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遷安市「六一零」頭目楊玉林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楊玉林,男,四十八、九歲,河北省唐山市遷安市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頭目,唐山市遷安強制洗腦班頭子。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楊玉林一直在洗腦班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殘忍,張口罵人,語言污穢。舉手打人,所有進過洗腦班的大法弟子幾乎都遭受過楊玉林的毒打、迫害。

楊玉林真正的單位應該是,遷安市市委某辦公室的一名副主任。邪黨迫害法輪功初期,自己向上級請調到洗腦班,妄圖以此加官晉爵。但是至今沒有達到目的。

一.遷安市洗腦班惡人惡行簡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遷安市非法成立了洗腦班,在遷安鎮劉季莊村東(已搬遷)。在洗腦班裏,大法弟子被強制看誣陷大法的材料,惡警強迫寫批判材料,不寫這些就讓在雪地裏跑。洗腦班對外說是感化,其實是暴力加流氓行為。

首先是不給學員們飽飯吃,每天都得奴役勞動和所謂的訓練。教練是特務連復員的刑警。他們強迫學員走鴨子步,兩人互相背著,單腿、雙腿蹦,還有老漢推車(實際就是在地上爬),在雪地裏蹦爬,誰走不動就暴力加威脅。讓學員從兩米高的牆上往下跳。洗腦班對面就是住宅樓,很多人都看到了迫害的事實。

特務出身的惡警走了,又換上了孫剛、蘭田,他們還是變著花樣折磨人,他們一會兒讓學員跑,一會兒讓學員蛙跳,一會兒讓學員背著40、50斤重的沙袋子圍著院子跑。學員們是飢腸轤轤。一名男大法弟子還遭到政保科耿紀洋和浦永來的毒打,他們是拳打掌搧。

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氣溫高達38攝氏度以上,但洗腦班的惡徒還強迫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跑步,而他們卻在陰涼處坐著喝茶。大法弟子們跑得汗流滿面,腿腳發軟,有一名大法弟子實在跑不動了,就一瘸一拐地走,惡徒孫剛就讓她站到樓前面對著太陽暴曬,稍後,二十幾名大法弟子都停了下來,誰也不跑了。惡警張印樹見此情景氣急敗壞,對大法弟子連推帶打,最後惡徒無可奈何地說「都不跑就算了,都回屋去吧」。

洗腦班樓道的地上擺了一大排圖板,上面都是誣蔑大法、栽贓陷害大法弟子、顛倒黑白的事件。他們的目的是用這些來迷惑學員。大法弟子卻從中找到了很多疑點、漏洞,寫成了文字材料澄清事實。邪惡頭目一看就慌了陣腳,急忙用車把這些圖板拉走了。

洗腦班的每個房間及樓道的牆上都貼了很多誹謗大法的標語。大法弟子把所有的標語全都揭下來撕毀了。幾天以後,這幫惡徒才發現標語沒了,就開始追查。市委610頭目楊玉林夥同公安局政保科全體人員逐個審問。惡狠狠地說:「撕掉標語和發傳單是一樣的罪,都得勞教。我們查指紋去。」說完,拿起了從垃圾堆裏揀回來的標語碎紙片走了。此事不了了之。

後來,惡警們就把十來個人鎖在一個屋子裏,上廁所也不讓出去,就在屋裏大小便。窗戶用8號鐵絲擰著,炎熱的夏天屋裏不通風,又臭又熱。飯送的越來越少了,碗裏的粥就幾個米粒。有兩個女學員被楊玉林、張印樹揪下來很多頭髮,其中有一名女學員腦門處有核桃那麼大一塊頭髮被揪光。還有一名女學員被楊玉林打得眼底出血。

後來,洗腦班又搬遷至遷安市種子公司院內。

大樓的三層是洗腦班「辦公」地點,從各單位抽調出來的專職人員。長期看守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有12人,分為三組,每組四人。楊玉林直接唆使手下的人:對待法輪功學員,不「轉化」不放人,煉功就打,絕食就灌,為了「轉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這些人的工資原單位照發,在洗腦班吃喝不掏錢,每月可拿360元的基礎獎金,轉化率高獎金可翻番。

四層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每人一個房間,室內一張床,一個馬桶,門上有鎖,為了24小時監視法輪功學員,照明燈晝夜長明。每天收取伙食費高達20元,而實際費用不足5元。室內安裝一個小喇叭,不停地播放誹謗、誣蔑大法的東西。

六一零」副主任楊玉林、洗腦班主要頭目犯下重罪,十年來所有進過洗腦班的弟子幾乎都遭受過他的毒打,兇狠無比,張嘴罵人時唾沫星子亂濺,說出的話下流骯髒,比潑婦還厲害。其人失控地作惡。他還經常指使其他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謾罵、侮辱。

二.以下為楊玉林十年來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具體事實,

1.鄭愛華,女,六十歲左右,河北省遷安市遷安鎮某村人。二零零零年七月,惡警彭明輝、王士武(遭惡報已死亡)將大法弟子鄭愛華從家中綁架,隨後強行送到遷安鎮劉季莊村的洗腦班三個半月(一百零五天),當時六一零的頭目是楊玉林和趙老二。

