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遷安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審五名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遷安市法院繼兩次非法庭審無果後,又於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第三次對五位法輪功學員李彥奎、李青松、張賀文、崔慶茹、趙明華等非法開庭。辯護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從法律角度說明五名法輪功學員沒有錯,要求無罪釋放。

此次非法庭審審判長是馮小林、審判員趙文祿、公訴人周文慶、趙國強。因為整個所謂起訴、證據根本是造假,所以一貫虛張聲勢的惡人們顯得極沒底氣,所謂公訴人周文慶讀補充材料時,聲音細小,有氣無力,多次停頓,期間還向另一所謂公訴人趙國強問補充材料上的字,二人交頭接耳,醜態盡顯,與理直氣壯、義正詞嚴的法輪功學員一方形成鮮明對比。

據悉,針對該五名法輪功學員的案件,河北省法院、唐山中級法院內部的人士都稱:「無罪,判不了刑」,但懾於邪黨壓力,所以「不敢放」。

一、公檢法相互勾結 公然迫害

遷安市國保大隊彭明輝、浦永來等人,曾圖謀將李彥奎非法勞教,上報材料至唐山未被批准,此後國保大隊夥同檢察院起訴科周文慶等人,將這五人非法批捕、公訴。第一次材料被退回,原因是證據不足。

國保大隊不死心,網羅新材料,繼續迫害,法院非法立案,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上午第一次非法開庭。

非法開庭時,崔慶茹、趙明華、張賀文等人在庭上說明起訴書的不真實。李彥奎的辯護律師全雲閣多次申請要求法庭讓起訴書上寫的所謂事實的其他當事人出庭,當面說清事實。但是法院審判長馮小林、審判員趙文祿裝聾作啞,最後也沒讓證人出庭。李彥奎想讓法官看他被酷刑折磨時留下的傷疤,要說出受酷刑的經過,也被所謂法官無理制止。

二次非法庭審誣陷不成

後來,法庭又進行了非法開庭,但因誣陷不成草草收場。

五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去找法院、國保大隊要人,詢問案件進展,國保大隊與法院互相推諉,國保說不歸他們管,法院說法輪功的事件不按法律程序走,只是上邊說了算,只有上報唐山中級法院、省高級法院,才能批准審判結果。

而河北省法院、唐山中院內部都稱:無罪,判不了刑;但是共產邪黨內部沒有通知說法輪功可以無罪釋放,所以不敢放。還說要是別的刑事案件也就放人了,只是法輪功的案件不敢放人。這樣案件又退回了遷安。

惡警威脅下的「證詞」

五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去檢察院要求撤訴,但遷安檢察院、公安局、國保惡警對栽贓陷害的事實拒不認錯,不但不撤訴,還變本加厲,又出陰招,竄至武漢市武昌區李青松曾打工處,夥同當地派出所對李青松打工處的老闆戴暉媛施壓,戴暉媛怕家人受牽連,違心配合做筆錄。遷安市公、檢、法對此筆錄如獲至寶,馬上通知律師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再次開庭非法審判五名法輪功學員。

其實,針對李青松寫甚麼證詞又有甚麼用呢?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就是講真相,這是光明正大的。中共邪黨迫害十年,那法輪功學員當然要講述出自己被迫害的事實。

二、五位法輪功學員遭酷刑折磨

李彥奎、李青松、崔慶茹、趙明華、張賀文五位法輪功學員先後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左右被綁架,五人均遭惡警酷刑摧殘。

李彥奎遭酷刑:被電生殖器

李彥奎,男,三十九歲,遷安市農行職工,是單位業務骨幹。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上午,李彥奎正在單位上班,遷安市國保大隊多個惡警突然竄至農行,綁架李彥奎,並從他身上搶下家中鑰匙,闖入他家非法抄家,電腦、大法書籍和一些私人貴重物品被掠走。

李彥奎被綁架後,遭受酷刑折磨,被惡警拳打腳踢,被銬銬成「大」字形,國保大隊惡警浦永來用電棍電遍他的全身,包括生殖器。後李彥奎被惡警劫持到看守所。據同監室犯人證實:李彥奎當時是被兩名惡警架進看守所的,全身癱軟,無法行走,全身血跡斑斑,傷痕累累,慘不忍睹。

一個月後,遷安公安局開具「無罪釋放」的單據,但是國保大隊一些別有用心的惡警,並沒有釋放李彥奎,而是把他從看守所劫持到老種子公司四樓的洗腦班繼續迫害,該洗腦班是邪黨人員專門設置以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與此同時,惡警開始編造所謂的證據,企圖對他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彥奎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

李青松遭酷刑:地上全是斷髮、鮮血

李青松,男,三十六歲,遷安市農經中心幹部,其單位曾因他的出色表現被評為同行業先進單位。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晚半夜,以國保大隊浦永來為首的多名惡警竄至建昌營,跳牆闖入李青松父母家,將李青松綁架至種子公司四樓洗腦班。

十月二日,浦永來、哈福龍等多名惡警對李青松進行酷刑折磨,李青松被扒光衣褲,雙手用手銬反扣,數個惡警將他踩在腳上,用多根電棍電擊全身敏感部位──嘴、肛門、腳趾、大腿,致使他全身多處焦黑、血跡斑斑,嘴唇一串大泡,惡警電擊時間長達一個下午。十月三日下午,李青松又被電擊,過程中遷安「六一零」頭子楊玉林一直在旁觀看。

