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霜八年前遭毒針致殘 至今仍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在邪黨十年迫害中,河北遷安市大法弟子白雪霜曾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零一年她曾遭邪黨惡徒用獸用注射器打毒針,導致她嚴重殘疾,肌肉萎縮、眼睛失明,至今仍未能康復。

白雪霜,女,四十七歲,河北遷安市遷安鎮公平村人。她因被迫害的記憶衰退,很多迫害事實已經回憶不起來了。以下為親友回憶她所遭受的部份迫害經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白雪霜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遷安市公安局的車從北京的某體育館劫持回來,被非法關押在遷安鎮城關派出所二天。一九九九年七月,遭國保大隊(原政保科)綁架至黃台山民兵訓練基地十五天,後又非法轉押到遷安市看守所兩個月。一九九九年十月,又遭國保大隊綁架到遷安市看守所四個月。家人被勒索現金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前後,白雪霜遭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幾個月。期間,她被戴上死刑犯用的大腳鐐,有時被逼在操場上跑步,二十來斤的大腳鐐子哪能跑得起來呢,不跑惡警就用皮帶抽打,臀部被打的黑紫色,兩腳腕子被腳鐐磨破,淌著血水,疼痛難忍,可是看守所的惡警所長惠志江、惡警雷顯生一邊打一邊笑,人性全無。「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楊玉林、政保科科長(現任副局長)彭明輝還給家人施加壓力,逼迫白雪霜放棄修煉「真、善、忍」大法,逼著家人代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逼著家人交保證金。

在多次非法拘押期間,她曾遭惡警浦永來打耳光,一直到她被打的無法說話、出氣困難惡警才停手;夏天她曾被強迫站在太陽下暴曬,冬天被強迫在室外受凍。一次,遷安市法院開公審大會,多名大法弟子被強迫陪綁,白雪霜在台上喊「法輪大法好」,被兩武警按倒在地,將她的頭碰地。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白雪霜再遭國保大隊綁架到遷安市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被野蠻灌食多次,看守所所長王鶴營使勁將她踹倒在地,副所長惠志江惡狠狠抽了她三皮帶,當時打得白雪霜出不來氣,惡警還把她雙手成大字形多次上大吊。惡警彭明輝、「六一零」(凌駕於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頭子楊玉林、看守所所長惠志江、看守所惡醫陳學(或其子陳X兵),使用獸用的大粗注射器給白雪霜打毒針,致使白雪霜嚴重殘疾,造成肌肉嚴重萎縮、皮包骨、眼睛失明、說話吐字不清,走路不穩,自理困難,至今尚未復原。最後白雪霜絕食抗議迫害四十三天後回家。當時白雪霜已經生命垂危,可家人卻被勒索住院費一萬多元、其它名目的現金二萬元。

就是這樣身體的一個人,遷安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仍不放過她,大約是在二零零三年前後,還非法將白雪霜勞教三年,家人被勒索約三萬多元錢後,才沒有把她送往勞教所。

二零零六年正月底,國保大隊惡隊長彭明輝(現任副局長)當著別人的面狠毒的扇白雪霜的耳光。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公安局國保大隊,一個長的黑胖、個矮、小眼睛、大肚子、戴眼鏡的惡警(可能是楊小雙)狠毒的扇白雪霜的耳光。

二零零九年六月,這個惡警在相同的地點又扇白雪霜耳光。並把白雪霜用車拉到十里地外的地方扔下,他們揚長而去。白雪霜只好拖著殘疾的身子,走了近半天的時間才回到家。

幾年的迫害,據估計,白雪霜的家人前前後後被勒索現金達六、七萬元以上。幾年來,白雪霜在生意及其它方面的物質損失不計其數,精神上的折磨、身體上的損害已經不可挽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