不是我寫的,所以我也沒往深想,更沒找自己。晚上做了個夢,:夢裏我端起茶杯一動,水就向四週飛濺光了。我奇怪的翻過茶杯查看,原來杯底四週都有孔眼。我悟到這是師父在看護著我、點化我:漏洞多了,快找自己呀!這才使我警醒,我錯了。

第二天中午一位同修來家,我就把此事給同修「曝光」了,當時我給同修說:常人被逼得這樣做(是他們在選擇未來)那是另一回事,關鍵是在這件事上我動了人心!動了人的情!認可了邪黨文化一級騙一級的那一套!又順水推舟了!修煉十多年了邪黨文化流毒還那麼深、人的情還那麼重,我真感到慚愧。很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同修聽完與我一起切磋、發正念、共同除惡,又對家屬進行了勸善,告訴她,「以後遇到類似的事情一概不要理睬,更不能按照邪黨的邏輯去應付,否則會越陷越深。越不理會他們,反而他們無從下手,也就不會再來騷擾」。果不其然,她說交去時還叫她再代寫「三書」(當然沒寫)。 家屬也明白上當了,答應到此為止。(註﹕家屬明白真相後,應叫家屬寫「鄭重聲明」以消除影響。)

其實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因為最近邪惡看到我參加了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在師父加持下解體了一個邪惡洗腦班,邪惡害怕了,就利用我有漏變換著手法來干擾,想讓我鬧心,阻擾我們救度眾生並進行所謂的考驗。我悟到這是衝著我有漏來的。幸得慈悲師父一路呵護,即時點化,使我即時向內找、歸正自己。

我趕緊發正念(那兩天夜裏一、兩點鐘都在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的一切不正因素,解體舊勢力安排的還在運作的一切機制。那不是我,那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有漏也不允許來干擾。全盤否定家屬寫的「保證書」,把底稿也銷毀,杜絕它起負面作用。

學了師父《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我一口氣讀完,認識到我對待這件事情的背後反映出「狡猾」的念頭,必須去掉它,內心才平靜下來。

我們一定用法來衡量,遇事進一步從修煉人角度上找原因,不斷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修的執著無一漏,最後滿載而歸隨師還,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