李青松絕食抗議迫害,其間兩次遭受市醫院、中醫院急診科的所謂大夫們的野蠻灌食。二十六日,身體虛弱的李青松被放回家。

但兩天後,惡警浦永來帶多名惡警又竄至建昌營李青松家,再次將他綁架到洗腦班。遷安「六一零」頭子楊玉林與鄧某(此人金魚眼、駝背、中年)對李青松大打出手,二人穿著皮鞋狠踢李青松,抓住李青松的頭髮狠毒的搧耳光,地上都是李青松的斷髮和血跡。二人打累了,一邊罵一邊搶走李青松的被子,讓傷痕累累的李青松在寒冬臘月裏受凍。非人的折磨使李青松四天食水未進,奄奄一息,惡警才將他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惡警哈福龍等人又一次竄至李青松家,將他綁架至看守所,非法拘押至今。

崔慶茹遭酷刑:前胸後背被電致焦黑

崔慶茹,女,四十八歲,遷安市聯社內退職工。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下午,國保大隊惡警多人竄至其家中,非法抄家,掠走四台電腦(註﹕崔慶茹丈夫會修理電腦,其中有別人送修的),綁架崔慶茹。

崔慶茹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被惡警用多根電棍電擊全身,拳打腳踢,瘦弱的她頓時前胸、後背焦黑。

一個月後,惡警浦永來從崔慶茹的弟弟手中勒索二萬元現金後,放她回家。崔慶茹回家時身上還多處青紫焦黑。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惡國保大隊惡警謊稱要崔慶茹取回所掠走的電腦,崔慶茹在其家人及律師陪同下到了國保大隊,立即遭綁架,非法關入看守所至今。

趙明華遭酷刑:雙手腕骨露出鮮血淋漓

趙明華,女,四十歲,李彥奎的妻子,潘營小學優秀教師。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惡警浦永來、哈福龍闖入趙明華的婆婆家,當時趙明華只穿著秋衣秋褲和拖鞋,惡警連衣服都不讓她換,就將她綁架。

趙明華遭受惡警酷刑折磨,雙臂被呈一字型分別銬在床欄上固定,哈福龍等多名惡警用多根電棍同時電擊她全身敏感部位,由於疼痛,她全身隨著高壓電擊而伸縮,致使雙手手銬越扣越緊,最後雙手腕骨頭都露出來,鮮血淋漓。

一個月後,遷安公安局開具「無罪釋放」的單據,趙明華和她丈夫一樣,都沒有被放回家,而是關到洗腦班,並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

張賀文也遭酷刑折磨

張賀文,男,六十四歲,信用社退休幹部。二零零七年十月上旬,國保大隊惡警多人竄至張賀文家中,張賀文的老伴癱瘓在床,惡警在不通知張賀文家人的情況下將他綁架,致使張賀文老伴因無人照顧,很長時間浸泡在屎尿之中,其狀令家人既氣憤又心酸。

張賀文被酷刑折磨,和趙明華等人一樣,一個月後被劫持到洗腦班,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押至今。

目前,河北省遷安市看守所共非法關押李青松、李彥奎、崔慶茹、趙明華、張賀文、張立芹、孫永生、李秀華、邵連榮、楊佔民、蔡又旺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張立芹、孫永生、李秀華、邵連榮、楊佔民、蔡又旺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綁架。張立芹、邵連榮、李秀華、崔慶茹、趙明華五名女大法弟子正在絕食抵制迫害,市醫院急診科的大夫參與灌食迫害。

遷安市公檢法對李彥奎、李青松等法輪功學員第三次非法開庭的日子,正是十年前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日子。十年前,中共狂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然而十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倒,反而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而反觀中共現狀,連它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是四面楚歌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註定失敗,現在公開退黨、退團、退隊的總人數已超過五千七百萬,連最膽小的人都在議論中共的後事了,遷安公檢法的人一意孤行是趕著當陪葬呀,趕快清醒吧!


參與迫害的相關人員:
區號0315

遷安法院:
地址:河北省遷安市明珠街遷安法院 郵編064400
刑一庭庭長趙文祿、審判長馮小林、調解員李國陽、專管副院長張樹安(13931519599、辦7683519)、李星海、陳莽、催小利、催江、張萬斌、王子良、楊江、吳曉恆、張志遠、侯田、全志軍、田春、任俊山、任立君、任立新、李印新、尚桂英

刑一庭:7683582
刑二廳:7629540
民一廳:7683577
民二廳:7683583
民三廳:7683587
行政庭:7683575
法警隊:(張秀文)7683544
審判監:7683549
辦公室:7683500
紀 律:7626679
法院人員:張曉林、韓庭利、楊海軍、李印付、徐俊榮、任麗瑋、任麗君、李立國。趙雲(偵察科)


遷安檢察院:
地址:河北省遷安市明珠街遷安檢察院 郵編064400
公訴一科長趙國強、公訴二科長李靖奎、
出庭:公訴一科科長周文慶(13315597268)、公訴一科副科長王小京、馬海武、康清秀、李海波、孫靜、陳玉和、張文生、張瑞華、劉政、白雪、侯繼春、劉力軍、馮小軍、韓華、李江、金田、李求軍、陸愛軍、曹滿、高新、王東、院長李瑛、副院長趙珍、辦公室主任賀雙林、反貪局長邵富強。

遷安市公安局:地址:興安大街526號,郵編:064400
副局長彭明輝 13832984718 住址:遷安市燕春小區,老家:上莊鄉彭家窪村
國保大隊隊長浦永來 13832987825 住址:交通局家屬樓,老家沙河驛鎮葛莊子村。
派出所所長哈福龍 13832987822 住址:現居燕春小區,老家:建昌營鎮太平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