在洗腦班,楊玉林挑唆家人打她,並在旁邊助威,喊打。鄭愛華被打得休克昏死過去。後來,家人被勒索一千六百元後回家。

2.李鳳珍,六十多歲,女,遷安市建昌營大郭莊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大法弟子李鳳珍被建昌營派出所幹警趙某和建昌營鎮副鎮長金士強受彭明輝指使,把李鳳珍非法押送到洗腦班,李鳳珍抵制迫害,開始絕食抗議,被惡人們灌了四、五次,牙被撬掉一顆,插管時就插進了氣管,李鳳珍被惡人們害得鼻嘴往外嗆血沫子,醫生說一個星期內都不行,已經有內傷了,惡徒楊玉林卻說明天還接著灌。

二零零三年陰曆四月十五日遷安國保大隊(原政保科)又把李鳳珍從弟弟家抓到洗腦班折磨。洗腦班惡頭目楊玉林帶三個人輪番毒打,鼻子、嘴鮮血直流,用皮帶抽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淋,頭髮揪掉一撮撮的,到後來頭髮全部脫光。頭和臉青腫,幾天殘酷的折磨,身體狀況直下,絕食絕水請願無條件釋放,她的頭脹脹的,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惡人還對她野蠻灌食六次,牙齒撬掉兩顆。把李鳳珍打躺在地,揪著頭髮再打,血流一地,頭髮揪掉一撮撮的,直打到三個人再也打不動才停手。李鳳珍被打得血肉模糊。

洗腦班還對李鳳珍野蠻灌食,每次灌半盆,肚子灌的鼓鼓的。最後一次灌食時,還沒等拔灌食管,灌下去的東西全噴了出來,嚇的他們都跑開了。楊玉林、彭明輝等惡人又謀劃把李鳳珍送開平勞教所,因勞教所不收,又把半死半活的李鳳珍拉了回來。

回來幾天後,血壓突然升高、心臟衰竭、兩眼失明、兩耳失聰,這時張大夫著急了,緊急商量怕出人命,這才又把李鳳珍送回家,回家三個月沒下炕,四十七天沒解過大便,小便失禁。吃不下東西,勉強進點食,就噁心、吐,直到現在走路還頭重腳輕、身體打晃,視力減退恢復不到從前那樣,遠一點就看不清,大小便失禁,還是噁心、吐,頭經常沒有知覺,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靠丈夫幫助。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遷安市惡警浦永來、哈福龍、侯錫昌、勝某等六人駕駛無牌車,於十二點鐘多闖到造紙廠平房區,翻牆潛入民宅,對一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非法搜查,一無所獲後,綁架了串門的六旬法輪功學員李鳳珍。六惡警將李鳳珍劫持到洗腦班,洗腦班頭子楊玉林上去就打李鳳珍的嘴巴,李鳳珍的三顆牙被打活動,當時嘴角就流出鮮血。楊玉林打完人就出去,一會兒又帶二個人進來,三個人將李鳳珍的兩臂強擰到後面,為掩蓋罪行粗暴擦去她嘴角的血跡。

3.周秀俠,女,四十歲左右,原遷安市食品公司肉聯廠職工。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凌晨四點多鐘,在去遷安市城內的長青小區發真相傳單,發完一個單元後,從樓裏走出來,剛要推著車子走,正好撞見邪惡「六一零」的頭目楊玉林,楊玉林跑過來一把抓住她的自行車,周秀俠急轉身就跑開了,楊玉林緊追在後面,他追不上週秀俠,就讓給他家裝修的小工幫著追。追上週秀俠後,一會兒,國保大隊的彭明輝、浦永來等人就開著警車來了,又一次把周秀俠綁架到國保大隊。

十三天後,周秀俠被非法勞教兩年,關進唐山市開平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4.張立芹,女,四十五歲,遷安市楊團堡中學一名英語教師。惡黨江氏流氓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後,還在給學生們上課的張立芹被綁架了,然後他們又到張老師的住處拿走大法書籍,屋裏只剩下張老師兩週歲的兒子,被嚇得大哭。學校好心的老師只好把孩子送到二十里外的她姐姐家。

張老師被送到洗腦班後,受到非人的折磨。這還不算,最主要的一件事,張老師的丈夫從北京來到洗腦班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個月後,張立芹發現懷孕了,嘔吐不止,只能喝點水。有一天,張立芹端起水剛要喝,邪惡的「六一零」頭目楊玉林就叫她到樓上看電視,回來後,張立芹端起水杯將水一飲而盡,楊玉林奸笑著問張立芹:「水有甚麼別的味道沒有?」張立芹說:「沒有味。」楊玉林又惡狠狠地說:「你懷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嗎?沒門!你是鬥不過我的。」說完大笑起來。

那一年快到年底了,惡毒的楊玉林企圖逼迫張立芹放棄自己的信仰,三天三夜不讓她睡覺,兩人一班,一班兩個小時,輪番看著張立芹,張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這樣的迫害長達四年之久。

三.楊玉林家庭情況

楊玉林,原籍河北省遷安市楊店子鎮張官營村人(或附近村人)。現住在遷安市長青小區。妻子叫王悅榮,在遷安市購物中心三樓賣過服裝,其妻子家住遷安市遷安鎮建設村,丈人叫王帝,大舅哥王海豐,在遷安市建設銀行上班,二舅哥王海江,在地稅局上班。

楊玉林電話0315-7898663 辦公室0315-7639612 手機13603153659(為從前的電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